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妖谋 > 第十回 一番游子意

第十回 一番游子意

作者:水墨青釉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十回一番游子意

    时值盛夏,蝉鸣正欢。秦英躲在廊下乘凉。

    她一摇一摇地扇着竹骨折扇,眯了杏眼看手里持的淮南子。

    相传,淮南子是汉朝的淮南王与他手底下的门客编写的。里面记载了许多怪力乱神的异事。

    志怪杂谈最适合消暑。秦英闲闲地翻过一页,心中感叹淮南子可以写地再恐怖些。

    低声念叨着淮南子的短处,忽然觉得耳侧有人说话。

    霎时,她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战。

    只听那声音咳了咳,道:“——亥时到老霄顶见我。来的时候顺便捎两壶洞天乳酒。”

    秦英拍了拍惊魂未定的胸口。暗道师傅越发为老不尊,总用传音入密的方法吓人。

    她已经做了宁封子一百年的徒弟,却还像开始那会儿一样,时常中招。

    未到亥时,秦英便拎着两坛子美酒上了老霄顶。【愛↑去△小↓說△網w  qu 】

    宁封子远远地见到秦英来了,大笑道:“上旬让明离小子来给我送壶酒,他果真只送了一壶。哎,真是个死脑筋的榆木疙瘩……如此看来,还是我徒儿了解我啊。”

    听师傅公然说自己姊夫的坏话,秦英面色有些尴尬。

    她用掬身作礼掩去脸上的不自然,接着熟练地把酒坛子上的红布盖揭开。

    乳酒特有的气味散发出来。

    秦英倒了一壶给师傅,道:“这是阿姊今年开春新酿的,应该比之前酿的好。我今天下午从上清宫后院的酒窖,费了好大力气才搬出来。”

    “辛苦你了,辛苦你了。”宁封子双眼放光地盯着盛满琼浆的玉壶,连声道。

    立在一旁侍候的秦英苦笑起来。

    他的师傅宁封子在教育方面很有经验,秦英在这百年间获益不少。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相应的,他在吃喝方面也很有经验。

    于是秦英在这百年间,时常要亲自下厨来满足师傅的胃口。有时自己遇上应付不了的饭食,便只能为他到处奔走。

    而洞天乳酒就是她没法应付的典型代表。

    恰好她的阿姊——秦溪酿地一手好酒,她顺手牵羊也必不费什么周折。

    酒窖里的酒坛数不对,秦溪当然知道个中缘由。可她也懒得找宁封子的麻烦。

    其一是秦溪惹不起这位五岳真人,其二是小妹在宁封子这里求学,秦溪需要打点人情。【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http://www.biqugezw.com/0_48/】

    于是酒就这么源源不断地进了宁封子的口。

    “垂星,你可知道这悠悠扬扬的磷火为何被称作圣灯?”宁封子指着远处的光芒轻唤。

    问话把秦英叫回了现实。

    她回道:“传说这圣灯,是仙人为朝贺张天师而点亮的灯笼。”

    宁封子咧起嘴角,嘿嘿道:“我再问你,为何将磷火称为灯……而不是别的什么?”

    这下可难倒了秦英。她揪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

    他倚在呼迎亭的栏杆上,不端酒壶的右手指向星星点点的磷火。

    “我想啊……这是因为这些磷火升起来的时候,像极了一户户逐渐亮灯的人家。”宁封子晃了下青玉壶,“——你看像不像?”

    秦英被他的描述惊艳到了。再把目光投向圣灯,只觉山林深处的那片幽光十分动人。具体是哪里感动了自己,她也形容不上来。

    愣了片刻,她才点头答道:“山间自然产生的‘圣灯‘确实像灯。”

    宁封子朝她嗯了一声,说道:“垂星啊…你已经在丈人山清修了百年,却一直没能突破最后的障碍,结成九转金丹。你可否知道其中原因?”

    见师傅把话头转到了自己的修行上,秦英立刻收敛了散乱的心神,道:“弟子不知。”

    “这‘圣灯‘再如何像油灯,也和它不同啊。一个不惹纤尘,一个沾满浊气。你现在就如同飘摇在风中的圣灯,缺的刚好是俗世里的烟火味。

    “下山去吧。等你历尽世情,沾满红尘,我想你定会迈过这个坎,顺利地结成妖丹,再长成不输于你阿姊的美丽姑娘。”

    秦英当即摆手:“让我下山历练恐怕不妥。”她还记着,上辈子的自己在人间过了十几年,就被皇帝赐死。这让她感觉人间太危险了,还是能躲就躲吧。

    他见徒儿如此不配合,便挑眉激将道:“……你一个人不敢下山?”

    “怎么不敢?我只是舍不得师傅和阿姊。”秦英垂下眼,闪烁着目光道。

    宁封子甩了甩袖袍,转头对她道:“跟在我身边这么些年还没腻啊。我都厌倦了。记得回来的时候,给我捎些好吃的好喝的。

    “至于你阿姊,我会对她解释清楚利害关系的。”宁封子说完,又开了腔。

    “垂星啊,我知道——你怕自己逃不过上辈子惨死在人间的悲剧。可你在山林中突破不了瓶颈,结不成妖丹。除了下山碰运气,你别无选择。”

    她悄然攥紧了双拳,自言自语般说道:“别无选择吗?”

    这天晚上,秦英答应了师傅初秋下山,而且在她结成妖丹之前绝不回山。

    宁封子建议秦英收拾好行囊之后,不要惊动阿姊,悄悄地离开这里。

    可她没有忍住,在临行前一夜告诉了阿姊。

    让秦英没有料到的是,阿姊没有说她不争气,也没说她天资差,只是和她讲起了往事。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我们已经度过了三百年的时光。还记得你小时候总是抓着我的袖子问,为什么山洞里只有我和你,阿爹阿娘去哪了。

    “那时的我避而不答,你后来也没有再问。现在的我可以告诉你了。阿爹阿娘还有我们的族人天劫未过,在你一岁的时候全部身死。那时你还小,不记得这事。”

    秦英偏着头道:“他们没结成妖丹,对吗?”

    阿姊顺着她接话道:“没错。他们各个修行了一生却还是没用。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所有族人从来都没出离山林,进入红尘。”

    联想到阿姊去过人间,恰好丹成。秦英便猜测道:“如此说的话,出山入世才有希望结丹?”

    秦溪眨眨眼睛,道:“或许呆在山间也能行。不过进人间,妖丹大成的概率大些。”

    她又深深地看着小妹道:“人世险阻,此去小心。若是过不下去了就回来。因为无论何时,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作者话:丈人山篇写完了。文中提到:朝阳洞、上清宫、老霄顶、呼迎亭,特产:洞天乳酒。有读者猜到丈人山在哪里吗?丈人山,在唐玄宗时改名为青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