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元帅们同时闹离婚 > 70.chapter 70

70.chapter 70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系统防盗章, 请支持正版,个人购买比例达标后可看最新内容。  好在陆离虽然爱搞事情,但对于谋福利这事还是非常执着的。

    不用谢见微多说,他自行理解为:“想利用我来让许立死心?”

    谢见微身为情商智商的双高达人, 此刻也有些怔愣。

    他得反应几秒钟才能想跟上陆大离的脑回路。

    陆离讽刺道:“谢总对许立可真是痴心一片。”

    谢见微大约明白了,陆离认为:谢见微还爱着许立, 但是两人都回不到过去了, 尤其谢见微现在的身份实在给不了许立未来, 甚至都无法保证他的安全。谢家财大势大, 枝叶繁茂同时也树敌极多,谢见微不能有软肋,而只要他和许立在一起, 那么许立必然是他的软肋, 别人无法报复谢见微, 可是却会从许立下手,所以许立的处境会变得很危险。

    也许谢见微有能力保护好许立,但在谢见微心中,许立热爱自由, 肯定不愿居于一隅,若是要保护他, 势必会折了他的翅膀。

    谢见微想不到两全之法,所以只好违心的拒绝许立。

    而普通的拒绝很难让许立死心, 因此才要利用陆离。

    讲真的谢见微能理解到这种程度也是相当厉害了。

    当然即便理解了, 他也满心满肺都是草泥马撒蹄狂奔。

    怎么在弯弯绕绕勾心斗角的政事上, 不见陆大离想这么多?

    谢见微只好配合他道:“也不算是利用”

    陆离眯着眼睛看他。

    谢见微轻叹口气道:“我注定会有个伴侣,而你很不错。”

    陆离自嘲道:“是床上很不错吧?”

    谢见微:“”可惜他没法把床下更不错这话给说出口。

    他不出声,陆离继续自行理解:“谢总真是物尽其用,只是让我当床伴不够,还要做挡箭牌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他走近谢见微,压低声音道,“你有没有想过,我愿不愿意?”

    谢见微知道他想听什么:“不勉强你,你不愿意还有”

    “别人”这两个字没说出口,陆离已经掐着他面颊狠狠地吻住了他。

    虽然有些吃不消,但激怒了陆小离,陆大离势必会出来走一圈。

    谢见微半推半就也就从了,完事后他觉得自己需要多吃点儿韭菜补补肾。

    陆离虽然不甘心,但谢见微的确是吃定了他。

    他肯定受不了让谢见微去勾搭别人,而且他也需要更接近谢家,床伴的身份到底不如恋人来得方便,他想要真正占有谢见微,就必须把他身后的“谢家”给连根拔起。

    恋人和床伴的差距是,床伴是固定的一周一次,其他时间两人见面就是陌生人。成为恋人后,谢见微做戏做的很足,当然在陆离的眼中谢见微完全是为了刺激许立,但不得不说,这种相处方式让他很舒服。

    谢见微行动迅速,没过几天便开始物色两人的新住处:“临海住怎么样?怕潮湿的话可以考虑楼层稍高一些。”

    陆离故作不在意:“随你。”

    谢见微其实也就是问问,陆离喜欢什么他不要太清楚。

    于是他就拍板决定:“这儿挺不错,一楼二楼是客厅,三楼四楼主功能性,我们住五楼。”

    陆离嘴唇动了动,但到底是没出声。

    谢见微挺有兴致的涂涂写写:“把五楼的两个房间打通,卧室要大一些,衣帽间的位置不太好,换一下,唔,电梯放这太碍事,回头卸了换个玻璃的装在室外还有浴室小了,把旁边的小房间给砸了,合并一下”

    他自顾自说着,陆离听得心痒。

    慵懒的午后,阳光照射进温暖的书房,容貌俊秀的青年垂首在桌面上边说边写,声音动听,神态专注,仿佛他是真心在勾勒两人的爱巢,描绘着一副甜蜜温馨的美好蓝图。

    陆离坐在对面看着,体会着心脏处冰火交加的刺痛感。

    一边告诉自己冷静些,不要被他迷惑;一边又忍不住幻想,倘若这是真的,该有多好?

    哪怕谢见微对他有一丝丝真心,陆离便会停下手中的一切动作,全心全意地把他捧上天。

    但是没有。

    谢见微的心不大,装下一个许立后,其他一切都被拒之门外。

    陆离垂眸盯着青瓷杯中的翠色茶叶,神态晦暗难辨。

    谢见微布置了半天后又问向陆离:“房子的主色调用暖白行吗?”

    陆离外征战数年,在整个银河系都是出了名的铁血元帅,他本就生得帅气,一身制服加身,更是英俊如松柏,是万千少女心目中的冷酷男神。

    少女们总幻想他们的男神高冷硬派,喜欢的颜色一定是黑色,住的地方必须是冷色调,估计连内|裤她们都会幻想成深色系。

    但其实陆离最喜欢的颜色是暖白色。

    那种像阳光一样,带着温度的颜色。

    这大概和他的童年经历有关,荒星上一年中只有短短几天能看到阳光,终日待在那种阴森残酷的环境下,他看到阳光的时候,如同见到世间最美丽的瑰宝。

    所以他最喜欢的颜色就是暖白色。

    其实还有个缘由是连谢见微都不知道的。

    在荒星上,陆离第一次见到谢见微就是在一个阳光普照的日子。

    谢见微昏倒在一块光洁的石头上,阳光洒落在他身上,将他白皙的肌肤镀上一层漂亮的薄光

    陆离碰了一下,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到有温度的白色。

    ——美好的一如想象。

    陆离被谢见微接二连三地戳心窝,终于没忍住低声应道:“嗯。”

    谢见微弯着眼睛笑:“就这么定了。”

    陆离努力半天才让自己没走过去亲他。

    自从两人确定了恋人关系,谢见微几乎和陆离形影不离,而且对他毫无避讳。

    当然这是谢见微故意为之,他巴不得帮陆离快些扳倒谢家,所以各种漏洞都无声无息地摆在他面前,给他创造机会。

    陆离的行动却慢慢放缓,谢见微琢磨了一下,大概也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谢见微对陆离太好,这笨蛋又心软了。

    谢见微正琢磨着是刺激刺激他,还是考虑从另一个方向发展,结果陆离就开始“自虐”了。

    这天两人吃饭完下楼,刚好走进停车场就看到了许立。

    陆离停住脚步,谢见微也怔了怔。

    许立看到谢见微,立马上前道:“为什么要躲着我?”

    谢见微拧眉:“没有再见面的必要。”

    许立看起来颇为憔悴,大约是这几天一直在到处找谢见微,而谢见微对他避而不见,他食不知味,睡不得安,整个人都落魄了许多。

    谢见微不想再和他多说,转身欲离开,许立很激动,上前欲拉住他:“别这样,见微,别这样对我。”

    谢见微停顿了一下,有些拿不准陆离想看到什么样的“剧情”。

    许立却以为是机会,低声哀求道:“见微,我真的想你,很想你,求你了,不要躲着我不见,我每天都”

    “许先生,请自重。”陆离冷着脸上前,挡在了谢见微和许立之间。

    许立抬头看他,眼中有厌恶闪过:“你算什么东西”

    他话音刚落,谢见微开口道:“他是我的恋人。”

    许立错愕地睁大眼。

    谢见微道:“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过去的已经是过去,我现在有了恋人,请你不要再”

    “你在骗我!”许立打断他,满脸不可置信的哀求道:“我知道你在生气,你怎么可能喜欢别人?不可能的!”

    谢见微对他可没有丁点儿心软,说起狠话来毫不客气:“信不信由你,我和陆离在一起已经半年多了。”

    许立有些慌,看向陆离的视线满是怨恨:“你只是在故意气我,随便找一个人来让我”

    谢见微一把拉住陆离的领带,对着他的唇用力亲了亲,侧脸看向许立道:“还需要我再多做些什么吗?”

    许立已经面色灰白,满眼绝望。

    陆离笑了下,按住谢见微的腰,将这个浅啄的吻加深。

    许立完全按看不下去,根本是落荒而逃。

    人走之后,谢见微推开了陆离。

    大庭广众的,亲亲也就算了,还亲个没完了。

    可惜他这一推,本来心里就憋屈的陆离更憋屈了,他握住谢见微的手,把他扔到了副驾驶座上。

    谢见微眨眨眼,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妙,但为时已晚。

    两人来了半个车震摇摇乐。

    虽然车子够宽敞,但到底不适合做这种大动干戈的事。

    所以陆离没做到底,只是让谢见微射了。

    然后陆离打算带谢见微回家,可这车子大约是被摇得有些不开心,竟然打不起火了

    谢见微:“”

    陆离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谢见微看看车子里的乱七八糟,觉得在这儿等助理来有些尴尬,于是提议道:“车子先放这儿吧,我们出去走走?”

    陆离火气早就消了大半,也知道他面皮薄,所以应道:“好。”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谢见微披上。

    谢见微的衣服扣子落了几颗,这样走出去也不太好。

    谢见微穿着他的衣服,心里挺高兴,眉眼间也带了些笑意:“希望外面天气不错。”

    他们来吃饭的时候,外面有些阴云密布,天气预报也说晚上可能会降雨。

    这会儿都八点多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下雨。

    两人走出去后意外发现,不仅没下雨,天气还很不错,阴霾的云被吹散,夜空闪亮的星星额外动人。

    他们并肩走在马路边,享受着和煦的夜风,一时间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

    谢见微想和他牵牵手,可又怕自己这举动太“冒进”。

    但很快,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陆离握住了他的手。

    谢见微扬了扬嘴角,很努力别让自己笑得太明显。

    陆离问他:“冷吗?”

    谢见微努力藏着自己的情绪,道:“不冷,天气很好。”

    陆离说:“刚才是我不对。”他说的是“摇摇乐”,那时候谢见微是拒绝过的,但陆离没听。

    谢见微哪里会在意这些?别说陆离心疼他根本没做到底,即便做完了,他也不会因为这些事气他。

    他在性事上没陆离想得那样古板,只是他不敢在这方面纵容他,鬼知道一纵容,这家伙会“不务正业”到什么地步。

    两人的气氛意外的和谐,也许是这几天相处得太好,也许是夜色太美,总之陆离心头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仿佛只要这样牵着谢见微的手走下去,谢见微便会属于他。

    真真正正的,身心都属于他。

    时间是非常强大的,总有一天可能总有那么一天,谢见微会忘记许立,会看到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他,会将一颗心重新打开,把他放进里面。

    陆离觉得自己在妄想,但人总是贪心的,哪怕身处在狂乱的暴雨中,也会希望下一瞬能看到美丽的彩虹。

    他稍微想一下,只是想想,应该

    突兀地一声闷雷乍起,本来清朗的天空因为这巨响而密布了乌云,星月被遮挡,让夜风带上了森然寒意。

    陆离心脏咯噔了一下,死死看到眼前的一幕他大脑和心脏几乎同时炸裂,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汽车的鸣笛声刺耳欲聋,谢见微倒在一片血泊中。

    而本该躺在那里的许立一脸的惊慌失措,他惊叫道:“见微!见微你你不能死”

    谢见微为了救许立,连命都不要了!

    陆离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他抱起面色霜白的男人,闻着刺鼻的血味,整个思绪一片空白。

    他得不到谢见微,永永远远都得不到他。

    谢见微从梦中惊醒。

    颜柯道:“发生什么事了?”

    谢见微在眉心按了按,声音有些沙哑:“我为什么会出来?”

    颜柯道:“是磁场的自我保护,你在梦中受到刺激,会立刻回到现实中。”

    谢见微眉心紧拧,轻声道:“我这就回去。”

    颜柯问他:“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能让谢见微的精神受到刺激,那必然是很严重的事。

    谢见微顿了下后慢慢说道:“我看到陆离被车撞了。”

    但那人明明是许立!

    一袭黑色军服,肩上扛着一排星,眉眼英俊,微扬的嘴角带着些痞气的男人一把握住他的腰:“再亲一次。”

    说完他便不由分说的俯身吻下,而且不是前三次的浅尝辄止,而是冲开牙关,勾住舌尖,如同横扫千军般,强势而又热切,饱含着浓浓的爱意和强烈的独占欲。

    谢见微闷哼一声,按住他胡来的手:“陆、陆离。”

    他轻颤的尾音让男人动作越发热烈,声音也性感缠绵:“一会儿就好。”

    三个小时后,谢见微看看满是褶皱的军装、凌乱的桌面、还有自带清理功能的沙发

    去他妈的一会儿。

    不过总算把人哄走了。

    下午在弗洛星有个重要军事演习,即便是元帅号,在最高时速下想从帝都星准时抵达会场也至少得用两个小时,陆离是不得不走。

    谢见微缓了口气,撑着站起,他虽然是帝国认证的s极优秀体质,但和陆离那sss级的变态还是没法比。

    折腾了几个小时,元帅大人衣冠楚楚地去了另一个星系,谢军师却腿软的站不起人和人不能比,一比要炸。

    歇了会儿,谢见微去浴室冲了个澡,换好衣服后他出了元帅府。

    帝都星正直盛夏,正午的阳光耀眼夺目,金子般的光芒落下,带起一阵阵能烤化整个世界的热浪。

    等在元帅府外的白昀觉得自己也快晒成人干了,但好在几分钟后,那修长俊雅的身形终于出现。

    早在联邦时代,谢家三公子谢见微便已享誉银河系。

    他出身尊贵,父亲是议会议长,母亲是礼法大臣,两位哥哥也都位居高官,无论是谢家还是母族沈家都是银河联邦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谢见微一出生便备受瞩目,因为他是极为罕见的精神力鉴定被评为sss的人。

    这意味着他成长起来后会有着过人的智慧和超凡的逻辑思维能力以及强大的统率力。

    更加夸张的是他还有着s级的体魄,可谓是文武双全。

    而他也不负所望,年仅七岁便展现了震惊世人的才能,十二岁便从帝都星最高学府毕业,同年入联邦研究院,跟随杨教授参与“战神”号的研发,并在两年后提出了反控力提能论,解决了困扰银河联邦数十年之久的能源问题

    十八岁他成为银河联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级院士。

    十九岁,他的名字被作为首创者而永远印在了“战神”号的左胸。

    三年后联邦瓦解,外族入侵,银河系民不聊生,而此时谢家爆出与外族勾结的惊天丑闻,在民众的愤怒下,这座苍天巨树轰然倒下。

    本以为谢见微也会在这次变动中销声匿迹,但又是两年,从偏远的67865星系,一支不具名的军队异军突起,横扫邪恶的百肢人,短短半年便收复了沦陷的三个星系!

    一年后,这支部队的领袖,陆离之名响彻银河!

    战神陆离,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而“战神”身边,永远站着一位俊雅如松,安静似竹的青年,他正是消失已久的谢家三公子——谢见微。

    没有人知道谢见微是如何与陆离相遇,更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相爱,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是他们拯救了全人类,是他们击退了外敌,是他们重建了银河系!

    白昀并未与谢见微对视,他双腿并拢,规规矩矩地行了个军礼。

    即便在帝国建立后,谢见微放弃了一切职位,选择留在元帅府内做“元帅的爱人”,但白昀也永远记得在那无数场战役中,永远冷静的分析着战局,带领他们从险境突围,给予他们无数荣耀的谢军师。

    陆离是他们的灵魂,而谢见微是他们的信仰!

    所以无论何时,无论自己是什么身份,见到谢见微,他都会向他行礼。

    哪怕上将之上只有元帅,而元帅只有一人。

    谢见微拧了拧眉:“注意身份。”

    白昀道:“是!”

    谢见微扫了他一眼,没再多说,他抬脚上了飞行器,面色沉然:“去后院。”

    “后院”是帝国研究院的后院,这是一个暗语,研究院本身已经是极为隐蔽的存在,而这个后院则是更加隐秘的地方。

    这是帝国的核心,是元帅的私人领域,这里研究的东西一定是最尖端的,但却不一定是能够为人所知的。

    谢见微自然知道后院的存在,可自从帝国成立,他便从未来过这里,哪怕陆离多次邀请他,甚至要将整个研究院都交给他,谢见微都推拒了。

    但现在,他却故意支走了陆离,独自一人来了这地方。

    如果送他来的是别人,大概会疑心他和陆离不睦,两人要出大事。

    但白昀绝对不会有这方面的疑虑,因为这是谢见微,是他们所有人的信仰,包括元帅大人。

    谢见微虽然是第一次来“后院”,但却没有丝毫陌生,毕竟设计图是他画的,即便从未踏足,但对于整个基地的布局早就了熟于胸。

    一路上遇到的研究员都低眉顺眼,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没有谁会多看一眼。

    谢见微径直向前,通过了数道安检,直接进到了基地最深处。

    最后一道门,白昀没有权限。

    谢见微侧脸对白昀道:“你先出去。”

    白昀向他行礼:“是!”

    谢见微独自站在紧闭的银色大门前,安检系统对着他全身扫描,核对基因值后,缓慢敞开。

    与外面的明亮相比,内里一片漆黑,谢见微却丝毫不意外,他大步走进,虽神态不变,但瞳孔却急速缩了缩。

    随着他的进入,门内豁然明亮,在一台机器前忙碌的青年抬头,看到他的瞬间,整个表情都呆滞了:“阁、阁下”

    青年哆哆嗦嗦地说不全话,谢见微扫他一眼,声音低沉:“胡闹!”

    青年吓得差点没跪下:“我、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谢见微没理他,他面上一片霜寒,抬眼望去,看到那圆柱形容器中浸泡着的男人。

    那是一个未着寸缕的男人,剑眉星眸,宽肩窄腰,赤luo的身体展现出慑人的力量感——毫无疑问这是一具非常完美的身体,而且谢见微非常熟悉。

    毕竟两人同床共枕十年之久,对彼此的身体可能比对方都要熟悉。

    这是陆离,却又不是陆离。

    因为他只是一个复制人。

    是陆离创造出的“陆离”。

    谢见微深吸口气,别开视线后扫视了这实验室里的一圈人。

    都是生面孔,而且很年轻。

    复制人不是什么高端的技术,谢见微十二岁就能独立解析这项生物科技,所以根本没必要请什么专业人员。

    但是这个实验室却在后院的最深处,受到了重重保护。

    原因?只是因为这个复制人是帝国的军统元帅,是人类的英雄,是他的爱人。

    谢见微捏了捏眉心,翻看了一下实验记录后神色越发冷凝。

    果然如此。

    陆离的人格开始产生隔层。

    他的记忆不再互通,人格独立性增强,而这些陆离都想要变成不同的个体。

    谢见微离开后院,上了白昀的飞行器后按下了一串数字。

    一个样貌妍丽的青年出现在荧幕上:“大人!”

    谢见微直接问:“进度如何了?”

    青年道:“元帅大人的情况比较特殊,不是一般情况下的精神分裂,我”

    谢见微打断他的絮叨:“两个小时,给我方案。”

    青年眨眨眼:“这这”他反应过来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谢见微道:“他已经在制作复制人了。”

    青年惊讶道:“元帅大人的记忆隔层了?”

    谢见微点点头说:“晚上他应该会收到消息,在这之前我要结果。”

    青年面色凝重下来,他谨慎开口:“也不必这么急吧即便是分开了身体,但元帅大人”

    谢见微狭长的眸子眯起:“他怎样我都可以接受,但唯独不能伤害自己。”

    独立出去的人格在想什么以及那复制人隐藏的秘密谢见微一清二楚。

    他要杀死自己,杀死另一个自己。

    谢见微绝对不会允许陆离有任何危险,哪怕这个危险是陆离自己制造的。

    听到这话,青年神色凛然,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道:“其实有个方案,只是不太成熟”

    谢见微:“说。”

    青年道:“大人你有着罕见的sss级精神力,理论上是可以干扰别人的精神力”他顿了下,一口气说道,“我可以模拟出合适的磁场,让你的精神力与元帅大人的精神力接触,这样一来,你就可以直接面对他的不同人格,找到分裂的症结所在。”

    谢见微也没做什么,估计是“神的意志”全都眷顾到他身上了,被撞成那样,结果不痛不痒,吃嘛嘛香,待了一个礼拜后,他还开始痒。

    心痒,那儿也痒。

    陆离这几天对谢见微来说,简直可爱爆了!

    就像个摇着尾巴的大号狼犬,实心实意地围着他转,不傲娇之后,那双黑眸中满溢的浓郁感情,甜得齁人。

    谢见微心里热烫烫的,一点儿都不介意给他点儿福利。

    于是亲亲抱抱,两人就在病房里止了止痒。

    完事后谢见微觉得有些爽大发了,脑袋晕糊糊的,半天缓不过神。

    结果这模样把陆离给吓得不轻:“阿微?”

    谢见微不出声。

    陆离一把将他抱入怀中,小心地碰了碰他腰间已经淡不可见的伤口,拧眉问道:“弄疼你了吗?”

    谢见微被他按得闷哼了一声:“不痛。”

    听到他说话,陆离放了心,又说道:“还是不要做了,等你身体好了”

    谢见微把脸埋在他胳膊间,含含糊糊地说道:“不疼,只是”

    陆离没听清:“嗯?”

    谢见微道:“太舒服了。”

    陆离:“”

    谢见微不仅心里烫,脸上也快烧起来了。

    陆离掰正他的脸,看到他泛红的面颊和闪烁的眸子,只觉得大脑被电了一下,然后嗯把人给操|哭了。

    谢见微在医院住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陆离的确是在不遗余力地帮他“恢复记忆”。

    可惜这记忆全都是歪的。

    谢见微问他:“我们是怎么相遇怎么相爱的?”

    陆离当然不会说自己只是他的床伴按摩|棒,他张口就是:“我对你一见钟情,追了三个月你才接受我。”

    谢见微笑道:“追了这么久?”

    陆离弹他鼻尖:“你一开始不喜欢男人。”

    谢见微睁大眼:“我不喜欢男人吗?”

    陆离黑眸深处闪了闪:“你喜欢?”

    谢见微何等机敏,他不着痕迹地说道:“不知道,但是我喜欢你。”

    陆离眼中蔓延出笑意。

    谢见微吻了吻他道:“你是男人也好,女人也罢,反正我只喜欢你。”

    这话暖得陆离心里发慌,但他开口说的话却全是戏谑:“我要是女人,你这儿可就没人止痒了。”

    谢见微最见不得他这样笑,真心是帅得一塌糊涂,所以他亲着亲着就开始胡来。

    后头谢见微还问了很多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陆离的话里四分真六分假:“你父母都去世了,是被奶奶养大的,不过出事前你告诉我谢奶奶在国外疗养,所以一时半会儿见不到她。”

    谢见微又问他:“那我是做什么的?”

    陆离笑道:“你可厉害得很,继承了谢氏,打造了国内屈指可数的大财团。”

    谢见微皱皱眉,顺势道:“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说着他又有些不安道,“这么大个摊子,我怎么管得了?”

    陆离慢慢地抚摸着他的后背,不动声色道:“别急,这不有我吗?”

    谢见微眼睛一亮,满是信赖地看向他:“阿离,你一定得帮我,我什么都忘了,哪里还会经营谢氏?”

    陆离眼睛深处轻轻闪了一下,但还是顺着说道:“放心,我会帮你。”

    之后谢见微签了不少文件。

    陆离也许是在试探谢见微,所以连文件内容都没遮掩,谢见微但凡稍微有点儿记忆,看到这些文件估计都会大发雷霆。

    这完全是让他把整个谢氏拱手让人,将自己几百亿的资产全部交给了陆离。

    别说两人之前的糟糕关系了,即便他们真的是浓情蜜意的情侣,有记忆的谢见微也不会这样做。

    但现在,谢见微全然信任陆离,连半点儿犹豫都没有的签了字。

    陆离死死盯着他握着钢笔的手,心里翻涌的情绪复杂又矛盾。

    一方面他安心了,没了谢氏,谢见微即便恢复了记忆也绝不可能从他身边离开。

    另一方面他更不安了,做下这些事,等谢见微想起了一切,一定会恨死他。

    别说爱了,谢见微只会想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