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一卦问天 > 第二百零九章 【出发】

第二百零九章 【出发】

作者:吐舌头的懒猫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军出征,要掀起一阵硝烟。

    北宋的出征将领几乎都已经准备好了与敌军战一场,这是绝佳的时刻!

    甚至有一部分的官员认为,皇帝把关押了十多年的人质拿出来,就是为了等这个时刻。

    大疆刚刚经历了一场噩梦,心魔来袭生灵涂炭。

    所以就应该把握好机会,不给敌人喘息时间。

    说来也是凑巧,苏颜竟然掉入了他们设下的陷阱,如此一来便可以肆无忌惮地与大疆提要求。

    本以为大疆会与他们稍微周旋一下,却没想到大疆皇帝答应的那么干净利落,甚至还与神天司司首反目成仇。

    不管是真是假,他们都不在乎,只要能斩下莫沉的头颅,此行就没有白白浪费。

    此刻北宋的军队浩浩荡荡,押运着监天司司首叶啸天,以及“苏颜”两人。

    马车上,三品文韬将军湛安晏开口说道:“此次随行还有四名古神庙的修行者,光是涅槃境的修行者就已经达到了八人,简直所向披靡!”

    刘东成开口说道:“看来陛下是心意已决,此子也算是活到头了!”

    他们都清楚,大疆闻名的修行者也就那么几人,而且像微姬或者西陵院长老这种,根本不可能远赴战场。

    李顾城叛国如今又落到了南蛮人的底盘上,苏颜在宋朝领地被围攻擒下。

    除开这些人马,其余的人也就不足为惧。

    李笑天骑着马笑道:“依我看,大疆恐怕会出动十数万的兵力来弥补在修行者实力上的弱势!”

    几位将军纷纷点头,因为大疆只有这种办法。

    刘东成开口道:“所以陛下才要斩下莫沉的人头,阻止大疆修建修行学院。”

    其实道理很简单,根本就没有那么复杂。

    无非是此人威胁太大,所以便想方设法将其除掉。

    大军前行的速度并不快,恐怕要二十日才能抵达鬼门关。

    ……

    如今已然进入初夏。

    天气开始从温良转为温热。

    大疆的军队正在缓慢地前行着,与北宋军队的高昂士气相反,大疆军队的士气极为低落。

    很多人根本就不愿意如此,只是军令不可违。

    在中间歇息的时候,有许多士兵忍不住路过特意多看了一眼牢车里的人。

    据说徐公子亲自将其的真气穴位全部封死,所以莫沉如今只是一个不可动用真气的普通人罢了。

    这当然是个笑话!

    对于莫沉而言是个笑话,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随意打破牢车逃走。

    他体内的真气如今还差一些才能填满,主要是当日在西陵院一剑斩杀李剑仇的时候,花费了不少。

    这确确实实是一个弊端,他仅仅是挥出一剑,就需要十多二十日才能恢复真气。

    所以莫沉如今根本懒得理会他人的目光,静静地吸纳着天地灵气。

    看似一剑斩杀李剑仇非常厉害,可他心里头却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再有一名御空境巅峰的修行者出现,恐怕落败的将会是自己。

    答案很简单,因为当时李剑仇没有防范,而且已经出剑了,没有后悔的机会。

    再且自己声名远扬,敌人不可能再那么松懈,哪怕他还能挥出那样可怕的剑气,也难以击中敌人。

    他虽然闭上了眼睛,但神识却仍然在周围游荡。

    或许是因为金褐色铜纸的缘故,从来没有人能够察觉自己的神识,这为他提供了诸多好处。

    莫沉的神识黏上一个人,将对方的天机看了一个透,然后又是下一个人。

    如此方能预知将来会发生的事。

    此刻他的眉梢微微一紧,顿时嘴角处掀起一抹笑意。

    一名先锋士兵路过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了意料之外的惊喜,那就是原来敌国交换的人质都是假的。

    苏颜根本就没有被擒拿,北宋只是故意虚构了人质罢了!

    如此说来,难怪张鸿天的计划能够取得成功,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抓住大疆的任何把柄,反倒是大疆有叶啸天作为内应。

    莫沉有些不自然的是,自己的剑没在手中。

    为了避免露出破绽,他的剑被监天司扣押在长陵当中。

    当然,徐晟已经偷偷把真正的玉鼎剑藏在粮草当中,随着大军一同前行。

    如此可以说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

    藏剑阁的六名长老趁着夜色悄然下山,以他们的修为而言,不让弟子们发现很是简单。

    六人的身影飞掠在山腰间,有一名长老甚至是二三十年没有下过山了。

    此次出山前往边境助阵,交代的事宜并不多,主要还是保证事情的机密。

    所以并没有官员在山下接应。

    喻宏扬低声地说道:“此行务必低调,尽量用伪装的身份前行,少亮剑!”

    何乐童哑着声说道:“陛下此行举动,敌国莫不成看不穿?”

    “正所谓真真假假,真假结合,与莫司首翻脸不一定是真的,但却可以为我们几个打掩护。”宋睿识解释道。

    喻宏扬应声笑道:“没错!”

    他们六人全是涅槃境高阶的修行者,一人可敌数千兵力,六个人也足以改变一场战争的走向了。

    最为关键的是,在战场的较量当中,顶尖修行者的胜败往往将会影响大军的士气!

    如果我军将军被敌方斩杀,那么很可能会兵败如山倒!

    大抵花了一个时辰,他们便已经来到了山脚处。

    资历较深,修为也是到了涅槃境巅峰的柳阳云长老有些疑惑开口道:“想了那么久,我依然不明白那名少年是如何将玉鼎剑带出去的。”

    其他的长老也是哑口无声!

    如今他们已经知道了拿剑的是谁,却只能记得当日莫沉背了一柄剑下山。

    而那柄剑的气息,也确确实实是莫邪剑,根本不是玉鼎剑。

    喻宏扬沉着声道:“听弟子说,似乎莫沉斩杀李剑仇的时候,手持的是一柄古铜色宝剑。”

    他们都十分清楚玉鼎剑是什么样的存在,几乎很难找到一柄剑与之媲美。

    剑灵必定不会允许持剑人三心两意,还有其他的剑!

    所以几人面面相窥,自然而然就想起来了当日他们不以为然的那柄剑。

    说是不以为然,但实际上那柄古铜色的宝剑他们都有些印象,因为那柄剑上的纹理很特殊,他们从未见过。

    当时他们以为莫沉是斩杀了敌国的修行者,所以把别人的剑抢了过来。

    因为根本没能想到,那么一个只有筑基境修为的人,能够降服玉鼎剑。

    可偏偏就是如此,一丝疏忽大意就酿成了灾难,所有人都后悔不已。

    几人叹了一口气,提及这件事众人心情都有些沉重。

    何乐童语重心长地说道:“到时候,必定要好好瞧瞧那柄剑到底是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