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狱王的三问

第一百七十六章 狱王的三问

作者:两处闲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接连无尽星空的星空之桥,实际上是属于狱族之王的独特领域,一个真圣境强者的圣域。

    在圣域里,只有真圣境强者可以立下规则。

    只要实力没有超过圣域的主人,那么在这个世界里,无论是谁都要遵守其主人立下的规则。

    这也就是传说之中的天地法则,是必须要遵守的规矩。

    赤非王不过武尊巅峰,离真圣境虽然只是一线之隔,但这一线就是他现在无法跨过的最大关卡,所以在这圣域里,他无法动手,更不可能打破眼前脆弱不堪的空间壁,拿到自己梦寐以求的那两样东西。

    “狱族王戒,和万相修罗都是狱族之王的代表,你就想看它落到别人手里?堂堂狱族战神,却不想着继承王的位置,将整个族群带向辉煌,而是守着这个宝库不思进取,现在还让它白白便宜了其他人!”

    赤非王左思右想,知道自己没有任何机会,便把心思放到了临渊君的身上,声音咄咄逼人。

    他不相信临渊君没有任何为王的念头,这种愚忠的人,在如今人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修行界,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而临渊君身为狱族之人,必定对狱族之王的圣域有着相当的了解,若是他肯出手,说不定还真的能够突破这圣域的禁制也说不定!

    只是赤非王的想法虽然很好,但是他忘记了的是,临渊君守护这座宫殿六千年,信念坚定无比,根本就不是别人三言两语可以撼动了的。

    临渊君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道:“王的命令就是我们每一个狱族之人必须贯彻的天意,如果你想用这种办法,假借我之手替你打破空间壁障,我劝你还是收一收心思吧,因为无论如何,我都要等到这场试练结束。若是那个少年配做我们狱族之王,那你只要也通过我的考验,便能够进入其中去进行下一场试练。”

    赤非王咬了咬牙,眼神之中充满了懊恼和愤怒,他等待了这么多年,想不到居然被一个小鬼给捷足先登,如果被他知道是谁抢先了他一步进入这宫殿当中,他发誓,他一定会将那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临渊君闭上了双眼,任凭那些贪婪的武尊强者用一种已经将这个地方占为己有的眼神四处张望,反正在圣域中他们根本就做不到什么,而且在圣域之外,就是广阔的无尽星空,若是那些人一步错踏进入了其他的世界,恐怕就会迷失在星空中再也没有回来的机会。

    现在他等待的,不过就是眼前的试练能够尽快完成而已。

    ————————————————————————————————————————

    ————————————————————————————————————————

    白阳已经明白了狱族之王的用意,同样也明白了这个种族立足的根本。

    这是一个真正追寻自由的种族,名字之所以叫狱,恐怕就是初代狱族之王认为他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巨大的监狱之中,所以,狱族存在的目的和意义就是去打破,去创造一个真正的自由世界。

    每一代狱族之王,都应该有这等觉悟,所以,这场试练或许并不考验每个人的实力,但是白阳知道,这绝对不是一场简单的试练。

    他走在街道上,听着充斥耳中的喧闹,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驱使着他的脚步越来越快,往最前方那座宫殿走去。

    “答案应该就在那座宫殿里了。”

    白阳踏上台阶,一步一步的往上走去,沿途有不少身穿盔甲的护卫看到了他,但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微笑,并没有阻拦他。

    这时白阳才反应过来,此地并不是类似于回忆一样的幻境,而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

    他不禁心生感慨:“那位狱族之王果然是一位实力强大的强者,连这种真实的世界都能够创造出来,难怪没有一点失真的感觉,这些人,这些生命和建筑,都是活生生的存在。”

    思及此处,他更是对那位尚未见面的狱族之王产生了一种敬重之感。

    来到宫殿之前,一名身穿黑色盔甲的护卫将大门打开,说着白阳听不懂的话语,但白阳猜的到,他是在请自己进去。

    或者说,是那个在宫殿中的王者,在邀请自己进去。

    白阳没有任何犹豫的走进宫殿中,眼前是一条与临渊君守护的宫殿一模一样的长廊,但比起那个古老而且孤寂的长廊,这里到处都充满了温暖的阳光,还有很多人来来往往,看装扮,似乎都是狱族的大人物。

    白阳一眼看去,竟然发现了一个与临渊君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也看到了他,两人对视一眼,年轻人对他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

    白阳循着众人的脚步往前看去,在阳光之中,那个本该是黑夜玄门的位置,竟有着一个巨大座椅,座椅上面坐着一个衣着华贵的男人,他的手肘拄着椅子,目光如同清水一样平静宁和,居高临下看着白阳,张开嘴,声音犹如警世洪钟,远远传来:“外族的少年,看来你就是六千年来,第一个来到此地挑战狱族王权的挑战者了。”一张嘴,吐出来的话,正是白阳能够听懂的语言。

    白阳礼貌拱手,“我虽然并无此意,但也误打误撞来到此地,前辈如果有什么试练或者考验,我都不会退却。”

    “好。”

    王座上的男人站了起来,他挥了挥手,整个宫殿里的人都会意的退了下去。

    他慢慢走下王座,淡声说道:“我是这个族群的王,你既然能够走到这里,就说明你已经悟透了我的想法,并且通过了沿途路上的那些小试探。那么,我也不想与你拐弯抹角,我有三个问题,你只要答对了,便是下一任狱族之王。”

    “前辈请说。”白阳听着狱族之王的话,点了点头。

    “第一问。”

    狱族之王背着双手,道:“国与家,你如何区分。”

    “先家,后国。”白阳毫不犹豫。

    狱族之王并没有评论对错,而是直接开始了第二个问题:“那么,你如何看待弱肉强食,物竞天择?”

    “能者多劳,责任与能力是相对的,弱者非罪,但强者也无义务去守护他们,一切唯心而已。”

    “很好,第三问,如果让你此时此刻,做出一个选择,你是选择杀一人而救万人,还是损万人而保一人。”

    “这个人,将会是你心里最亲近的那个人。”

    狱族之王的声音忽然严肃起来,那双眸子紧紧盯住了白阳,等待着他的回答。

    白阳这次没有立刻出声,而是思考了几个呼吸以后,说道:“万人于我,未必足有一人重要。”

    狱族之王皱了皱眉,正要说话,却听到白阳继续道:“但是,这道题对我来说无关于取舍,只是相对于能力,正是与第二题相同,如果我的能力够强,那么万人还是一人,都不能造成威胁。因为我可以把他们都保住,没有人会死,自然就不必再去取舍。”

    “哦?你是想做那顾得所有人周全的圣人吗?”狱族之王一脸好笑的表情,盯着白阳说道。

    白阳摇了摇头:“我只做我力所能及的事,如果万人与一人之间一定要做出取舍,我会选择对我来说更重要的那个人。但是如果我的能力强大,我不会抛弃任何人。”

    “想要顾得一切的周全,对于一个人来说,可是非常累的事情啊。”狱族之王笑眯眯道:“你确定你能够做得到?”

    白阳道:“做不做得到,还要试试才行。”

    “呵呵,说的有道理,那我再问问你,为何你要说先家而后国?”狱族之王问道。

    白阳回道:“因为在我看来,先有家,我才会看到国。”

    “那你是一个很自私的人。”狱族之王道:“狱族是一个帝国,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家人,如果你不能做到先国而后家,这个王者,你就做不了。”

    白阳思考了一下,直接道:“对我来说,家和国一样重要,但如果我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又拿什么去保护整个帝国的人?”

    “所以,第二个问题,就是考验你如何看待力量的。”狱族之王点了点头:“如果你是崇尚力量至上,弱肉强食的那种人,你就不适合做这个王,但如果你的心中明白,力量取决于一个人的心,如果你将这股力量用作于保护弱者,那么你可能会是一个好人,但如果你将这股力量,用来让世间没有人再去做那弱肉强食的霸凌之事,你才能够做一个真正保护万民的圣人。”

    “少年,你很有潜质,只可惜你的力量太弱,现在将王戒和万相修罗交给你并不是一件好事。”

    狱族之王淡淡道:“所以,你虽然通过了我的考验,但却通不过真正的王者试练。不过,我想你应该已经见过临渊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