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元帅们同时闹离婚 > 31.chapter 31

31.chapter 31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chapter 31

    谢见微费了很大力气, 才强行忍住自己想推开陆离的冲动。

    不能推,现在已经惹恼了血王陆离, 就不能再让这个陆离多心。

    如果推开了, 才是两边都得罪,全都不讨好。

    可怜谢见微忍得相当辛苦,明明是甜蜜蜜的一个吻,这会儿却如芒刺背, 心虚的后背僵直。

    好在陆离没太为难他,亲了会儿后便放开了。

    谢见微轻喘着气, 虽嘴角挂着笑, 但余光却总忍不住想飘向左上方——那是血王陆离所在的位置。

    坐在王座上的男人神色很平静, 似乎压根没看向他们, 甚至还微微侧首,同左手边的罗伦说了几句话。

    谢见微如果真是个天真的纯血伯爵, 大概就信了这邪了。

    但他太了解陆离,了解每一个陆离。

    这分明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现在忍得越凶,爆发后只怕会越厉害。

    宴会过半后是血族们最爱的“约会”时间, 基本上只要彼此看对眼,就可以找个地方去玩一玩了。

    台上的纯血族都受到了邀请,连谢见微也不例外。

    不过谢见微微笑着拒绝了, 来约他的是个很漂亮的妹子, 眼睛特别大, 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特勾人, 她甜声道:“大人, 您也尝尝女人的味道嘛,肯定不必陆离伯爵差!”

    虽然这话放到人族里有些不像话,但在血族真不算事,谢见微也只是笑着道:“与男人还是女人无关,我只是答应了陆离。”

    血族妹子眨眼睛:“答应了什么?”

    谢见微道:“只和他互换热血。”

    “哎呀”血族妹子吃吃笑道,“伯爵您有时候真像人族,情深意重的。”

    她无心的一句话却让谢见微怔了一下。

    上头的罗伦道:“你这小妮子说什么呢?小心惹恼了见微伯爵被打屁|股。”

    血族妹子飞了罗伦一个媚眼:“是大人您想打吧?”

    罗伦冲她坏笑道:“让打吗?”

    血族妹子说:“得看您有没有这本事了。”

    既然敢上来约纯血族,妹子是长得相当漂亮的,虽然没约上谢见微但也成功钓到了罗伦,不亏。

    从头到尾都没人来约血族首领。

    谢见微其实是有些纳闷的,但他不知道以前的事,自然就不知道缘由。

    只以为是这些无法无天的血族眼中还有个怕的人,不敢来招惹血王陆离。

    过了没多久,血王陆离便先行离开,他走后整个宴会更是放开了,玩得很嗨。

    陆离也拉着谢见微回了寝殿,两人都喝了点儿酒,回到屋里便吻到一起,从门边开始扯衣服,一路亲一路扔,等到了床上谢见微也被他给扒了个干干净净。

    谢见微本就皮肤白,放在了黑缎床单上更像极了夜空中明亮的皎月,好看的不像话。

    陆离有些急,前戏都没怎么做便和他融为一体。

    谢见微环住他,让自己尽快适应。

    这一晚上,陆离要了他很多次,到后头谢见微累得不行,求他停下的时候,他还是吻着他,不停地索取着:“最后一次。”

    最后最后这时候的陆大离,说的话根本不能信。

    第二天谢见微睡到日上三竿,醒来后陆离已经出门。

    彻底受封伯爵后,陆离更需要巩固自己的地位。

    所以他注定不能像罗伦谢见微这种老牌纯血贵族般闲散,更何况他还有着更大的野心。

    谢见微还是没睡醒,迷迷糊糊地还想再睡会儿,可忽地又想起一事。

    是了,昨天答应了血王陆离,今天一早把冰绸之心给他送去。

    现在嗯,已经下午了!

    虽然血族是日夜颠倒的,但纯血族却不受影响,他既然答应了一早,就不该拖到傍晚。

    谢见微强忍着腰酸背痛地起床穿衣服,打算趁着陆离回来前去见一见血王陆离。

    出门的时候他碰上了罗伦,罗伦似乎也是刚起,他看看谢见微这模样,笑道:“你行不行啊,被个小年轻给弄成这样。”

    谢见微:“”

    罗伦心情不错,开始扯黄腔:“我跟你讲,你昨天是真亏了,那小妞儿真不错,活好血甜,一张小嘴也跟抹了蜜似的”

    谢见微打断他:“行了行了,我没兴趣。”

    罗伦戳他脑门:“榆木脑袋。”

    谢见微懒得和他扯皮:“我去见陛下。”

    罗伦顿了下,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道:“你确定?”

    谢见微没想太多:“怎么,陛下忙吗?”

    罗伦想了想,还是没把话给点名:“我刚醒,哪里能知道。”

    “那你拦我做什么?”

    罗伦心道,你顶着这样被疼爱了一宿的模样去见陛下,是想找艹呢,还是找艹呢?

    算了算了管不了那么多闲事。

    要真能被陛下睡了也好,都是血族,搞什么专一,像个笑话。

    多几个伴,心结没准就打开了。

    谢见微虽觉得罗伦有些怪怪的,但他哪里能想到这些?

    毕竟谁会觉得自己欠艹?尤其是这么正派的谢军师。

    这个时间血王陆离正在处理公务,他进来后,血王陆离头也没抬,只随口来了句:“先坐会儿。”

    谢见微向他行礼道谢,然后在侍从的指引下坐下。

    侍从问他:“伯爵大人,需要饮品吗?”

    谢见微昨天喝了那么多美味的热血,哪里还待见乏味的冷血,便说道:“不需要了。”

    侍从便退了出去。

    血王陆离工作着,整个殿里都很安静,谢见微在偷瞄他,见他手指向桌面上碰了下,心思微动,便又唤回了侍从:“给陛下送点儿饮品。”

    侍从道:“好的。”

    侍从没多会儿就回来了,但这孩子傻得很,估计是新上任的,太没眼力劲,竟然把饮品直接放到了左手边。

    别看陆离是右手拿笔,似乎左手空着,按理说放左手边最方便。

    但左手是翻阅文件的,那边全是重要的资料,还都是纸质的,这杯子要不小心碰翻,可是会出大麻烦的。

    谢见微也没再指使这小侍从,只起身上前,端起杯子准备换到另一边。

    结果他一拿起这辈子,迎面扑来的味道就让他怔了下。

    在血族的嗅觉中,血液的确是有着不同的味道,虽然他们因为失去了人类的记忆而没法真切分辨血液到底像什么,可是谢见微可以。

    毕竟他又没失忆。

    这血液里一股子浓浓的青苹果香气。

    普通人估计会觉得挺好闻的,工作忙的时候喝喝还提神,但即便变成血族,陆离也不会喜欢这种味道。

    他是真心实意的讨厌苹果。

    谢见微没放下杯子,而是唤来侍从,轻声道:“换一杯,陛下不喜欢这口味。”

    侍从怔了下,但因为谢见微的身份缘故,他并未多说,只低头应道:“好的。”

    他们虽然说得轻声细语,可大殿本就极其安静,这一言两语全都落进了血王陆离的耳朵里。

    他握着笔的手顿了下,抬头看向谢见微。

    只是一眼,他又极快地收回了视线。

    谢见微昨晚做了什么,他一清二楚。

    周身都是其他男人的气息,脖颈上的牙印和吻痕根本遮不住,更加熟悉的是那柔嫩的唇,只有被折腾狠了,它的颜色才会从浅淡变得这样红润。

    他喜欢吻他,喜欢把他弄得意乱情迷,喜欢他失态的时候软声求饶,更喜欢他顺从地睡在他怀里

    可现在,他的喜欢成了另外一个人的事。

    陆离心底升起一阵烦躁,有些事即便早就做了决定,也还是会放不下。

    他轻叹口气,再看这些杂乱的文件,只觉得乏味得很。

    这时候侍从又回来,听从了谢见微的意见,调了另一个口味的酒。

    谢见微又小声嘱咐他:“放到陛下右手边。”

    听到这话,血王陆离蓦地抬头,一双红眸精准无误地锁住了他。

    谢见微莫名有些心虚,他努力让自己平静,对着他行了礼:“陛下。”

    血王陆离挥挥手:“都下去吧。”

    侍从放下杯子后垂首应道:“是。”

    本来就安静的大殿,此刻变得更加安静。

    只有两个人,可殿中的空气却仿佛稀薄到不足以让他们畅快呼吸。

    短暂的沉默后,谢见微想开口,陆离却先一步说道:“和他在一起开心吗?”

    谢见微:“”

    问了这话,陆离又自嘲地笑了笑:“你从不会勉强自己。”

    谢见微不太敢看他,他本就容易心软,若是真看到陆离难过,他只怕会立马重蹈覆辙。

    血王陆离顿了下忽然又道:“如果我早几年醒来”

    谢见微狠心道:“陛下,世上的事从来都没有如果。”

    血王陆离:“”

    他不出声,可周围的气氛却变得更加紧绷,似乎连呼进胸腔的空气都变得炽热,烧的人心脏火燎燎。

    “算了”血王陆离轻声道,“这样也好。”

    这话不是谢见微第一次听到,似乎在罗伦那儿他也听到过一次。

    也好,这样也好,到底是哪样?

    他知道自己以前肯定是和血王陆离在一起的,但为什么他们都会觉得他们分开了是好事?

    罗伦是典型的血族观念,所以会这么想很正常,可陆离呢?

    即便不是梦境的主人,他也不该完全接受这个世界的设定。

    毕竟他是陆离,再怎样,他都是他的陆离。

    谢见微觉得自己肯定忽视了某些重要的东西,但因为得到的线索太少,所以他无法推测出实情。

    偏偏关于他和血王陆离的过去是没法探寻的。

    外人根本不知情,罗伦这时候又嘴紧得很,旁敲侧击也问不出什么,至于血王陆离这里,谢见微只想暂时离他远一些,省得让他难受。

    他难受,他更难受。

    谢见微把冰绸之心拿出来:“陛下,这是您要的。”

    血王陆离看了看后应道:“嗯。”

    谢见微又道:“如果没其他吩咐,属下便先回去了。”

    血王陆离问他:“一起吧,我也去下议政厅,刚好顺路。”

    谢见微其实并不想和他一起,但这时候再推拒实在不好,尤其他的住处和议政厅还真是同一条路。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大殿,一路上都没人说话。

    谢见微只想这路短一些,再短一些,最好马上就到目的地。

    一会儿后,是谢见微先到了,他同血王陆离道别。

    陆离面色淡淡的,说道:“注意身体。”

    谢见微身体一僵,连忙应道:“属下明白。”

    谢见微等在门边,本想着出于礼貌等血王陆离走了后自己再进屋,但血王陆离似乎也想等他进屋后再走。

    两人竟僵持在门口。

    谢见微反应过来:“陛下,我回去了。”

    说着他转身便要进屋,可就在这时,他的手腕被一个炽热的手掌给用力握住。

    谢见微心脏咯噔了一声,紧接着血王陆离一用力,迫他转身后吻上了他泛红的唇。

    随后是如狂风暴雨般的入侵,这是一个无法形容的吻,明明是强势的、霸道的、不容人拒绝地,可是却又藏了浓浓的绝望与不甘,在一瞬间便脆弱得仿佛雪地里的冰锥,稍用力些,就会碎成一地冰渣。

    谢见微心脏直抽抽,他理智上觉得自己要该推开他,但感情上又舍不得。

    他的陆离,他的爱人,他只想让他

    颜柯的声音及时响起:“大人!”

    谢见微猛地回神,一把推开了吻着自己的男人。

    “陛下!”谢见微低喝一声。

    血王陆离恍然回神,银色面具下他轻轻拧眉,声音沙哑晦涩:“为什么是他?”

    谢见微咬牙强撑。

    血王陆离问:“为什么要找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陆离?”

    谢见微道:“我和他在一起,并不是因为他和您长得像。”

    “那是为什么?”血王陆离逼问道,“等了我一百年,却在最后几年放弃了?因为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谢见微说:“陆离是陆离,您是您。”

    血王陆离盯着他,半晌后说道:“陆离是陆离,可你别忘了,我也是陆离!”

    谢见微心脏猛地一颤,两个人都叫陆离?怎么会这样?

    上个世界的另一个人格明明还弄了个化名,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两个人格不仅样貌相似连名字也一样了?

    血王陆离又轻声道:“不过你放心,这面具我永远不会摘下,我的名字也没人会知道。”

    谢见微怔怔地,血王陆离在他额间吻了一下,动作很轻很珍惜:“和他在一起吧,至少他也是陆离。”

    谢见微半天都回不过神。

    他失魂落魄的,自然也就察觉不到另一个陆离在不远处站了很久。

    血族陆离离开后,谢见微愣了半天才终于回屋。

    颜柯小心开口道:“大人,您别想太多。”

    谢见微:“”

    颜柯道:“这就是个梦,一个梦境而已,现实中您和元帅大人是非常幸福恩爱的。”

    谢见微垂眸道:“嗯。”

    颜柯继续宽慰他:“一切都是为了治疗,现实中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谢见微道:“如果治疗失败,绝对会发生。”

    不能让陆离的人格融合的话,他们势必会分开,到时候他要面对的就是现在的境地。

    手心手背都是肉,可哪一个陆离都不会接受另一个陆离。

    到时候要怎么办?

    颜柯连忙道:“不可能失败的!您这不及时发现异样,开始治疗了嘛,只要按部就班走下去,一定会成功的。”

    谢见微慢慢冷静下来:“嗯。”

    必须成功,梦境里发生的事,现实中绝对不会复现。

    他的陆离,是一个完整的陆离!

    傍晚的时候,陆离回来了。

    谢见微问他:“一整天都不见人,去哪儿了?”

    陆离身上带着酒气,他什么都没说,低头吻住了谢见微,起初是轻轻的吻,然后又变得异常野蛮。

    谢见微皱眉看他:“怎么了?”

    陆离一言不发,松开他的嘴后对着他的脖颈咬了下去。

    他很少会吸谢见微的温血,可今天却像是在证明着什么一般,急切地索取着,毫无章法。

    谢见微轻声唤他:“阿离?”

    陆离身体颤了一下,松开他后,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他。

    谢见微也不躲闪,只认真的和他对视。

    陆离似乎想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他的灵魂,他的心,看到他的一切。

    但怎么可能呢?眼睛是最具欺骗性的东西。

    陆离没再看他,只闷声道:“我不会忘记自己的名字。”

    谢见微心一跳:“为什么忽然说这个。”

    陆离道:“没什么。”

    谢见微总觉得自己抓到了一点儿线索,他追问道:“为什么这么说?你不是有记忆吗?有身为人类的记忆。”

    陆离眸色轻闪,但声音还是很平静的:“对,我记得,都记得,只是忽然想了下,如果我没了记忆,我也会记得自己的名字。”

    谢见微打量着他,笑了下道:“记忆是没有选择性的。”

    陆离也跟着笑了下:“有。”

    谢见微说:“你没忘过,所以才会这么说。”

    陆离道:“真的有,假如我现在失去一切记忆,我还是记得自己爱你。”

    谢见微亲了他一下:“没事,你哪怕忘了,我也会让你重新爱上我。”

    陆离眸色放软,小心地在他脖颈的伤口上舔了一下:“你什么都不用做,我都会爱上你。”

    他重复道:“谢见微,我爱你。”

    谢见微笑道:“陆离,我也爱你。”

    陆离吻住他,不去想这个陆离到底是哪个陆离。

    这天之后,谢见微再没和血王陆离见过面,他和陆离的生活再度安稳下来。

    他们甜蜜恩爱,只要能看到彼此就觉得心情很好,谢见微虽惦记着血王陆离,但也不准备去招惹他,他要先陪着陆离,要让他开开心心的。

    罗伦每次过来都嚷嚷着自己牙疼,被他俩给甜得。

    谢见微说:“又没人让你来。”

    罗伦气结:“你个没良心的。”

    谢见微说:“道不同不相为谋,罗伦伯爵还是去血耀大厅享受吧!”

    罗伦哼哼道:“你这个异类,我不来看你,你就懒死在屋里了。”

    谢见微不理他。

    罗伦每次过来都给他带了大量的冷血。

    这冷血品质绝佳,口感估计比得上一般人的热血,相当美味,而且特别有营养。

    罗伦也是用心良苦。

    谢见微死心眼,只肯和陆离互换热血,但这其实对血族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

    尤其对纯血族而言,更是很难坚持。

    那对酒吧里的小夫夫之所以能恩爱几十年,最大的原因是他们都是普通血族,普通血族本身力量弱,所以索取的力量也少,往日里靠冷血就能勉强维生,不必去刻意更替新的热血。

    但纯血族力量强悍,所需的血液就更多,只是两个人互换血液估计最后都得饿死。

    而冷血对于纯血族来说又几乎没营养,喝再多但转化率不够,根本不足以供给对方的热血需求。

    好在罗伦提供的冷血品质太好,谢见微直接把它当饭吃,竟也能维持生存所需。

    他和陆离想一直在一起,就需要不停地喝冷血,然后让冷血在自己体内转化成一定比例的热血,接着供对方食用。

    这样麻烦的事,其它血族懒得做,但谢见微挺习惯的,一日三餐嘛,很正常。

    不过日子久了,谢见微还是很好奇,他问罗伦:“你这冷血从哪儿弄得?品质是真心好。”

    罗伦道:“好就喝呗,谁让你不走寻常路。”

    谢见微说:“也不好总麻烦你,你告诉我来源,我自己去”

    “快拉倒吧。”罗伦打断他的话,“这么点儿小事,哥就养你一辈子了。”

    谢见微笑骂:“滚一边去,谁是你弟?”

    罗伦嫌弃道:“我要有你这么个奇葩弟弟,早打死早省心。”

    谢见微虽和他扯了半天皮,但却没把这事给忘了。

    他向来敏锐,罗伦虽说得很自然,神态间也没流露出什么异样,但谢见微还是明显察觉到不对。

    这冷血的质量是真的有些好过头了,以罗伦的性格,估计会显摆自己从哪儿弄的,怎么弄的,竭尽全力夸自己有本事。

    但现在他却没提,诚然这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谢见微还是想查一查。

    他把这事安排下去,还没等到结果却又遇上了另一件事。

    整整两三个月,血王陆离都没见他一面,可就在今天却派人传唤了他。

    陛下召见,谢见微自然不能拒绝。

    其实最近血族领地波涛暗涌。

    一方面是苏醒的血族领地,另一方则是新兴的普通血族。

    原本纯血族和普通血族也有些许矛盾,但肯定不会摆到明面上,但现在有一个陆离存在,这些被刻意忽视的倾轧便逐渐显露出来。

    纯血族的政权在动摇,新生血族们呼吁着属于自己的独立和自主。

    虽然暂时只是一点儿苗头,但这就像是星星之火,早晚会让整个草原沦为火海。

    陆离忙,血王陆离更忙。

    他们在角逐,为了血族的未来而较劲。

    谢见微心知肚明,他其实倾向于分裂血族,将陆离和血王陆离彻底隔离,但这念头不能让任何人察觉,否则就是天大的祸乱。

    有些事必须得循循渐进,只有时间才是最好的解药。

    谢见微没能立刻见到血王陆离,他在偏殿等了会儿,约莫两炷香的时间,他进了大殿。

    三个月没见,血王陆离一如往常,衣着华贵,气度雍容,银色面具下的薄唇微扬,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我听罗伦说,你最近在在研究炼金?”

    谢见微应道:“闲来无事,打发时间而已。”

    血王陆离道:“你有这方面的天赋,愿意就多尝试。”

    谢见微恭敬道:“是。”

    血王陆离抬抬手,后面一串侍卫出来,没人都端了一个盘子:“这些是我私库里的东西,你拿去吧。”

    谢见微一看,瞳孔微缩。

    他最近是在研究“炼金术”,这东西其实就是古早版的生物化学,他之所以研究却是为了新生陆离。

    普通血族想要和纯血族抗衡,不提升自己的力量是不行的。

    虽然陆离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但是其他普通血族却实在太弱,这样悬殊的差距摆在面前,注定了普通血族很难有翻身之日。

    谢见微想改变普通血族的体质,炼金术就是突破口之一。

    但这门技术却不简单,先不提天赋问题,单单是各类药材的收集便非常困难。

    可此刻,血王陆离几乎将谢见微想要的材料全都备齐了。

    血王陆离道:“我收着也没用,你用得上便带回去吧。”

    这

    谢见微惶恐道:“这太贵重了。”

    血王陆离淡淡道:“算不上什么。”

    谢见微还想推辞,血王陆离却道:“你在炼金术上若能有大造诣,也算是对血族有益,我身为首领,理当扶持。”

    谢见微心道,我可是要挖你墙脚,你还主动递锄头,这不妥当啊陛下!

    然而血王陆离坚持得很:“这是命令,明白吗?”

    君命不可违,这样一顶大帽子盖下来,谢见微只能接受。

    血王陆离笑了下,又温声道:“来一下。”

    谢见微在大殿中,离王座远得很,血王陆离让他过去,他也只好上了台阶,走到他面前。

    血王陆离起身,从身后的侍从那儿拿过了一个冰蓝色的东西。

    谢见微一看便知道是什么,他看向血王陆离:“陛下,这冰绸之心你不是”

    “需要你的血。”血王陆离道,“随便刺破指尖弄一滴血在上面吧。”

    谢见微不明所以:“是要做什么?”

    血王陆离说:“给你做个护身符。”

    谢见微:“”

    血王陆离道:“放心吧,不是坏事。”

    他当然知道陆离不会害自己,可好生生的干嘛要弄个护身符?

    谢见微接过了冰绸之心,直接咬破指尖,挤出了一滴血,可就在血液即将落到冰绸之心上时,外头忽然传来了喧闹声。

    “伯爵大人!陛下有客,不方便见您!”

    “我有急事禀告,相信陛下能够谅解。”说话的声音是陆离。

    谢见微抬头,已经看到大步走进的陆离。

    他正眼睛不眨地盯着他。

    谢见微心一紧,本能地想把冰绸之心还给血王陆离,可意外的是,血王陆离也看向了陆离,竟没接到这东西。

    “啪嚓”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响在大殿之中。

    那冰绸之心竟落在了地上,与结实的地面相碰,瞬间碎成了几片。

    谢见微愣了愣,血王陆离眉心一拧,蓦地低喝:“出去。”

    谢见微尚不及有所反应,血王陆离却忽地抬手,竟试图把他们给赶出大殿。

    可是已经晚了

    冰绸之心碎掉后,一团团白雾径直飘出,瞬间将整个大殿全部覆盖。

    谢见微终于“想起”了自己和血王陆离的过去。

    颜柯也跟着看了一遍,他惊叹道:“这招厉害,比日记本时髦多了。”

    本来就是梦境,梦境中的回忆看起来更像是另一个梦境。

    原来谢见微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纯血族。

    他是个人类,一个被爱人背叛,沦落到家破人亡的人类。

    他满心仇恨,恨透了一切,在迷雾山涧活得不像个人类。

    大概把他流放到这里的人以为他会被吸血鬼吃掉,会变成一个丧失理智的怪物,会彻底迷失自我。

    但奇迹的是,谢见微活了下来,凭借着顽强的意志,以超乎想象的惊人智慧,在这真正的人间地狱中活了下来。

    可也已经狼狈至极。

    也许他能活着,但也别想能走出这个鬼地方,更别想着能报仇雪恨。

    但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个血族。

    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穿着华贵的黑金长袍,强大无比的血族。

    他问他:“想获得重生吗?”

    谢见微知道这是血族的陷阱,但是他想,他想活下去,想报复一切给予他痛苦的人!

    男人俯身,抬起了他的下巴。

    两人在漆黑阴暗的丛林里对视,一个是艳丽的红眸,一个是充满仇恨的黑眸。

    可此时此刻,交错的视线却似乎在相互感染。

    红眸渐渐变深,血族的帝王微微一笑,轻声道:“欢迎你。”

    话音落下,他的牙齿刺破了他的肌肤。

    初拥并不是一件痛苦的事,甚至可以说是快乐的。

    大脑逐渐倾向于空白,脑海中徘徊不散的仇恨被急速抽走,有些惶恐有些不安,可男人低沉的声音响在他耳边:“放心,你在意的事,我会帮你解决。”

    负了他的那个人,终究会不得好死。

    谢见微带着酸涩的快意,沉沦在无穷的欲|望之中。

    最后的时候,他有一瞬的茫然,好像一切不该是这样,好像他所记忆的都是错的,好像他应该

    但所有一切都在此时戛然而止。

    当香甜到无法想象的液体涌入喉咙时,谢见微再也不能思考其他的事情。

    他被身体的欲|望所支配,只想索取和获得,想要得到这强大的力量,想要贪享身体上的欢愉,想要拥抱着这个人,渴望他给予他更多。

    而他也满足了他。

    给了他一场酣畅淋漓的饕餮盛宴。

    初拥的时候吸食的热血越多,谢见微会越强悍,可是再怎样,他都是由人类转化而来的血族,是新生血族。

    即便为他初拥的人是有且仅有的一位王族,他也不可能从人类变为纯血族。

    谢见微再怎么强大也只是一个普通血族。

    一个任性的、到处树敌的、仿佛浑身都是刺的新生血族。

    可他的“父”是血族的领主,他纵容他,他便有足够嚣张的资本。

    哪怕自己是个新生血族,也可以在血族领地肆意地生活。

    谢见微忘记了一切,不记得人类的事情也不记得背负的仇恨,更加把那个深爱的人给抛之脑后。

    他是谢见微却又不是谢见微。

    他享受着血族的生活,却又在血族中迷失了自我。

    那么到底为什么他又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纯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