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守护在门前的人

第一百六十九章 守护在门前的人

作者:两处闲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种族之中的帝王,实力达到了真圣境,本该是逍遥八荒,纵横九天的真正强者,可为何这个不知名的恐怖存在,会选择留在武神塔中,消磨自己的岁月,最后化成了这样一片翠菩提之海。

    世间万物皆有生死,修为通天达到真圣之境最终也肯定会面临死亡,但是,成就圣躯的强者寿元近乎无限,至少活个万年的岁月不在话下,只要他不想,那么这世间就很少有人具备这个实力逼迫他去死。

    那也就是说,这名来自于天外种族的伟大强者,是选择自愿留在武神塔内困死于这方天地之间。

    主宰道:“我也只是听闻过那个强大种族,并未亲眼见过他族中之人,或许,我的观念一直都是错的,那些来自天外世界的种族,也许并不是每一个都带有侵略性。也许这名坐化在此的真圣高手,是一个想要求存和平的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人族与妖兽之间的战争持续千年,大小摩擦时有发生,归根结底不过是因为种族不同,所站的位置不一样,妖兽大多将人类当成一种低等生物,弱小而且卑鄙,而人类不过是将妖兽当成了一种资源,弱肉强食,不过就是生死之间的判断。妖兽若强,那人族当亡,人族若强,妖兽自该如现在一般退居北地,不敢来犯。

    而主宰猜测这名来自天外的真圣强者,或许就是因为自己的种族,想要在这片无尽的太古世界中求得一线和平的希望。至于他为何想要这样做,如今人死如云烟消散,理由也就不再那么重要了。

    可得知了外族强者中也有这样心怀善意的存在,白阳心里有一些莫名的感觉,或许是惊讶,也或许是放松,总而言之,他再次抬起头看着宫殿那巨大的门庭时,眼神之中隐隐也多了几分钦佩。

    仿佛是受到情绪感应,那高达百丈的大门,竟是在顷刻间缓缓开启,万丈光芒从中照射出来,洒向外界的,是一片纯净无比的能量,空气中的天地元气受到激发,都在这一瞬间雀跃起来,活跃了不止百倍。

    看到那刺目的光芒,竹远远心底厌恶,忍不住遮住了眼睛,不过这股能量的迸发还是让她受益匪浅,她忍不住运转了祖传的功法,开始自主的吸收这股力量,与此同时她也在观察着白阳的反应,发现白阳的脸上并没有惊讶的神色,似乎有些胸有成竹。

    “这座墓宫的主人实力强大,在我们所有族群中都未必留有过记载,这内中必定凶险重重,你当真要进去?”

    竹远远见白阳迈步往里走去,忍不住出声相阻。

    白阳转头回以一个平和的笑容:“事已至此,与其回头,还不如进去看看会有什么收获。况且就如你所说的一样,此间主人实力强大,如果他有心想要阻绝外人的脚步,何必在那片翠菩提之海中毫不设防?我想,他也在等待一个有缘人的到来吧。”

    说完这话,白阳便径直往那如同山峰般巨大的大门内走去。

    不过他话说的虽是轻松无比,可实际上心里还是提高了警惕,神念不断向外扩展,对周围百丈内发生的一切都能够洞明于心,这样一旦出了什么情况,他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应对。

    在进入宫殿内部以后,一条宽阔的长廊出现在两人面前,长廊两旁,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那些散发出特异能量的宝物就毫不设防的堆在地上,像是吸引着人们去争夺一般。

    但白阳和竹远远二人却是不为所动。

    倒不是两人不在乎这些,而是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当中,首先要做的并不是去碰那些奇珍异宝,而是先查明四周的情况,排除一切危险才是。

    这也侧面的说明了,白阳与竹远远二人之间,还是存在着一定的默契以及信任。

    在短时间之内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关系,不得不说的是,竹远远虽然外表看起来残忍嗜杀,可心地还是十分善良的。

    白阳愿意相信她,也正是因为如此。

    “你看,那是什么。”

    就在两人一前一后,距离不过半步往前走去的时候,竹远远余光忽然扫到一抹奇异光芒,循着这道光芒望去,她忍不住惊呼出声,抓住了白阳的袖子。

    白阳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发现在宽阔长廊的右侧尽头,居然锁着一头正在酣睡的巨大生物。

    那生物长着六首八尾,每一首的外表看起来都不同,好像一种传说之中的古怪妖兽。

    而且根据那些巨首的颜色来分辨,这头妖兽至少精通六种属性的攻击方式,显然实力不俗。

    但它现在好像陷入了极深的睡眠之中,而且身上还加持着许多道封印以及一条拴着它身躯的黑色链条,让它根本不能离开身后保护着的大门。

    白阳瞥了一眼以后,确认那头古怪妖兽不会惊醒,便安抚道:“它应该陷入了沉睡,只要我们不走近去惊动它,那它就不会来攻击我们。”

    竹远远也看了几眼,算是接受了这个说法,至于那古怪妖兽身后保护着的大门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她可一点都不敢好奇。

    生活在武神塔这个世界里,各种奇怪的古老生物她都见过,知道这头六首妖兽绝对不是善与之辈,竹远远可不想冒着明知不可能的风险去做那找死的事情。

    经历这个小小的插曲,白阳与竹远远对于这座墓宫的主人也有了全新的认识,这也导致白阳对长廊尽头到底存在着什么东西更加好奇了起来。

    很快,竹远远也发现了这座宫殿里居然有着十几道大门,每道门前都有着一个明显就不太好惹的妖兽或是上古生物的把守,只是那些恐怖生物都陷入了沉睡,只要不走近门前,似乎都不会将它们吵醒。

    “按照你们一路走来的那些扇门的守护者来看,越向里走,那些大门的守卫者实力就越为强悍。先是六首恶蛟,再是焚世焰种,还有古老的入魔生命,最强大的已经有天元境修为。这种手笔,应该根据守护者的实力强弱,那门后面的东西,也就越发珍贵吧。”主宰看出了这里面的门道,声音中也充满了对那名圣者的钦佩。

    能够将如此之多的强大生物留在这里看守墓宫,那名真圣境的强者,显然能为非凡。

    不过,当白阳走到长廊的尽头,看见那最后一扇布满古怪文字的黑色大门时,四周的空旷让他有些不解,因为这里显然就是最后一道门,可为何门前没有守护者的存在?

    “那座雕像看起来有些古怪,好像——在看我。”竹远远凝视着黑色大门前的一座石雕,忽然间有些心悸的感觉。

    白阳也注意到了那座石雕,只是当他的神念扫过去时,石雕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更别说像是之前那些守护者一样散发出惊天动地的威压。

    “难道说这就是最后一个守护者?一座没有生命的石雕?”

    主宰道:“可不要掉以轻心,当实力达到武尊之境以后,那些强大的高手都有能力隐藏自己的气息,而达到真圣境时,这种能力便足以让自己化成一个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死物,或者说是一个完全不会暴露的普通人。”

    听到主宰的话,白阳心里微微一动,想起在战狼族的村庄里,那个身材高大的奇怪中年男人,又想起在面对那男人时,主宰反常的行为,一切似乎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可这对于他而言却也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在大门前的那座石雕,很有可能是一名武尊境的守护者!

    就在他心里刚刚萌生这个念头的瞬间,大门前那座黑色的石雕,忽然间动了!

    一块又一块的裂石从他表面脱落,露出了内中的情况。

    那是一个身穿着制式盔甲的男人,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他身上那件盔甲仍然在光芒下折射出耀眼的寒光,他的双手拄着一把重剑,那重剑上一样凝结了黑色的石块,当他表面的碎石脱落以后,重剑上也出现了数不清的裂纹。

    随着那些裂纹的慢慢扩散,男人如同刀削般刚正的脸庞动了动,下一秒,他睁开了双眼。

    那是一双贯穿了岁月和空间的眼眸,在他眼神深处,仿佛日月星辰都不再存在,只剩下让人感到绝望的深邃。

    他似乎太久没有看过这个世界,也太久没有见到过活着的生命,以至于刚刚看到白阳与竹远远的那一瞬间,表情显得有些错愕以及呆滞。

    但很快他就想起了自己的使命,记起了自己的身份以及名字。

    “我叫临渊君,我是——狱族战神。”

    男人的声音好像金铁交鸣一样刺耳难听,可他的喃喃自语,却让他脚下的地面瞬间崩裂,细密的裂纹好像小蛇般迅速向外滑去,直到扩散十丈范围,方才停止!

    整个宫殿的所有生物好像都被这一声低语给惊醒,但却没有一头妖兽或是上古生命敢发出声音。

    无数畏惧的悲鸣在宫殿中回荡,这个名叫临渊君的男人仅仅是一语之威,便让天地失声,日月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