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一卦问天 > 第一百六十章 【清洗开始】

第一百六十章 【清洗开始】

作者:吐舌头的懒猫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平静闲暇日子,长陵的百姓如往日那般在街道上来来往往。

    太阳出来,屋檐上的积雪渐渐消融,开始往地下滴水。

    忽然一个消息在长陵里炸开了,轰隆一声巨响,震动了整个朝廷。

    此刻在长陵知府卫府中,一位容颜姣好的姑娘正在庭院里浇花,却看到家丁陈老急急忙忙地跑来院子里。

    “老爷呢?”陈老心急地问道。

    “爹爹正在房间里打坐呢。”卫姑娘楞了一下道。

    陈老来到卫大人的房间里,咚咚咚的敲门,里面仍然没人应声,他忍不住开口道:“老爷,出大事了,礼部尚书韩旭涉疑卖官罪名,如今去刑罚司自首认罪了。”

    卫贤才猛然睁开眼睛,那扇门就被一股力量推开。

    站在门外的陈老心急如焚地道:“礼部尚书坦言跟纪丞相一同卖官,如今正在韩旭在刑罚司交代认错。”

    卫贤才心里头猛然一轰,马上站了起来。

    如果仅仅是一个三品官员,那也就是众人谈论笑话的事情罢了,但如今却牵扯到一朝丞相,这件事就相当严重了。

    他震惊地问道:“你是,韩旭自己去刑罚司认罪的?”

    陈老咬了咬牙,“刑罚司传出来的消息,他承认自己协助纪丞相卖官。”

    卖官?

    卫贤才脸色一沉,这可不是贪污,自古以来卖官都是重罪,不知道纪丞相会怎么解释了!

    ……

    纪府。

    此刻纪府里的大堂处,满地都是摔碎茶壶杯子的碎片。

    纪天禄的脸色十分难看,他根本没有想到,昨日对方才送来十万两白银,今日就到刑罚司俯首认罪。

    这是为何?

    嫌钱多?

    还是觉得自己待他不够好?

    他冷着声道:“准备马车,我要入宫面圣,其他人来访一律不见。”

    这次事情大条了!

    哪怕卖官的事被人查出来,他也有办法明哲保身,但万万没想到韩旭那个废物竟然会主动认罪。

    大概一刻后,马车准备好,纪天禄换好衣服走出门府外。

    如今提心吊胆的人,恐怕不下于十个。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纪天禄作为丞相自然能将自己的学生提携上来,他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可一旦纪天禄倒下了,那么一众人都要遭殃。

    黄宜民如今身居四品刑部侍郎,他能够在三十岁迈入四品官职,自然也少不了纪丞相的提拔。

    今日一听这件事,马上就派人去打听,果真还真的看出些端倪。

    但在这种关键时刻,黄宜民也不敢露面,因为分分钟惹祸上身,所以他就派遣了一名心腹来到纪府。

    纪天禄已经在马车里,马车刚开始走了两步,他看到了一个男子站在屋檐拐角处,表情有些着急。

    “停。”纪天禄喊了一声。

    这个男人他有些眼熟,果不其然马车一停下来,那人就往这边走了过来。

    纪天禄看着对方腰间的那柄剑,忽然记起来了,这是自己学生的心腹,他曾经见过几次。

    “大人,韩大人去往刑罚司之前,被邀约至神天司。”

    纪天禄如今最不想听到的,就是神天司三个字,因为那个年轻人实在棘手。

    他顿时脸色大变,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据昨日神天司的官员送去请帖,邀请礼部尚书韩大人去封天阁喝茶。”

    话到这里,纪天禄一下子就全明白了,这背后还有神天司的影子。

    他脸色沉了下来,如此一来仅仅跟陛下解释是不够的,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看着这个来通风报信的人,顿时心生一计,然后俯身在对方耳边声了一句话

    听到这话,来报信的人就脸色大变。

    “去吧!”

    纪天禄交代完毕后,马车再一次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

    有些东西是瞒不住的,比方韩旭在前往刑罚司认罪之前,去神天司喝了茶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

    因为不方便谈论纪丞相与这件事有所牵连,所以大家兴高采烈地议论着喝茶的事。

    “依我看啊,这茶喝得可不容易啊,邵大人你怎么看?”

    哗啦一下子很多的视线都落在了邵博易的身上,大家都知道他与神天司司首大人有一些交情,所以他的话分量更足。

    邵博易淡笑一声道:“我觉得,要此事与神天司没有任何关系,定然不可能。”

    众人纷纷笑了出来,开口道:“这礼部尚书看来不好当啊,这才下台一个,如今又下台一个。”

    几人在望月楼喝着酒,他们都是孔丞相的人,如今看到纪丞相一伙人要落难,自然心情甚好。

    虽然莫沉没有故意提携邵博易,但他仍然平步青云,如今依然成为正四品文东府主使。

    忽然之间一名家丁神色慌张地来到乐望月楼,然后一路往上走,终于来到了第四层楼。

    这名家丁乃是户部尚书的人,此刻一眼就在人群里看到了正三品户部尚书,唐玉树。

    家丁走了过来,声地俯在唐玉树耳边汇报道:“大人,先前神天司官员送来一封请帖,要请您明日去封天阁喝茶。”

    “什么?”唐玉树顿时面露震惊地站了起来。

    他这才注意到周围全是官员,顿时皱起眉头开口道:“诸位,有些家事要处理,在下就先行离去。”

    罢唐玉树就急急忙忙地从望月楼离开,其他的官员面面相窥,不知道这个唐大人为何那般慌张。

    虽然刚才家丁话的声音很,但对于修行者如果集中注意力,还是能听到一些。

    邵博易起身从楼台外望下去,正好从望月楼门口离去的唐大人,他回头看着几人,愕然地问道:“你们听到了?”

    “没有。”

    “听到一些!”

    邵博易皱起眉头,沉着声道:“似乎是神天司的请帖!”

    哗啦一下子,所有人都呆住了,这不才刚刚完这件事!

    大家都觉得喝茶只是一个幌子,却没料到,马上就有人收到了神天司的请帖。

    气氛瞬间陷入沉默,他们都嗅到了一股让人窒息的气味。

    这一次礼部尚书的事情,恐怕仅仅只是一个开头,真正的清洗现在才开始。

    一阵风吹过,屋檐处的雪“啪”地一声掉了下来。

    ……

    唐玉树想到明日要去封天阁喝茶,他的心情就糟糕透顶,现在更是整整一夜都未眠,甚至忍不住深夜爬了起来,反思自己到底哪有问题。

    夜色深的吓人,外面一片漆黑,仿佛等不到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