顶点小说网 > 犯罪侧写 > 47.第47章 抓凶(二更)

47.第47章 抓凶(二更)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这位是庄笙博士,犯罪行为分析的专家, 曾在FBI实习过两年, 是局里特聘回来的技术人才,以后将与大家共事。”

    听到犯罪行为分析这样的字眼时, 下面的刑警面色都有些异样,盯着庄笙的眼神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有的还彼此交换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

    从他们的眼神中, 庄笙看到了疑虑和些许抗拒。

    是抗拒他本人,还是抗拒他将在警队中担任的角色?

    庄笙不知道, 也不在意。

    副队史柯翘腿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脸上一副没睡饱的表情, 听到孔东宁喊他的名字才晃了晃脑袋, 坐正身体。

    “史柯, 小庄刚进队, 对这里不熟, 你先带他一段时间。”孔东宁说着扭头看向庄笙, “小庄啊,最近正好有命案发生, 就先不给你接风, 等把案子破了再说。”

    “队长, 我能参与到这次案件中吗?”庄笙根本不在意什么接风不接风的事, 知道有命案发生, 他不可能还置身事外慢慢地去做熟悉环境这样的事情。

    “当然。”孔东宁点头, 让史柯将两起案件的资料全部拿给庄笙看。

    史柯将所有相关资料拿过来, 包括现场勘察的笔录和照片、尸检报告、第一位受害人的社会关系调查等。

    史柯将厚厚的一叠资料往庄笙面前一放,转身看向孔东宁说道:“孔队,我想再去现场查看一下。第一位死者的屋子被烧得面目全非,没留下多少有价值的线索。第二名死者的尸检报告刚出来,我想回到现场再对照探查一下,看看有没有漏下的线索。”

    孔东宁点头,指着庄笙说道:“可以,你带小庄一起,他见过的犯罪现场不比你少,让他跟你一起去,或许能够提供新的思路也不一定。”

    看了眼快速翻动资料的庄笙,史柯不自觉皱起眉头,“孔队,他今天才来,就让他先在局里了解情况,把之前的资料都看一遍,熟悉案情之后我再带他出勤。”

    孔东宁还未回答,庄笙抬头看了史柯一眼,说道:“不用,再给我几分钟我就能看完,或者让我带到车上看也是一样。”

    史柯沉默了一下,看向他似乎是看完后放到另一边的资料,有些不相信地问道:“那些都是你看完了的?”

    庄笙点了下头,表情平静淡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是,我看到你们通过排查,已经针对第一名死者锁定了几名嫌犯。是要把这两起命案当做两个不同的案子来查了吗?”他在说话时,眼睛依然盯着手上的资料,扫描仪一样几秒钟就翻页,史柯盯着他的动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目前还没有找到确实证据,证明两起案件是同一个人所为,所以,就只能暂时当两件命案来查。”孔东宁回答了庄笙的问题,他对庄笙的阅读速度倒没表现出太诧异的样子,只是点点头,感到很满意。“那就这样,一会儿史柯你带着小庄去现场。”

    史柯耸耸肩膀,没有再说什么。

    不一会儿,史柯驾车带着庄笙前往第二次命案的现场。

    这是一个居民区,受害人住在二楼,楼下有防盗门,一楼的用户也都装了防盗窗。

    第二起命案,发生在前天,技术人员对现场已经勘察取证完毕,但因案情未破,里面的一切依然保持原状。

    “死者蒋伟,死亡时间28号晚十点,尸体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发现的。报案人是对面楼里的住户,无意间通过窗户看到厨房里的情形,于是报了警。”

    “警察来时,门是锁着的,门窗都未遭到破坏,这说明是死者开门把凶手放进来的。”

    “能让死者自己开门,一般来说,要么是送快递或外卖的工作人员,要么是认识的人。尸体上没有发现防卫性的伤口,所以,死者没有反抗。”

    史柯试图还原案发时的情境,他从门口一路缓步走到厨房,餐桌旁的椅子还在,“死者就是被绑在这里,凶手往他的嘴里塞入大量食物,最后把胃撑破导致死亡——为什么选择这样奇怪的杀人方式,这对凶手来说有什么特别意义吗?”史柯一直想不通这个问题,一般的凶杀案,作案工具都是比较常见的刀具绳索或钢管之类,用食物作为杀人工具,史柯还是第一次遇上。

    “还有,尸体解剖后医生说存在脱水和严重的营养不良情况,这是被饿了几才会出现的状况——凶手绑架死者关在某个地方,几天不给他食物和水,然后在他快要饿死的时候,强迫他大量进食,撑破他的胃致死亡。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史柯越说越疑惑,觉得这桩案件简直诡异。忽然想起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他自言自语说了这么多,庄笙却始终一言不发,史柯都快要忘记他的存在。史柯扭头去找,发现庄笙正在检查冰箱。

    冰箱里放着一些啤酒,还有一些其他食物。

    “看起来蒋伟是个酒鬼。”史柯看着那成排的啤酒,不由啧啧叹了声。

    “他是否有长期酗酒或饮食不规律的情况?”庄笙开口询问,他的视线还停留在那些食物上。

    “你想到了什么?”史柯一边掏电话,一边随口追问一句。

    庄笙摇摇头,没有回答。

    史柯耸肩,电话接通后,他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许解,你能查到蒋伟的消费情况吗?”

    “柯队,他如果用现金消费的话,我是没办法查到的。”

    “嗯,我知道,你试试看吧。”

    “我需要去查看两具尸体。”庄笙站起身,看向史柯说道。

    史柯顿了顿,盯着他眼睛再次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庄笙依旧摇头,不过这次回答了他一句,“我还没有确定。”

    看着庄笙转身走开的背影,史柯生出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那种让人有点抓狂,有点恨得牙庠庠的感觉。

    “最讨厌话说一半留一半的人了。”

    因为猜不透的时候,会让人有种自己智商不够的感觉。

    史柯小声嘀咕一句,跟在庄笙后面离开。

    停尸房。

    被解剖过的尸体被白布遮盖着,庄笙掀开白布,先是观察了一圈尸体的头部,然后抬起死者四肢仔细检查。

    除了手脚上被捆绑的痕迹外,没有其他伤痕。也就是说,凶手是以饥饿的方式来虐待死者,他本可以直接将人饿死,却没有选择这样做。而是在蒋伟快饿死前,以填充食物的方式将其撑死。

    “在蒋伟死前,是否有醉酒情况发生?”庄笙问一边负责尸检的医生,医生翻了翻尸检报告,说道:“血液里确实存在酒精成分,只是不好推测醉酒的程度。”

    “查明死者是一个酒鬼,这对案情分析有什么帮助吗?”史柯问庄笙,一小时前许解将查到的资料发到史柯手机上,上面全是蒋伟刷信用卡在网上订购啤酒的记录。

    “凶手很了解蒋伟,所以很有可能是借送酒进入屋内,然后将他灌醉,捆绑起来。蒋伟长期酗酒,没有固定工作,缺少朋友,所以才会被囚禁在自己家中数天而无人发现。”

    “等等,你怎么知道他是被关在自己家里?难道那几天凶手也一直待在蒋伟家里?”史柯打断庄笙,他双手抱胸看着庄笙,下巴微抬,一副“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的样子。

    庄笙对他透着蔑视的态度完全不以为意,他用比平时说话稍快的语速,语气没什么起伏地继续说下去。

    “如果先将人绑走,饿上几天又带回到蒋伟家中将他杀死,风险太高,没有这个必要。凶手知道蒋伟住的地方除了送外卖的基本不会有人来,所以他将蒋伟囚禁在自己家中,并且为了随时知道他的情况——或者说亲眼看到他受折磨,自己也留在屋子里。

    “报案的邻居称,他是因为对面楼的窗帘拉开了,才看到厨房里的情况,窗帘之前一直是拉着的。显然凶手一直在,直到蒋伟死亡,他离开前拉开窗帘,目的,就是想让人发现蒋伟的尸体。”

    史柯越听越惊奇,“为什么?”

    庄笙沉默片刻,脑海中浮现另一具尸体的样子,已经完全烧焦——但她却不是烧死,而是吸入大量浓烟,窒息而亡。

    “因为他杀这些人,不管为了什么目的,都不是想把尸体藏起来,而是想要公开,让很多的人知道。”

    “这些人?你的意思是说两起凶杀案是同一个人所为?你有什么证据?”史柯眉头皱起来,不满地向庄笙提出质疑。第一起凶手案,他们查了一个星期,基本已经锁定作案嫌疑人,庄笙不过才跟他查了半天,就说两起案件是同一个人所为。

    不会是在FBI呆过两年,所以只要看到两个以上的死者,就以为是连环杀人案了吧?

    庄笙默默地看他一眼,没有因为他的质疑而生气,而是盯着他的眼睛,缓缓地说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