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冻结空间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冻结空间

作者:两处闲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修行者的理论之中,自古以来便有一种说法,那就是众生所存活的空间也是一种物质,或者说,它也是一种实质性的存在,天地初分化为空间世界,容纳苍生万物,那便说明它是有迹可循,而非无形的存在。

    既然是一种有形物质,就说明空间是可控的。

    地元境强者可以以地元之力切割空间制作储物戒指,天元境强者可以横跨空间实现一念千里,武尊境强者甚至可以撕毁空间,让一方世界彻底崩塌消亡,又或者是一念生起,再造全新的物质空间。

    不过这都是强者的手段,就好像万物定理,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但这却并不说明,对空间的掌控能力是那些地元以上强者专属的手段。

    达到了定元境以后,自身已经能够沟通天地,练出真气,便是进一步的对这片天地加强了契合度,自然也对空间有了一定的掌控能力。

    鲠彩能以肉身力量,一拳造成近乎撕裂空间的恐怖效果,为何其他的定元境强者就没有这种能力呢?

    或者说,为何其他的定元境强者,不能以自己的力量去影响空间呢?

    若是把空间比喻成水,那么每个人都是水里的鱼,修者便是那些受限于空间中比较强大的鱼,鲠彩的力量能够撕裂空间,那么空间也能够控制住她的动作。

    此时鲠彩全身僵硬,感觉四周的空间像是被人有意识控制了一般,宛如潮水般疯狂朝她挤压而去,无法掌控自己身体的感觉,再加上空间异变渐渐出现了天地元气的乱流,让她整个人的脸色无比难看。

    只是……造成这种效果的人,却是那个满脸笑意的叶华颜。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叶华颜居然能够使用自己的血脉之力冻结空间,造成这种封闭的可怕效果。

    鲠彩一脸苍白,显然是被这封闭的空间压制的十分难受,体内的真气不再流畅,血脉之力也渐渐失去了效果,那双异变的拳头也恢复成白嫩的双手。

    离天宫的人群里,忌无痕一脸阴沉看着青石比斗台。

    他是地元境强者,自然看得出来叶华颜利用血脉之力冻结空间封闭了鲠彩的一切行动能力,而鲠彩只是一个定元境,被封闭在空间之中,自然就没有能力破坏空间造成方才那种撕裂的效果。

    所以,这场战斗,叶华颜胜的毫无任何悬念。

    “大师兄,这个女人好生厉害。”

    一个离天宫弟子惊讶地看着台上这诡异一幕,声音都有些颤抖。

    忌无痕脸色更显阴沉,没有吭声,只是心里的想法却渐渐复杂了起来。

    “此女是叶家之人,我动她不得,而且她显然不可能放任我对玄剑宗出手,真是个大麻烦。”

    忌无痕越思考下去,心里便越是窝火。

    之前只是叶华颜依靠着叶家权势以及叶家大小姐这个身份耀武扬威,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地方,但现在看来,这位叶家大小姐的实力,实际上已经超乎了许多人对她的评估。

    而最让忌无痕感到震惊的是,如果让他扪心自问,对上叶华颜这一招封闭空间的话,他也只有不足五成的把握可以逃出来。

    这个想法让他自己心里都有些不敢相信,定元境能够越级挑战地元境,这虽说不算是前无古人,但也十分罕见,叶华颜既然具备这个实力,那忌无痕就不得不对她产生防备心理。

    有着同样念头的人,也并不在少数。

    这已经是第四场比斗,随着越来越多的宗门被淘汰,剩下的每一个宗门,都会是实力强劲的存在。他们互相之间自然要摸透对手的底细,对于叶华颜这种实力过于可怕的对手,某些有心人必须要关注起来才行。

    因为没有人能够肯定他们接下来不会碰上面,如果真的跟玄剑宗这一群怪物弟子碰上,现场大部分的宗门弟子都有些担忧自己究竟能够撑的过多久。

    不知不觉间,玄剑宗这个来自南荒大陆的宗门,从白阳击败唐梦星开始,便一步一步闯入这个大舞台上,如同一颗耀眼新星般夺目异常。

    “我——我认输!”

    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叶华颜不紧不慢的看着鲠彩,既不加大封闭空间的强度,同样也不可能将鲠彩解放出来,最后还是鲠彩的身体已经达到极限,虚弱无比的投降认输。

    叶华颜笑了笑,纤长的手指打了个响指,空间中的冰霜之力顿时消散,鲠彩整个人也顿时轻松了许多,深吸了一口气,敬佩道:“叶姑娘的血脉之力果然强大无比,连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都能够做到,这一战,我败的心服口服。”

    说完,鲠彩拱了拱手,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地走下了台。

    她倒也算是磊落非常,知道自己真的不是叶华颜的对手,也没有耍任何的花样。

    叶华颜看着她的背影,不禁莞尔一笑,遥遥说道:“这一次算是我占了血脉之力的便宜,希望在武神塔中,我们还有交手的机会。”

    鲠彩听到这句话,下台的脚步顿了顿,回身看向叶华颜,眼神深邃,仿佛在琢磨这句话的意思。但当她看到叶华颜那落落大方的微笑,心中的警惕莫名一松,微笑道:“那就承你吉言,我们武神塔再会。”

    走下台后,鲠彩拍了拍接下来需要上台的那名弟子,示意他不要紧张。

    无论他表现如何,这一场的比试都是紫气山庄输了。

    连续输掉了三个胜点,而对面还有一名姜无双没有登场,既然败局已定,无谓的挣扎只是平添笑柄。

    不过就如同叶华颜所说的,尽管输了这一场,却并不代表紫气山庄没有机会进入武神塔。目前这些被淘汰的宗门在最后一场时,会有一次争夺进入武神塔的机会,而最后能够进入武神塔中进行试练的宗门名额仅仅只有十五个,那也就是说,除了胜利者中的十四个宗门以外,那些失败的宗门便要从中争夺那最后一个最珍惜的名额。

    鲠彩叹了口气,这个希望有多渺茫,她自己是心知肚明的。

    就在这时,她看见坐在那边调息内伤的宁曦,忍不住皱了皱眉,说道:“宁曦,你如果不将自己的事情交代清楚,这次回到山庄,我绝对会向师尊禀告此事。”

    宁曦睁开双眼,灰白的头发呈现一片死寂之感,她体内的生机因血狱王枪的反噬而被抽空了大半,如果不是因为根基还算深厚的话,刚才在台上那一股反噬之力就足以要了她的命。

    她眼神冰冷的看了鲠彩一眼,对这个名义上的大师姐没有任何的尊敬之意,平静说道:“这把兵器是我父皇交给我防身的宝物,与你们紫气山庄有何干系?”

    鲠彩冷声道:“你叛逃离天宫加入紫气山庄,这本身就已经违背了我们紫气山庄的本意,你行事作风凶狠毒辣,甚至还使用这种禁忌的邪恶兵器,如果你不想解释,那就不要给我们紫气山庄抹黑。”

    话说到这个份上,两人已经算是撕破了脸皮,鲠彩没有继续跟宁曦浪费口舌,转身便往看台上走去。

    小时候的那些悲惨经历,让鲠彩对这种使用邪恶之力的人没有任何好感,那些路过她家乡的土匪山贼也是这样,心里没有任何的道德底线,只有杀戮和掠夺。

    她看到宁曦在台上时的疯狂表现,就知道那血狱王枪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更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将此事报告给师尊,再通报给紫气山庄的大庄主。

    离去的鲠彩并未发现,宁曦看向她背影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怨毒,就像是一只毒蝎般狠辣,随即又闭紧双眸藏尽光芒,一声不吭的继续调整内伤。

    ————————————————————————————————————

    玄剑宗与紫气山庄的下一场比试也没有任何的玄剑,姜无双几乎没有动用几招便将那名紫气山庄的弟子给逼得投降,在得到了四场胜点的情况下,玄剑宗自然就直接获得了进入下一轮比试的资格。

    而紧随其后的几场比试,也在极其快速的节奏中渐渐结束。

    经过了这一通选拔,能够去争夺武神塔试练资格的宗门已经被去掉了一半,剩下的这一半便要有更加激烈的战斗,方才可以得到武神塔的进入资格。

    “今日到此为止,明日继续进行下面的比试。”

    等到今日分组的比试全部结束后,接引使者在高台之上说了一声,然后便消失在了台上。

    “也算是有惊无险呢。”

    叶华颜伸了个懒腰,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很是舒服的慵懒模样,看得许多男弟子呆若木鸡,但又不敢太过放肆。

    林风无奈地看了一眼,说道:“这只是第一场而已,如果我们后面不幸遇到无情宗这种实力强大的宗门,到时候恐怕又是一场棘手的硬仗。”

    叶华颜无所谓的笑道:“反正我们有白阳小师弟在,什么问题他都能够解决,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