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1374集:丹界开,风云动!

第1374集:丹界开,风云动!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越过浩瀚天河,眼前赫然是一片新的天地,周围的虚空之中,弥漫着浓郁的药香味,这些香味,精纯绵密,只是呼吸一口,就有大量精纯的元气依附过来,便是江晨也不禁暗自赞叹:这些丹药元气,非常珍贵,就算是至仙皇者,如果能不断呼吸这些丹药香气,都可以提升修为。

    环顾四周,世界广阔,到处都是粗大的古树,一片连接一片,这些古树密布在空中,繁盛的枝叶把整个位面都封锁了起来。而在这些古树位面的深处,赫然耸立着一座古老的门户,正是上古丹界的入口。

    不过,入口虽然近在眼前,但想要打开却也不是一件易事,那些古树,名为桫椤古树,号称上古战神之树,杀伤力极其强横,是被上古丹界之主栽种在丹界的入口,用以守护丹界,每一株都深深的扎根进入虚空中,枝叶不知道多长,每一条枝叶,都是一条神鞭,威力强大,足以抽爆至仙皇者。

    这些桫椤古树经过了亿万年的丹界元气孕育,虽然不能够和天君媲美,但胜在数量巨大,组合起来,足可以抵抗天君的入侵,当初,战王天君牧野荒就曾经来到这里,结果被困,拼了半条性命,才勉强脱离,更别提打开丹界之门了。

    这丹界门户非常强大,堪称得上是防御无双,即便是现如今的江晨,想要暴力破开这门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他还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当初的丹界之主在这门户上施加了许多手段,就算是能够强行破开这门户,只怕整个丹界都要崩溃开来,然后什么都得不到,这是丹界之主防备仙王级别的强者强行闯入才设置下的手段。

    好在,对于江晨来说,暴力破门完全是一件没有必要的事情,毕竟,他现在可是有丹界之匙在手的,有了这把钥匙,他就是丹界最名正言顺的继承者,进入丹界自然也就成了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用钥匙开门和强行破门而入,完全是两回事。

    江晨并未急着打开丹界之门,而是先行参悟了一下丹界外围的阵法禁制,上古丹界之主,那也是赫赫有名的强者,仙王之下罕有对手,这样的人物经营出来的老巢,自然非同凡响,诸多阵法,便是对江晨也很有触动。

    参悟阵法完毕,江晨当即取出刹那之匙,以一缕药气为引,释放出耀眼华光,裹着他的身体径直冲入那由无数桫椤古树构成的位面之中,果然,有了刹那之匙的保护,江晨没有受到任何攻击,顺利无比的进入了位面深处,来到那座巨大、古老、上面藤蔓缠绕的丹界门户前面。

    丹界门户,是石质的颜色,天然,没有一点人工开凿的痕迹,似乎是自然形成的,上面的棱角并不规则,岁月在上面遗留下来的斑驳的气息,在石门上面,一道道的封印散发出了可以毁灭诸天的气息,是上古丹界之主用生命封印的气息,就算是天君攻打,都要遭遇到反击重伤。

    自古以来,打上古丹界宝贝的天君不在少数,甚至雷帝,永恒,混沌,灾难,杀戮这些天君也打过主意,但都无功而返,只有寻找到丹界之匙,才可以进入其中。

    江晨降落到门户前面,一眼便就看到门户之上的一个钥匙孔,和刹那之匙正好相对很显然,只要他把刹那之匙插入其中,这尘封在历史之中很久的丹界之门就会打开,上古丹界,亦会展现在世人面前。

    “咔嚓!”

    没有丝毫的犹豫,江晨当即便就把手中的刹那之匙,插入了丹界之门的那钥匙孔中。

    光芒流转,所有的声音都寂静了下来,整个位面时空失去了色彩,片刻之后,丹界的门户轰隆隆震动,位面的所有桫椤古树都开始沸腾,似乎是在欢呼雀跃,在狂喜,又似乎在歇斯底里的狂叫。

    一丝缝隙被打开了,顿时,浩浩荡荡的丹气,自门户中冲出来,江晨背五道虹光冲天,五色漩涡乍现,释放无穷吞噬之力,将溢散出来的丹气吸收大半,这些丹气都是非常精纯的能量,对任何修行者来说,都不是多余的。

    剩下的一小部分丹气则冲入了那桫椤古树之中,所有的古树,再次生长,更多的古树都从其中冒了出来。整个丹界越发绿意盎然,这些古树都在丹气的激发之下,开始茁壮成长,整个丹界的防御都会变得更加强大。

    与此同时,砰的一声,丹界之门终于打开了,刹那之匙再度被江晨收回,这枚钥匙已经被江晨重新炼化,就算是丹界之主重新归来,这刹那之匙也不会认他。

    丹界之门打开,江晨就看到了里面浩瀚广阔的天地,天空千百轮巨大的烈日,每一轮烈日,不是真正的太阳,而是一枚枚强大的丹药。除此之外,江晨还看到了丹界之中,许多高大的山峰,长长的河流,海洋,这些都是丹气所化。甚至,还有一尊尊巨大无比的宝塔,这些宝塔,都是丹药所化。

    王品仙丹,圣品仙丹,几乎是遍地都是,在丹界之中,就是泥沙一般的存在。

    江晨目光所向,甚至看到了天空之中,许许多多的明月,烈日,那些丹药的力量,都不在天主之下,远超一般的至仙皇者,是天君之下最强横的存在。

    不过,这丹界之中,没有丝毫生机的气息,那些丹药,都失去了灵性,意志,似乎是在上古时代,有一种力量,突然轰击进来,把所有的丹药都全部杀死了,现在所有的丹药剩下,只有最为纯粹的药性。

    “果然,仙王就是仙王,哪怕是丹界之主已经是众天君中最顶峰的存在,可是面对造化仙王,还是没有多少抵挡之力,一击之下,整个丹界的生机都被抹杀了,所有的丹药都失去了灵性。”

    江晨见状,不禁为之一声感叹,作为曾经踏足过那个领域的无上强者,他自然清楚仙王的强大,若非伤势已经恢复大半,一众仙王被困永生之门内难以脱身,即便是他,也无法在天界这般肆无忌惮。

    当然,真灵觉醒的话,那又是另外一种状况了。

    一步跨入丹界当中,江晨目光如炬,直接落在了丹界最深处,首先映入他眼帘的赫然乃是一尊大不可量的宝塔,那宝塔呈现出玄黄之色,无数金灯,璎珞,华盖围绕,在那宝塔的顶上,端坐着一个人,这个人身躯高大,天神下凡似的,一股股天君的气息,散发出来,使得人膜拜。

    “好家伙,这是..........造化神丹和天君的遗体!”

    江晨心中微震,这一次他看到的可不是一般的仙丹,而是一枚造化神丹,这造化神丹,就相当于是天君,江晨感受到那造化神丹散发出的气息,虽然比起自己有差,但是在他所见过的诸多天君之中,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中等存在了。相比之下,那具天君遗体反倒不入他眼,毕竟,天君他不是没杀过,尸体有什么看头,可造化神丹就不一样了。

    “轰隆!”

    沉浸在惊讶中尚未回过神来,突然,自丹界外面,一股强大的天君气息,如滔天洪流,汹涌而来。

    “嗯?”

    几乎下意识的眉头一皱,但江晨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这是有天君前来了,这点,他早有预料,毕竟,天界之中,哪个天君对上古丹界没有觊觎之心?总有那么几个死心眼,会死盯着上古丹界的动静,一有察觉,立马就凑了过来,想要捡便宜。

    “看来,取宝之事要先暂时耽搁,总得把那些不速之客打发了才好。”

    心念既动,江晨转过身来,眼神越发淡漠,朝着丹界之外看去。

    首先印入眼中的是一尊奇怪的天君,此人身上散发出一股不同的气息,带着一股彼岸的韵味,江晨眼中神光一闪,立时便就看出,此人虽然看似人类,实则本源却是一艘庞大的楼船。

    “皇甫彼岸,彼岸之舟!”

    江晨心中顿时浮现出这样的信息,皇甫彼岸,是仙界中一个极为有名的天君,本体是圣品仙器彼岸之舟,现在,这一尊天君正在丹界之外的桫椤树林中战斗厮杀,想要彻底撕裂丹界之门,然后冲杀进来,夺取造化。

    不仅是皇甫彼岸,江晨目光一转,又看到一尊天君,这人十分年轻,双手空空,没有任何的兵器,不过在他的头顶上,显现出来了裁决之真谛,似乎天地之间的主宰一般,一股宛若亘古洪荒般的古老气息,从他的身躯之中显现出来。

    这个人,就是牧野家族,牧野荒,战王天君。

    创造出了主宰圣法裁决七式的无上神通武学,天界最后一个晋升的天君。自从他以后,天界就没有人晋升为天君了。

    久远之前,牧野荒曾经尝试着想要打开上古丹界,可惜,他失败了,但很显然,他并不甘心,这一次,他与皇甫彼岸也不知从何处得到了丹界打开的消息,从仙界中赶来,想要夺取造化。

    江晨灵思一转,便就隐约猜到,这二人之所以到来,应该是华天都传出的消息,华天都在驼神位面被自己夺取了一身造化,葬天之棺,刹那之匙,造化之血,无一不是天地至宝,夺宝之恨,岂能轻了,自然要布置下重重手段来对付自己,散发出丹界即将开启的消息,应该只是第一步而已。

    华天都不是蠢笨之辈,他自然不会以为这样就能报仇,他之所以这样做,不过是想要借此机会,进一步的探清江晨的实力,好为真正的报复做准备。

    果然,江晨环顾周遭,幽幽神光自双目中发出,透过重重时空,很快便就在牧野荒和皇甫彼岸二人身后的茫茫时空乱流之中,发现了别的身影,可惜,却不是华天都。

    其中一人,身材高大,全身都是刺青,浑身散发出一种野蛮荒古的气息,应该是蛮族的天君。

    蛮族,生活在仙界的蛮荒之地,族人众多,野蛮凶残,这个族群在太古年间也是非常强大,曾经征战仙界,还与造化仙王战斗过,只可惜,最后失败了,然后,整个蛮族都被赶到了仙界的蛮荒区域当中。

    仙界广袤,面积无穷,根本计算不过来,天庭所掌控的十万大州,虽然广阔,可是相当于整个仙界来说,也就不算什么,还有许多地方都是蛮荒之地,生存环境极为恶劣,这些区域就生活着许多古怪的族群和势力,蛮族就是其中之一。

    在蛮族当中,也有许多天君级别的高手,现在出现在丹界之外虚空中的,就是蛮族的一个天君。

    不过,江晨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大关注了,因为,这个蛮族的天君,只是这一个纪元成为天君的,修为比较低下,和那些老牌天君比起来,差得太远了,充其量也就和战王天君相差仿佛,只能算得上是天君中的新人,甚至,比起皇甫彼岸都要差上许多。

    要知道,皇甫彼岸此人,身上可是带着天地劫数的气息,虽然不太浓郁,但确实存在,很显然,他是度过一次天地大破灭的人物,身上的修为大约是两个纪元。虽然不够强,但现在也算是矮个子里拔高个了。

    江晨继续看去,很快,便就又发现了四位天君,这四位一个比一个藏的深,修为也是一个比一个强,但最强的一个,也不过只有四个纪元的修为,令得江晨感到很是失望。

    “罢了,看来那些真正的天君强者,现在应该都在背地里谋划着什么,准备渡过这一次的天地大破灭,只有这些新晋的天君,对于天地的认识比较浅薄,底蕴不足,才有功夫来丹界来争夺机缘。”

    一声轻叹过后,江晨的眼神越发淡漠,隐约之间,一股森冷杀意蔓延:“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全都留下来吧,虽然差了些,但好歹也是天君,若是全部炼化,足可助我恢复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