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大宋有妖气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水寨生活

第三百一十三章 水寨生活

作者:冰封银河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快更新大宋有妖气最新章节!

    不管愿意不愿意,白狐就这样住了下来。

    睡觉有房间,吃饭有食堂,每日可沐浴清洁,也可随心所欲的外出游逛,遇到三五相熟的,也不会像往常般谨慎提防。

    还不到十天,白狐就熟悉了这个地方。

    熊老板说这里是一个大城,可是白狐所见,却仅仅是一个水寨。因为他出不去!

    要跨出这个四方水寨的时候,总会身体酸软全身无力。

    水寨实际上并不大,基本上就是四面楼台围绕成了一个寨子,白狐所住的宅子全都是妖怪,有化了形的,也有没有化形的,但多数都是半化形的,也就是人的身体顶着一个动物的脑袋。

    他经常能看到兔子跟老虎坐在一起谈笑风生,老鼠跟熊老板瞪大眼睛吵架,蝎子和箭猪不断的对着那葫芦女献殷勤。

    总之是毁三观。

    好在见得多了,就见怪不怪了。反正这里本来就是一个奇怪的地方。

    另外三面的楼台里住的全是人,装扮比较统一,有的长袖大袍,道冠道靴,有的光着脑袋,赤脚僧袍。更多的只是打扮的千奇百怪的。

    他知道这里面有和尚有道士,却不知道其他的一些人叫什么,直到很长时间之后,更加深入地了解了人类社会,他才明白那些人叫邪魔歪道。

    妖怪,邪魔歪道加上和尚和道士大概百五十人左右。

    妖怪这边很整齐,基本上每个种类一个人,没有同类,称呼一种族代称,所以即便白狐十分想给自己取个名字,仍旧顶着白狐这个称谓好多年。

    寨子比较安静,这一点让白狐很奇怪,因为在他印象中,人类总是吵吵闹闹的。

    特别是那些和尚和道士,几乎每一次见面都会听到他们大喊大叫,然后拿出法器做出打杀的架势。

    而这里却不会,即便有些和尚道士看到妖怪,仍旧嘴上不干不净,却很少有动手的时候。

    所有的人都很忙,他们忙着去书院挑选学生,然后换取贡献值。

    贡献值这个称呼很奇怪,最开始白狐甚至不明白,这三个字为什么会凑在一起。

    但是,当熊老板拍着桌子管他要饭钱的时候,他立刻就明白了,这是银子的意思。

    这一概念在市政厅有着详细的解释,可是就因为太详细了,白狐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

    但是他毕竟是狐狸,通过观察其他人,几天的时间就明白了这个贡献值的获取方法和用法。

    在这个小小的水寨里,贡献值确实就是银子。它能买到任何东西,不管是食物生活用品,名贵的茶叶还是贵重金属意识,全都可以用贡献值来买。

    而或许贡献值的方法,最直接的就是要带徒弟。

    实际上水寨虽然小,可是五脏俱全,各处职能建筑全都有,比如市政厅,垃圾回收站,学堂等等。

    学堂可以算是水寨里面最大的建筑,它坐落在水寨向外的通道上,横跨整片河道。

    想要出水寨,必须要先穿过学堂。

    学堂里面生活着不少小毛头,大多十一二岁,男女都有。这些大多是人类选择的弟子。

    要求很简单,不管是佛道还是什么邪魔歪道,只要是能带出一个小毛头,让他学会吸收天地元气的办法,并且打下一定的基础,那么就会获得一定的贡献值。

    为了显示公平,妖怪同样如此,只不过他们的徒弟从人类换成了各种小动物。

    白狐现在带的徒弟就是一只机灵的小狐狸,全身上下清一色的黄毛,黑溜溜的小眼儿总是在转。

    为了教他学会运作妖力,可是费了白狐好一阵功夫。

    说起来也奇怪,这水寨之中元气稀薄的几乎感应不到,可是学堂却浓郁的很,加上元气十足的血食供应,见到成果很快。

    也正是因为如此,白狐才来得及交房租,免去了被熊老板赶出去的下场。

    “别光顾着吃,运动你体内的妖力,让它成螺旋状运行,尽快将食物中的元气碾碎,吸收,进入循环,这里没有危险,所以你可以用绝大部分的精力内视,逐渐调整妖力运行的轨迹,让它更加顺滑。对,就是如此!”

    白狐语气平淡,懒洋洋的趴在地上,眼睛半睁半闭,对着面前的小狐狸慢慢悠悠地说道。

    这是另一只狐狸了,小黄狐狸被他交了贡献之后就离开了学堂,听说是有更重要的任务。白狐并不关心,他只是想每天趁着教学的功夫,多多吸收一下这里的天地元气,尽快化为人形。

    有他这种心思的不在少数,特别是人类那一边,经常能看到五六个人围着一个小男孩一起交,经常一起盘膝打坐,左一句右一句将小男孩儿说得眼睛直冒金星。

    “白狐白狐,你好了没有啊?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缸瓦公子走过来,身后跟着一个满脸呆滞的小胖子。

    白狐瞟了一眼,没有在意。

    听说他的徒弟是一块砖头,染了一个名人之血后才渐渐有了灵气,可是被压在灶台里千百年,脑子已经有些傻。

    缸瓦公子前前后后交了三个多月,仍旧没教明白,白狐曾经劝说她放弃,可是他自己却乐在其中。

    说是多少年了终于遇到一个同类,就当儿子养了。

    说了一遍他不听,白狐也没有兴趣多说,反正这小子也不缺贡献值。

    缸瓦公子获取贡献值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他教徒弟不行,在阵法一道上反而有点门道。听说他是庙里供桌下面摆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一口破缸,有了灵性之后曾游历天下,学会了阵法之道。

    他利用玉石和符咒,将学院的天地元气翻了数倍,获得的贡献值足够他挥霍数年了。

    与之相反,熊老板获取贡献值利用的却是另一个方法。他不善言辞,试着教几个徒弟,没有一个学成的,因此退而求其次开了一家旅社,提供服务从其他人手中赚取贡献值。

    这种方法在人类那边使用比较多,妖怪这边网络了说也不超过五个,听说是人类敝帚自珍,将修炼方法看得比命还重,可是又舍不得元气十足的食材,只能低买高卖,用做生意的方式赚取贡献值。

    白狐抬头看看墙壁,那里有个奇怪的圆盘每时每刻都在走,用于计时非常准确。

    “还有半个时辰呢,至于这么着急吗?”

    “哎呀,怎么能不急呢?码头开放可是五天才一次,各种食材也是这时候才最新鲜,元气最足。运气好了还能买到草药,要是这次能够抢到一株千年人参,你小子不就能够化形了么?”

    白狐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从来都没有人为自己如此着想,难道这就是人类说的友情吗?感觉挺不错的。

    “好吧,那就早点去!小徒弟,今天就到此为止,把剩下的东西吃干净,睡觉之前运行几周天妖力,不得怠慢!”

    小狐狸呜呜叫了几声,脑袋一点一点的。

    白狐缓缓站起身来,抖了抖身子转身就向外走。

    缸瓦公子带着小胖子跟在后面,他这个徒弟也奇怪,学堂竟然不管。

    五天一次的码头开放日,是水战中所有人花费贡献值的时候。这一天,通往外面的水寨大门会打开,数艘巨大的物质船会准时到位,上面会有各种各样的东西用以交换。

    缸瓦公子是个话唠,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嘴的关系,当发现可以说话的时候,就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在说话。

    “狐狸你知道么,和尚那边又打架了!”

    “哦?”白狐表情平淡。

    缸瓦公子眉飞色舞:“那帮秃驴不老实,前天不是又来了一批穿着稀奇古怪的人类吗?就是一个个身上不是缠着蛇,就是身上长着蜘蛛,蜈蚣之类的毒虫的那些人。”

    “不是发了告示说是苗人么?”

    “对,就是那些人!人家好好的用手抓鱼吃,可是那边就是看不惯,好几个人跑过来围成一圈磨磨唧唧,令人厌烦。”

    白狐奇怪道:“这是和尚的老战术了,通常不都是别人忍不住打他们,从而被惩罚吸干体内的法力么,听你的意思,这次和尚那边吃亏了?”

    “没错,那帮秃驴终于受教训了!”缸瓦公子哈哈大笑:“说起来那些苗人也狠,被和尚说的恼怒,不砍别人反而用刀砍自己,血喷出来直接化为一道血箭,将好几个和尚的胳膊都穿了一个大窟窿。和尚恼羞成怒,鼓动全身法力想要打人,没想到却招来惩罚,现在估计都在床上躺着呢!也该轮到他们欲哭无泪了!”

    白狐突然想起老虎,老虎实际上也有过这么一遭,不过他属于忍不住那会儿,首先动手遭到了惩罚。

    如果说水寨有什么地方不好,可能就是这个强制和平政策。

    不管你是妖怪佛道,还是邪门歪道,总之是不许打架,妖力法力不准外放,只要敢离体,立刻就消失。

    这可不是使用后那样的消失,而是被生生挖走了一块儿那样消失。

    老虎被阴过一次之后,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不知道这次几个和尚会躺几天。

    实际上,白狐还是不太习惯这里的规矩,毕竟是在丛林之中长大的,弱肉强食的规矩几乎深入骨髓。

    遇到弱小的人类,白狐也总是会涌起一股吞噬的欲望。

    不管是佛道,眼前这些可都是有法力的人啊,全都是大补之物。

    好在他还是聪明,不像上次新来了几个那么白痴。

    上一波送来的妖怪中,有一只鳄鱼妖极度凶残,第一天见面的时候就想吃掉兔子,被兔子一脚踹进河里当中,又想逃走。

    直接引得惩罚发动,差点将它吸成鳄鱼干,好了之后仍不思悔改,在书院中强吞了几个小孩,最终引起死亡惩罚,在他眼皮底下化为了灰飞。

    那一次是白狐第一次看到死亡惩罚,那心中的恐惧几乎淹没了他的神智,如果缸瓦公子一直在一旁不断的唠叨,他有可能会直接入魔。

    也是从那一次之后,白狐才和话唠缸瓦公子成了好朋友。

    妖怪毕竟是妖怪,不管是化为人形还是修炼有成,凶残是本性,吃人更是没有心理障碍。

    因此每一波被冲进来的妖怪,都至少会有半数化为灰灰,这也是妖怪数量一直这么少的原因。

    水寨本来就不大,码头自然是不远,小船顺水而下,从学堂出来拐了两个小道,就得到了码头。

    熟悉的货轮已经抵达,码头上也聚集了不少人,船只正在一点点靠近,上面不时传来的呼喝声,令白狐有些神情恍惚。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过这样的日子,在城市中像一个人一样的生活。

    “咦,真是怪了,平常这时候摊子应该都摆得七七八八了,为何今天连货都没卸下来。”

    一条小船突然飞速靠近,一个甩尾停在码头旁,两个身穿黑衣的大汉跳下来,将一个身穿道袍的人扔在地上,软塌塌的就想争一条死狗。

    “观鱼兄?”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惊呼,两个身穿道袍的老头飞快的挤了过来,一个上前扶起那人,另一个则怒发冲冠的指着黑衣人大骂:“你们这些混蛋,讲观鱼兄怎么了?他可是学堂正中的讲师,比那妖怪当中的老鼠教练高上一等不止,你们怎么敢如此对他?”

    黑衣大汉冷冷的道:“他的死活我并不关心,是不是讲师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袭击我们兄弟,想要藏在货船当中逃出水寨,这可是犯了规矩的,如果不是看着他年迈,腿直接就掰折,不会就简简单单废掉他的修为。”

    老道士全身都颤抖起来,几个黑衣大汉气的发抖:“你们怎么敢?你们怎么敢?他可是我道家高人,辈分之高由在我师傅之上,岂能由你等下侮辱。我今天就是拼着化为飞灰,也要将尔等毙与掌下!”

    “师弟,快住手!”另一个老道飞快跳起来,一把将他箍在怀里。

    “你放开我。”

    “我不放,大师兄已经死了,师傅也已经化为飞灰。如今只剩下你我兄弟二人,你如果再不惜命,我们全真道可就毁了啊!”

    老道士声音凄厉,泪流满面。(未完待续。)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