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妖谋 > 第二百九十回 八月初八会

第二百九十回 八月初八会

作者:水墨青釉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百九十回

    秦英忽然停下步子,落在了簪花娘子的后头。【愛↑去△小↓說△網w  qu 】因为她看到远处,正坐着一个自己上辈子认识的人。

    上辈子的秦英和太子妃苏芷嫣没有打过什么正面交道,只是在陛下赐宴时见过几次。李承乾纳妃后,宫中一度传出了秦英曾为李承乾祈福的旧事。流言蜚语消散殆尽却还没算完。秦英接连不断地遇到许多麻烦事,死党苏桓调侃秦英道,最近出门都没有看黄历。

    那时候的她只当自己触了霉运,后来才知是有人在故意整她。至于是谁下的手,秦英再是不通人情世故,也能大体分辨一二出来。只是苦于手底没有证据,她总不会和东宫里的那位正主直接为敌。

    几年之后秦英被人诬告和太子断袖,关在大理寺狱等待行刑时,渐渐想到许多事的前因后果,比如这次到底是谁阴了她,叫她再无翻身的余地。心里掠过几个名字,太子妃苏氏芷嫣也在其中。

    临上黄泉路前,太子妃差人给她送了顿酒食。秦英在皇宫做了将近十年的翰林院医待诏,医术勉强说得过去,秦英看了食盒一眼,根本不用银针验毒,就能知道这里面下了剂量不少的毒。【愛↑去△小↓說△網w  qu 】

    想来自己下狱和太子妃必定有千丝万缕的关联,或许她早就和侯君集合作,准备铲除自己了呢。秦英思及此处,心里不禁生出一阵寒意,面上却还是镇定自若。

    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御厨做的白玉豆腐。

    左右正午就要死了,这无色无味的毒虽然是画蛇添足,却也聊胜于无,给这日复一日地牢狱生活画个浓墨重彩的结尾。

    虽说上辈子两个人没有交集,不过结的仇怨却是甚深。

    上天开恩给了她再活一次的机会,如今还有幸得了女装身份参加贵女宴。自己四年后若是不将太子妃位从苏芷嫣手里抢过来,便是枉费了这番重生归来!

    这辈子改变青史又如何,她绝不会将自己费尽心力煮熟的鸭子拱手让给上辈子的仇人!

    簪花娘子转头看了僵立的秦英一眼,接着回身挽了她的胳膊,带着她往前走进凉亭,和诸多贵女一一见礼。

    眉眼纤细而且上扬的黄色襦裙娘子摇着团扇,打量了簪花娘子和其身后的秦英一番,之后呵呵笑了:“裴家大娘这么久没参加宴会,是不是已经忘了不能随意拉人的老规矩?”

    簪花娘子认出这是已有两年不见的王家嫡长女,低声下气地做着伏低样子道:“她算起来也是我的远房堂妹,刚来长安处处好奇,尤其对这个月的赏菊会心生向往,我便斗胆携了她来……”

    另一个坐在小几前的娘子听到这边的热闹,侧了身子语气冰冷地道:“裴家大娘的阿耶早就不是京官了,虽然回京也只是赋闲在家,是如何收到宴帖的?”她出身望族谢家,早在六岁就跟着兄长起了蒙学。不过人这天生的习气,并非是后头的学问就能遮掩住的。

    此时三三两两在亭子里扎堆而坐的贵女们都掩着口笑了,簪花娘子已经脱离贵女圈两年了,朝中人事在两年前几乎完全更迭了一遍,她和亭中这些贵女几乎没有交情可言。

    毕竟两年前簪花娘子是贵女之一,而她们不过是翘首以盼宴帖的普通官家娘子。

    两年过去风水轮流转了,簪花娘子今天来参加宴会惹人非议也有缘由。

    所有人都有着踩低捧高的心理。簪花娘子的家道一朝落魄,进了贱籍做了官婢,现在做了朝官也抹消不去低微不能多言的过往。

    贵女们瞧不上簪花娘子,然而所言实在太尖锐辛辣了些。秦英在朝堂上呆了两个多月,也从未见过这种言语如刀的架势。

    脂粉圈子显然是要比党羽圈子要可怕的。秦英低着头撇撇嘴,先前是她轻视了贵女们。以为这些娘子和她们家老头子一样,表面看着还是容易亲近的。

    簪花娘子咬着牙一言不发,只是攥紧了手里的轻罗帕子。

    苏芷嫣独自坐在亭边的巨石上,垂眸看着水里的朱红游鲤,感觉到亭子里的气氛有些异样,抬头望向了簪花娘子那边,正好瞧见了秦英亭亭玉立的侧影。乍眼看去,竟然觉得此人很是熟悉,但是并不知自己在哪里见过。

    秦英淡淡地转头正视着苏芷嫣,嘴角渐渐勾起了一个弧度。我们的明争暗斗现在开始。

    此时远处走来一个着了朱红襦裙的身影,还伴随着一道好听的声线:“裴家簪娘是宫里的红人,皇后娘娘见了她都要给三分颜面,你们讲话都知些分寸。”

    还隔着三十步,那些贵女便起身对那个身影齐齐施礼道:“……长孙娘子。”

    秦英两辈子加起来在朝堂上混了十年,自然知道如今最有权势的朝臣便是长孙国舅了。跟着簪花娘子低头做了一礼,秦英心中想道,国舅家的女儿气势果然非同一般,刚开口就足以震慑她们了。

    恐怕簪花娘子的宴帖也是长孙娘子发的,只是不知这个娘子的身份和气度能否相配。

    等长孙娘子走近了凉亭,便伸手虚扶簪花娘子一把,扬着精致的远山眉,凑近了簪花娘子耳语道:“她们今日还有胆子嘲笑你,真不知她们是否会因两年前不在贵女席中,而感到羞愧呢。”

    “咳咳。”簪花娘子再如何面色窘迫也是被她犀利的言辞逗笑,拉了一下她的手才收起笑容正色道,“瑾娘慎言。”

    长孙娘子执了簪花娘子的手,一双有神的凤目睥睨着诸位贵女道:“今天赏菊会在我家府邸举办,诸位要想尽兴而归,便不能驳了我请来的贵客颜面。”

    她这眼神叫秦英忽然想起了母仪天下的长孙皇后。她瞧见秦英时,好奇地眨了眨眼,问着簪花娘子道,“这是谁?”

    簪花娘子小声道:“阿耶在益州之时遇到的裴家旁支娘子,看她家道败落就将她带到了长安,是我堂妹,因为想见识一下闻名长安的贵女宴,今天就一并带她来了。”

    长孙娘子微微颔首,道:“小娘子叫什么名字?”

    “裴家澜娘。”秦英恭敬地对长孙娘子再次施礼。

    “如你当年一般俊俏。”长孙娘子伸出染了豆蔻的指甲,轻轻触了一下秦英的面颊,之后像是回忆起来过往一般,朝簪花娘子感叹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