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太古至尊 > 第八十九章 战为开端,生死末路

第八十九章 战为开端,生死末路

作者:两处闲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阳他有自己的命数,我不好多过插手,但是他在玄剑宗时,也亏得是你一直在照顾他,多谢。”

    白浮生为吴烟宁斟了杯茶,那张古井无波的脸上,在提到白阳的时候,罕见有一丝真情流露,出现了些许的动容。

    对于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白浮生心里有诸多亏欠不能明说,但为了报仇,他只能将这份歉意连同思念一起深埋在心,期待着有那么一日他可以替妻子报仇之后,若还有命,便回来将一切都补偿给他。

    可惜的是,陆狂人太强了,强大到现在的白浮生都没有超过一成的把握可以胜他。

    对上天下第一人,只有一成的把握,这显然不足以让白浮生去冒险。

    既然不能冒险报仇,那白浮生便还不能出现在白阳的面前。

    现在他的身份十分敏感,每一个他刻意去接触的人,都有可能会被神宗窥视,并且列入监视之中。

    “他也是我的弟子,说谢,太过生分了。”吴烟宁喝了口茶,淡淡道:“而且,他在玄剑宗这段日子,替玄剑宗挣得了不少目光,有这种天赋出众的弟子,我心里也很高兴。”

    白浮生微微一笑,眼神之中却是有些愧疚,叹息道:“这样也好,让他在玄剑宗好好磨练自己,而且现在看他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我很欣慰。”

    “欣慰于自己的儿子继承了自己强大的天赋,还是欣慰于他的眉眼间有七八分她的影子?”

    吴烟宁直视着白浮生那双清澈却又仿佛看不见底的双眼,轻轻说道:“你一直都是这样,随心所欲,当年想要去东都大陆闯荡便一声不吭的走。回来时,你带着红鲤与白阳,还让我照顾他们,后来你一手推动白家内乱,让所有人都认为白阳手里掌握着你的一切,榨干了他占据的资产后,再顺水推舟将他逼到玄剑宗来,方便我照顾他。”

    “你的一切都是算无遗策,只是你唯一没有算到的是,陆红鲤受了陆狂人的攻击,又在白家被人冤枉与指责,经年累月的沉积下来,终于奠定了她的死局。”

    吴烟宁放下茶杯,“白浮生,你还不觉得自己愚蠢吗,你想报仇,最该找的人就是你自己啊。”

    白浮生神色不变,轻叹了一声后缓缓站起身道:“红鲤她没死,当然,就算如此,陆狂人也是我必须要杀的目标。他一天不死,我们一家就不会有重逢的一天,只有将这座压在武榜首位的大山击碎,我才能看见自由的天空。”

    白浮生想了想,忽然伸手拨开了吴烟宁肩头的长发,手掌按在她的肩膀上,将一股纯正真元输了过去,这股真元乃是他本命真气凝化而成,效果堪比地阶顶级的丹药,这些真元输入吴烟宁的体内,顿时就让吴烟宁有些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了红润。

    可她丝毫都没有感激之意,表情依旧平静得有些冰冷。

    “照顾好自己,照顾好他。”白浮生心中自知对她有诸多亏欠,也无法再多说些什么,最后交代了这一句后,便轻轻拍打了一下她的肩膀,下一瞬间,他便消失在了这间屋子之中,像是一阵无影无踪的风。

    吴烟宁坐在那里,眼神有些恍惚出神,凝视桌上的两个还冒着热气的茶杯,沉默不语。

    ————————————————————————————————————

    第二场比试的内容很快就传到了每一位弟子耳中,不过这一次,让人震惊无语的是,他们所有宗门需要参加的弟子,都会被随机送入奇山古林中,然后分成小组,战胜别的门派那些弟子。

    这一次的比试之中不再限定任何规矩,只要能够抢走其他弟子身上代表着身份的铭牌,就算是杀人,也不会被追究到任何的责任。

    甚至于,不会有人知道你杀了谁,又或者是谁杀了你。

    因为每个弟子身上带着的铭牌都只是代表了弟子身份,却没有任何有关于宗门以及个人身份的信息。

    那也就是说,这一场比试之中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这场战斗只关乎于生死跟胜利,不关乎于任何的道德和门派约束。

    “果然是三陆会武,势力倾轧,这种残忍血腥的比试方式,恐怕也平添不少的伤亡。”

    白阳一接到这次的比试内容通报以后,神色便是微微一凛。

    孔墨衣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以后,撇了撇嘴:“奇山宗怎么会制订这种变态一样的比试内容?不是说秋平凡为人和善,不喜欢杀戮吗。”

    “三陆会武虽然是由奇山宗主持,但是决定这会武比试内容的人却并非是奇山宗,每一场的比试都是由所有宗门投票来决定。这一场得分最高的,显然就是生死狩猎了。”

    叶华颜为他们几人讲解起来。

    毕竟叶华颜也是参加过三陆会武的老人,对这种内道知道的很清楚。

    “原来是这样,不过这生死狩猎又是怎么一回事?”白阳皱了皱眉,觉得这个名字透着一股危险的感觉。

    叶华颜道:“顾名思义,再结合这通报中的内容,生死狩猎就是不计生死,不论手段的比试。只要你有实力,将对手击败,让他失去战斗的能力并且夺走他身上的无字铭牌,这样就会给我们宗门增加一点积分。等到生死狩猎结束以后,这些铭牌自然就会成为计算积分的东西,再加上第一场比试的积分,两场以后,会决出接下去几场比试究竟有那些宗门幸存下来。”

    “积分过少的宗门自然就要被淘汰,而那些在狩猎中死亡率太高的宗门,也会被取消比试资格。”叶华颜的表情罕有的凝重起来:“我们玄剑宗参加比试的弟子,就只有我们这些人。所以,这一次我们便是一个小队中的战友,虽然我相信你们的实力,但是也必须要告诉你们,三陆会武之中有很多喜欢使阴招的宗门,也有那些相熟的宗门会结成临时的联盟,以狩猎其他宗门,获取铭牌为手段来达到不公平的胜利结果。当然,这种不公平只是单单对我们而言,对于三陆会武的规则来说,这种手段是可以使用的,所以你们必须要明白,我们这次面对的可不是那种会跟你讲道理的对手,到时候在奇山古林中一旦遇见了不是我们的人,绝对不要放松警惕,必要之时可以先下手为强。”

    说到这里,叶华颜看了一眼旁边的姜无双以后说道:“你们的无双师姐会给你们讲解一些在古林中做战的技巧,你们一定要仔细听,否则到时候进入到奇山古林,不熟悉地形的话,也很吃亏。”

    姜无双点了点头,上前一步,开始给这些弟子们讲述奇山古林中有那些古怪地形,以及哪些地方是禁区。

    对于这种古林而言,存在着一些强大或者神秘的生物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所以姜无双重点讲了讲有一些地方居住着强大至极的妖兽,如果闯入其中,被妖兽杀死,奇山宗并不会给他们讨个公道。

    “她倒是对奇山了解很透彻,嗯,看来奇山古林并没有什么变化,这么些年了还是老样子。”听到姜无双的讲述,主宰难得再次怀念起来。

    看来这奇山古林曾经也是主宰留下过辉煌过去的地方。

    白阳早就对主宰这种自吹自擂的行为习惯了很多,也不接话,只是心里微微一动。

    “怎么,小子,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当你在奇山古林里的地图吧?虽然我很多年前曾经来过奇山古林,可是这么多年过去,难保会有更多神秘的东西出现。万一以前是安全区域的地方,现在多出来一只强大的妖兽,那你岂不是死的冤枉?”

    与白阳相处这么久,主宰只凭他情绪上的一些小波动便能够猜得准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当即便是拒绝了他的想法。

    奇山古林的辽阔,绝对远超过他们先前接触过的任何地方。就算是魔吞之地,比起奇山古林而言也绝对是小巫见大巫。

    那样连绵不绝,甚至堪称广袤不边的山脉以及树林都不能跟奇山古林相提并论,主宰哪里敢以灵魂之躯带着白阳这帮人在奇山古林里乱走?

    “既然你知道奇山古林中的地势,总好过我们只懂个一知半解要好。”

    白阳笑眯眯的回了主宰一句,令主宰哑口无言,竟是无法反驳。

    “好了,奇山古林中需要注意的东西也就只有这么多。更深的一些情报,我们暂时也没有办法弄到,如果可能的话,还是要亲眼去看一看才能知道。”

    叶华颜拍了拍手,笑道:“而且你们也不必太过紧张,这一场我们只需要让其他宗门的弟子失去战斗资格,再抢走铭牌就可以了。如果可能的话,不必要的杀戮还是尽量能避免就避免。”

    本来听到要杀人还有些紧张的玄剑宗弟子们听到叶华颜这样说,一个一个都稍微放松了一些。

    毕竟他们还是一群初涉大陆的少年,对于很多残酷的方面还是不能完全接受,而且现在也不是人命如草芥的荒芜时代,少年都能手持兵刃当街杀人的情况愈发少见。

    不过,在场还是有几人手中已经染过了鲜血,其中白阳更是早已不再像是当初杀死赵飞时那般激动忐忑的少年。

    对于杀戮,他虽然并不痴迷,却也不会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