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元帅们同时闹离婚 > 102.听说你要跑(完)

102.听说你要跑(完)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系统防盗章, 请支持正版!个人购买比例50%后可看最新内容。

    谢氏财团这位年轻的掌舵人向来大方,分手时尤其大方。

    上百万的车子, 几百万的房子,还有不菲的现金, 这样的大手笔足够普通人逍遥一生。

    陆离也有所耳闻,在他认识谢见微一个周后, 他的朋友便提醒过他, 但陆离没当回事。

    那时候他以为自己不会爱上谢见微, 后来他爱上了又认为自己会是个例外。

    昨晚能够留下,今早上的暧昧互动, 都让陆离认定, 自己是不一样的。

    哪怕谢见微薄情, 但对自己也许是动了心的。

    可现在……

    从柔软的云端衰落, 一头扎进荆棘地狱的滋味,真不好受。

    陆离面无表情。

    谢见微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分手费?

    谢见微虽然预料到这梦境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但也没想到会操|蛋到这地步。

    看这情形,“他”应该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了, 这么渣的人设, 他是真没想到。

    谢见微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拿……”

    他只说了一个字,脑袋里兀地闪过颜柯的话:“大人,你要配合, 配合懂吗?”

    操!涵养再好, 谢军师也想骂人了。

    他难道真要演一出翻脸无情, 下床给钱的渣男?

    谢见微抬头看看陆离,非常认真地看着他。

    陆离的情绪藏得很深,但谢见微还是能够清晰地分辨出:这大混蛋是真的认定了这是分手费。

    他认定了,就得演下去。

    否则就会被赶出梦境,赶出去倒也没什么,重点是怕这大混蛋再分裂出几个小混蛋……

    想想那一窝子自相残杀的陆混蛋,谢见微妥协了。

    治病要紧,其他靠后。

    谢见微敛了情绪,漫不经心地扫了眼陆离:“拿着吧,车子是你喜欢的颜色。”

    陆离的眼睛一片漆黑,他薄唇紧抿,声音艰涩:“什么意思?”

    谢见微轻笑了一声,撑着下巴看他:“陆离,你是个聪明人。”

    陆离执拗地盯着他:“我不懂。”

    谢见微走近他,在两人距离极尽时,他忽地伸手,一把拽出了他的领口,两人的身高差瞬间消失,谢见微也盯着他,那冷情的唇微扬,他嗤笑道:“都是成年人了,别纠缠不休,好聚好……”

    话没说完,陆离蛮横地吻住了他。

    这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双唇之间的折磨,蔓延而出的铁腥气也遮不住覆盖了整个心脏的剧痛。

    谢见微又开始心软,但想想颜柯的话,他狠下心肠,毫不客气地甩了陆离一耳光:“够了!”

    这声厉喝让陆离整个人都怔了怔,而谢见微身后的西装男也已经快速上前,掏出了武器:“陆先生,请自重!”

    谢见微面如寒霜。

    陆离半晌都回不过神。

    谢见微想了下,缓慢说道:“别惹恼我。”

    他漂亮的眼睛里别说是情意了,根本就满是厌弃。

    陆离恍如从梦中惊醒,溢满了整个胸腔的浓浓爱意在此刻发酵腐烂,在绝望和痛苦的侵蚀下慢慢成了刻骨的恨意。

    谢见微没有心。

    昨晚的亲昵是宣判死刑前的最后晚餐。

    过去的三个月对他来说只是一场玩乐。

    他不是他的例外,他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床|伴。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毫无留恋。

    巨大的痛苦在脑中爆炸,陆离死死盯着谢见微,浓郁的恨意侵染了嗓音,他一字一顿道:“谢见微,你会后悔的。”

    谢见微:“……”

    他虽然心疼得一颤一颤的,但后悔还真不会,他现在还没被陆离从梦境中赶出去,就说明他“配合”得挺好。

    虽然从没干过这么渣的事,但咱们谢军师不是一般人,干一行像一行,演个渣受也入木三分。

    陆离当然不会收下“分手费”,他带着恨离开,显然会卷土重来,报复谢见微。

    谢见微生怕他不报复自己,所以还特意托人把“分手费”再给他送去,多刺激几次。

    智商高的人都这样,特别擅长举一反三。

    演完戏,谢见微开始搜集资料,看着手上的信息,他也是哭笑不得。

    陆离倒是不会亏待他,在梦里也给他安了个高高在上的身份,大财团的掌舵人,从小锦衣玉食,能力卓群,年纪轻轻便继承家业,且发扬光大,成了足以撼动一个国家的世家之一。

    也许是出身太好,什么都唾手可得,所以“谢见微”冷情薄幸,只看重金钱和权利,对于感情没有丝毫信任。

    但身为这样一个王老五,谢见微身边莺莺燕燕实在不少,谢总又不是个会亏待自己的主,所以看上眼就收了,收了就养着,腻了就散,薄幸之名更是名扬在外。

    不过这些床伴都是女人,陆离是唯一一个男的。

    谢见微和陆离的相遇还挺浪漫。

    三个月前谢总半夜从会所出来,他之前嫌烦把助理和司机都赶走了,如今玩够了,正打算联系司机,结果陆离停了车子,车窗划下,问他:“送你一程?”

    朦胧夜色,谢见微喝的不少,竟也没多想,跟他上了车。

    陆离问他:“家在哪儿?”

    谢见微随口说了个地方。

    陆离意外道:“我们住一个小区。”

    谢见微的房产多了去了,这地方当然不是家,只是因为距离近。

    陆离却不知道,还以为两人真有缘。

    车子驶入停车场,陆离又对谢见微说:“我送你上去吧。”

    谢见微点点头说道:“二号楼,二十七层。”

    陆离更加意外了:“我们还是邻居。”

    这个小区一共二十八层,最顶层是复式结构,二十七和二十八相连,所以二十七就是最高层了。

    因为占地面积大,所以一楼一单元,一单元是双户。

    谢见微也挺意外:“真巧。”

    他喝了酒,走出电梯时脚下一晃,陆离伸手扶住他。

    谢见微对他笑了笑:“今晚真是多谢你了。”

    陆离被他笑得心一颤。

    谢见微按了指纹开门进屋,陆离虽有些遗憾,但也觉得该点到即止,毕竟谢见微是个直男,他看得出。

    如果只是这样,那又何来之后的一场孽缘?

    谢见微虽然是这房子的主人,但却住了没几次,即便有人定期打扫,可估计是收拾的人以为谢总早就忘了这小地方,不会来这儿,所以偷懒了,竟没及时交上水电费。

    谢见微冲凉到一半,没水没电了。

    他顶着一身泡泡,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兜头骂了一通后,助理急急忙忙赶过来。

    但再怎么快也有时间,谢见微想了下,竟然披了件睡袍便去按了隔壁的门铃。

    陆离出门看见他的时候,是真倒吸了口气。

    谢见微本就生得极合他胃口,如今这美人出浴,水滴沾身的模样,勾得他差点推了他。

    谢见微道:“能借用一下浴室吗?”

    陆离心道:别说浴室了,我这个人都可以借给你。

    当然他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进来吧。”

    谢见微冲了个热水澡,出来后清醒了一些。

    陆离给他倒了杯醒酒茶。

    谢见微喝了口后,忽然抬头:“你喜欢男人?”

    陆离怔了一下。

    谢见微勾唇笑了下:“在车上的时候,你就一直在看我。”

    陆离喉结耸动了一下:“知道我喜欢男人,还这幅模样闯入我家?”

    谢见微走近他,抬手环上他的脖颈,弯着眼睛笑:“和男人做|爱舒服吗?”

    陆离没说话,只握着他的腰吻上了他的白皙的脖颈。

    显然是舒服的,要不然谢总也不会让他操了三个多月。

    谢见微看看这资料,嘴角轻扬着,笑的是这一份似曾相识。

    现实中,他和陆离的相遇也类似如此。

    虽然不是邻居,却是那颗荒星上唯一的两个人类。

    陆离和他一起洗澡的时候,勃|起了。

    谢见微问了相似的话,做了差不多的事。

    当然在现实中的谢见微是喜欢陆离的,所以才勾引他。

    不过似乎在陆离的潜意识里,他那做法很轻浮?所以才会有梦里这薄幸冷情,渣中之渣的谢总?

    谢见微扬起的嘴角落下,摩擦着这古早的纸张,若有所思。

    几天光景过去,谢见微已经熟悉了这个梦境。

    这儿有些像前阵子风靡的一款虚拟游戏,背景是几千年前的地球时代,那时候人类还没走出太阳系,对于外星开发一窍不通,完全局限于这个窄小的母星上。

    他和陆离也曾去游戏里体验过,看了看几千年前的风土人情。

    陆离估计是对那儿印象不错,所以勾勒了这样一个梦。

    谢见微短时间内搜集了大量的信息,甚至完全将整个谢氏财团的经营运作都了然于胸。

    这一看之下,他很容易就看出了猫腻。

    谢氏财团看着恢弘,其实内里腐朽,稍一不慎,便是大厦将倾。

    谢见微自是有能力让它坚若磐石。

    但没必要。

    谢见微琢磨了一下,决定让谢氏快些倒台。

    这样陆离也能早些来报复他。

    谢见微想到这里不禁失笑: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他的陆大变态。

    两人分开的第七天,谢见微浑身燥热,不可言说的地方难受得快疯了。

    这身体是怎么回事?!

    许立连忙向谢见微介绍自己的姐姐。

    谢见微对他的家事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只是两人碰面了,尤其是在陆离面前相遇,所以该怎么处理他得认真考虑下。

    他不动声色地瞥了眼陆离,结果刚好被逮住,两人对视,陆离面露讥讽。

    谢见微心下了然。

    看来陆离已经知道许立的存在。

    既然知道了,就只能配合演出。

    但怎么配合也是门学问。

    从资料上来看,许立是谢见微的心头白月光,可是却被伤到了,所以见面后应该是爱恨交加。

    因此他不能给许立好脸色,可是也不能太遭,这神态要带着恨和放不下的爱。

    仔细想了想,谢见微发现这难度是真不低,相当考验他的综合素质。

    许立是一门心思地讨好谢见微,此刻遇上了,自然是不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见微,我能坐你旁边吗?”

    谢见微立马说道:“不行!”

    这反应针对他个人性格而言,已经是相当激烈了,所以熟悉他的蒋茗茗明显怔了下,有些意外地看着他们。

    陆离生硬地别开视线,只是一双眸子暗沉沉的,连一点儿光都透不进去。

    许立面上有些尴尬,他有些委屈地小声说:“我……该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

    谢见微只想把他人道毁灭,但基于治病的第一原则,他耐着性子道:“许立,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

    “你根本还喜欢我!”许立冲动道。

    他这话一出,蒋铭和陈清明显傻眼,陆离捏着刀叉的手关节已然突起。

    许立的姐姐一把拉住了自己的弟弟,她打了个圆场道:“小立太激动了,冒犯了谢总还请海涵。”

    谢见微看都不看许立,只是他站直的身体也有些不自然的僵硬。

    许立还想再说什么,但他姐姐却将他拽走:“好了,别打扰谢总和朋友聚会。”

    许立不甘心,但显然他是有些怕自家姐姐的,所以没再说什么,只是拿一双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谢见微。

    谢见微冷着脸坐在位置上,虽未言一语,但却再没拿起过刀叉。

    他这模样,蒋茗茗也识趣地没再出声,一顿饭四个人,全都各想各的。

    谢见微待得那叫一个不自在,演戏这玩意,演一会儿行,演久了简直折磨。

    尤其他极度缺乏代入感,许立这种矫情的白眼狼人设,放他那儿活不过三天光景,更别提会爱上他了。

    虽然他也照顾了陆离挺长时间,但陆离和许立相差不要太远。

    陆离那小性子,认定他后就像找到伴侣的狼一样,忠诚又死心眼,根本不用怀疑他会背叛他。

    而且陆离也不会利用他,这家伙最渴望的大概就是谢见微能依赖他,所以别说利用谢见微,估计谢见微帮他多了,他都浑身不自在。

    本来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尤其他爱人还是个真“西施”,两相对比之下,谢见微简直膈应死许立。

    偏偏许立还一直盯着他,时时刻刻都想扑上来表白。

    谢见微维持了一会儿“错综复杂”的表情之后,实在撑不住了,索性起身,说了句:“你们慢用,我去下洗手间。”

    他这样离开,陆离的眉眼间更是一片阴霾。

    他可不会以为谢见微是懒得演戏,他只以为谢见微是落荒而逃。

    谢见微去了洗手间,拧开水龙头后洗了把脸,冷静了许多。

    他得好好想想怎么处理许立这事。

    如果陆离不知道他的存在,那么让他意外消失就不算什么事,但现在陆离知道了,他又演了这么一场戏,那许立就不能死。

    本来就是白月光了,再死掉的话,这“月光”得在他心底照耀一辈子,还有没有释怀的可能了?

    但不死的话,要怎么处置许立?

    陆离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谢见微透过镜子瞥到了陆离的身影。

    他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

    陆离抱胸靠在门边,凉飕飕地来了句:“没想到谢总也有这样狼狈的时候。”

    谢见微知道醋坛子要打翻了,不过打翻也好,自家醋坛子也是西施牌醋坛,比外头那个白眼狼好太多。

    他转身陪他演戏:“你想太多了。”

    陆离冷笑一声:“真没想到三年前的谢见微还是个痴情种。”

    他明晃晃地把事情撂出来,“谢总”自然要恼羞成怒:“谁准你查我的私事了?”

    陆离看着他这犹如被踩中尾巴的震怒模样,只觉得心脏里冰水倒流,沁得人理智全无:“还用查?你瞎了眼地看上一个人白眼狼,还以为能瞒得住人?”

    谢见微猛地眯起眼睛:“你早就知道了。”

    陆离见他没有丁点儿要反驳的意思,更觉得自己可悲可笑,说的话也越发不中听:“是,早就知道了,第一次操|你的时候就知道了!”

    谢见微当然是不信的,不过得装信,他低喝出声:“你闭嘴!”

    陆离上前,迫他倒退到洗水池的方寸之间:“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

    谢见微抬头看他,毫不客气道:“你很清楚不是吗?”

    他这话彻底激怒了陆离,他伸手勒住谢见微的腰,气极反笑:“床|伴?替身?”

    谢见微隐约有些知道这大混蛋想干嘛了,索性一演到底:“对!”

    “好好好。”陆离眼中充血,显然是快气疯了,“谢见微你……”

    他话没说完,外头忽地传来了脚步声。

    陆离眸色一沉,拉着谢见微便进了洗手间的隔间。

    外头传来了许立的声音:“见微?”

    他显然是看到谢见微离了座,想来找他私下里再好好谈谈。

    谢见微被陆离压在隔间的墙壁上,动都动不得。

    陆离听到许立的声音,面色更是阴沉到了极点。

    许立还在那儿自说自话:“我知道你在这儿,我也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有些话我真的想告诉你。”

    谢见微根本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这隔间不算小,但陆离整个贴在他身上,气息也扑在他耳边,两人这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谢见微努力让自己不起反应就已经很辛苦了。

    许立继续说道:“我很后悔自己当年离开了你,我那时候真的吓到了,其实我不喜欢那女人,只是觉得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不正常,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女人的,所以找了她……可其实我不爱她,我和她在一起整天都在想你。见微,离开你后我才发现,你对我真好,没人能比你对我更好了……”

    “我知道你这些年身边有很多人,但是我也知道你只是和他们玩玩,你不是对谁都好,你只对我好,你照顾了我四年,我……”

    听着他话中的“和他们玩玩”、“只对我好”、“照顾了四年”,陆离是真的感觉脑袋嗡嗡作响。这些话像一根根带着倒钩的尖刺,全都扎进他血肉里,扯出一片血淋淋。

    陆离再低头看看神色恍惚的谢见微,更认定许立说的没错,谢见微浪荡三年,却始终有个忘不掉的人。

    而现在,这个人回来了。

    可能现在谢见微因为骄傲不肯接受他,但这只是时间的问题,用不了几天,谢见微迟早会原谅许立。

    到时候他怎么办?

    他连床|伴和替身都不是了。

    他连见他一面都没机会了。

    陆离知道自己疯了,对这样一个男人倾付这么多感情,其实早就已经疯了。

    可是没办法,从一开始就是错,步步错,处处错,如今已经无法挽回。

    许立还在絮叨着和谢见微“当年的美好回忆”。

    而谢见微正在努力地克制自己别去吻自家神经病老攻。

    结果陆离一低头,看到谢见微这隐忍的模样,瞬间被点炸了。

    他们情深义重,他们□□,他算什么?他妈的他到底算什么东西!

    陆离恶狠狠地吻住了谢见微的唇,抬手掀起他的衣服。

    谢见微适当性的抗拒了一下:“你……你要……”

    陆离贴在他耳边威胁他:“想不想让他看到你这幅模样?”

    谢见微面露惊慌之色,他当然不想让许立看到,许立算个什么玩意?

    不过很快谢见微就反应过来了,陆离怎么可能让别人看到他衣衫不整的模样,这也就是嘴上说说。

    只是这一瞬间的慌乱已经彻底惹毛了陆离。

    他本来没想做到底,可现在却想狠狠地报复他。

    让他在自己的心爱之人面前狼狈不堪,让他听着自己与爱人的点点滴滴却沉沦在其他人的身下……

    这种病态的行为无法满足他空荡荡的心脏,但是却衍生了一种难以描述的快感。

    得不到他,就毁了他。

    谢见微开始还假装反抗,后头从的不要不要的。

    在现实中,谢见微抹不开面,对于陆离的“荒唐要求”总是严词拒绝,可如今在梦里就没太多顾忌了,反正只要陆离不想,就绝对没人会发现他们做的事。

    毕竟这只是一场梦。

    外头的许立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反正谢见微是顾不上了,他眼里心里全是陆离。

    情到深处,他整个人都挂在陆离身上,实在没忍住,低声说了句:“……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