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我的男友是厨神 > 63.第六十三章 一炮打响

63.第六十三章 一炮打响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刚进饭店, 便看见田橙和女服务员梁小芬在前台咬耳朵说悄悄话, 田橙笑得有些暧昧,梁小芬脸上有些红晕, 看见孙佑宸来了,赶紧站直了身体,亲昵地叫他:“宸宸来了啊, 我去帮你端菜。”

    “不用了,我自己来。”孙佑宸听她这么叫自己, 觉得有些别扭, 田橙这么叫自己, 他就忍了, 但是他跟梁小芬并不熟, 而且她比自己也没大两岁, 这么叫就更怪异了。他并不想让梁小芬帮自己, 想自己去, 但是被田橙拉住了:“你等等。”

    孙佑宸抬起眼睛看着她:“怎么了,橙姐?”

    田橙压低了声音说:“跟你打听个事, 你哥没女朋友吧?”

    孙佑宸心里打了个突, 没有正面回答她, 而是问:“怎么了?”

    田橙掩着嘴嘻嘻笑了一会, 对他说:“你觉得小芬姐对你怎么样?”

    孙佑宸何其敏锐, 梁小芬莫不是喜欢上奚川了吧?肯定是!他心一沉, 恹恹地答:“就那样吧。”

    田橙不满地说:“什么就那样啊, 小芬对你还不好啊?每次给你端菜盛饭,她知道你们家的情况,她要是跟奚川在一起了,对你来说再好不过了,她肯定是个特别好的嫂子。而且东北那边的人特别讲义气,不会做无情无义的事的。”

    孙佑宸心情本就不好,又听见她说起自己的隐私,越发觉得不爽了,便面无表情地说:“我又不会一辈子都靠我哥。”而且他从来都没让梁小芬帮过忙,都是她抢着做的。

    田橙察觉到了他的不高兴,笑着说:“那当然,你这么厉害,以后上完大学肯定比你哥挣得还多。”

    梁小芬爽朗的声音响了起来:“菜好了,奚川说今天中午的菜是红油兔丁,我还从来没吃过,闻起来好香,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她还做了个深呼吸状。

    吃兔肉是川人的偏好,能把兔肉吃出几十种不同的花样来。红油兔丁算是凉拌菜,兔肉煮熟后放凉切丁,拌上炒香的豆瓣酱和红油等调味品,加上炸花生,浓香四溢。虽然红油兔丁看起来令人食指大动,孙佑宸此时却没什么食欲,他看着梁小芬将碗放在前台桌上,然后转身去给他盛饭,孙佑宸赶紧说:“我自己来!”

    梁小芬回头看着他,点了点头:“行,你自己盛吧,有什么需要再跟我说。”说完就进厨房了。

    孙佑宸心里五味杂陈,他也去厨房洗手,看见奚川,第一次没有主动和他打招呼,倒是奚川先叫的他:“佑宸来了?”

    孙佑宸点了点头:“嗯,川哥。”

    奚川虽然在忙,却听出了孙佑宸情绪的低落:“怎么了?学校里发生什么事了?”

    孙佑宸在水龙头边洗着手,说:“没有。”

    “不是考试考砸了吧?没关系,还没到高考呢。是不是最近学得太累了?明天我调休,带你出去玩吧,好好放松一下,这种天最适合春游了。”奚川笑着说。

    梁小芬赶紧插话进来:“你们要去哪里玩啊,带我去吧?”

    奚川看她一眼,说:“对不起,不太方便。”

    孙佑宸听见这话,心情瞬间明朗了些,他听见奚川又说:“我们要去扫墓。”

    梁小芬表示理解地点头。

    孙佑宸的心情又低落了下来,如果不是陪自己去扫墓,他可能就答应梁小芬同行了吧:“晚上回去说吧,我先去吃饭了。”

    下了晚自习回来,孙佑宸没像往常那样洗澡做题,而是躺在沙发上发呆,他今天上晚自习都没静过心,心里想的是奚川要谈恋爱了,或者可能要恋爱了,要是真的,以后自己怎么办呢,安安静静做个乖巧的弟弟,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两口子秀恩爱?奚川平时对自己的细心和温柔肯定会加倍转移到女朋友身上去吧,自己对他来说,也就无所谓了吧。也是,还有两个月就要毕业了,到时候自己也成年了,跟他没什么关系了,到时候就各奔东西吧,自己也不能总拖累他、妨碍他。孙佑宸在沙发上蜷缩了起来,搂着抱枕,背朝着门,一动不动,陷入了无边的寂寞和沮丧中。

    奚川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孙佑宸在沙发上躺着,校服也没换,看来还没洗澡,连他进来都没动一下。这是睡着了?他走过去,抬手在孙佑宸屁股上拍了一下:“喂,别这么睡,会着凉的。”

    孙佑宸如遭电击一样猛跳起来:“川、川哥,你回来了?”他的脸慢慢有些发烫,刚才奚川打他屁股了。

    奚川其实就是觉得那儿肉多一点,拍起来不会痛,所以才拍的屁股,他仔细看着孙佑宸的脸,确实有些沮丧,便放缓了语气问:“你怎么在这儿睡了?是不是想着明天要去祭扫,所以觉得难受?”

    孙佑宸抬起头,眼巴巴地瞅着奚川,伸出手去拉他的手:“你陪我坐会儿吧。”

    奚川看着孙佑宸的眼神,又看了一下自己,有些犹豫地说:“我还没洗澡呢。”

    “没事,我也没洗。”孙佑宸说。

    “可是我身上都是油烟,弄脏了沙发。”奚川的洁净程度虽然算不上洁癖,但也要求很高了,他下班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洗澡,然后才会坐沙发坐床。

    孙佑宸撅了一下嘴,郁郁地垂下头:“哦,那你去洗吧。”

    奚川看他这样,拿过一张沙发靠垫,放在孙佑宸旁边,在他身边坐了下来:“那我还是陪你坐会儿吧。”

    孙佑宸见他坐了下来,嘴角露出胜利的笑容,然后不着痕迹地挪过去,往左边一斜,靠在了奚川的胳膊上,一股油烟味从鼻端传来,但是他从小闻到大,不仅相当熟悉,还有一种亲切和安全感:“谢谢哥。”

    两人靠着并坐在沙发上,一时间并没有谁打破沉默,孙佑宸的耳朵贴着奚川的胳膊,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从耳朵传过来,顿时觉得这才是最真实可靠的,如果自己想的那些永远也不要来,就一直只有他和奚川,那该多好。

    “明……”

    “哥……”

    两人突然同时出声,又都停下来,奚川说:“你先说吧。”

    孙佑宸说:“你先说。”

    “你先。”

    孙佑宸深吸了口气,说:“哥,如果明天你不用陪我去扫墓,是不是就会带小芬姐去玩?”

    “啊?”奚川一脸不解,“我跟她玩什么?我和她又不熟。”

    孙佑宸一听这话,忍不住兴奋了起来,奚川觉得自己跟梁小芬都不熟,那么梁小芬就肯定没戏了,他抑制住内心的喜悦泡泡,问:“你刚想说什么?”

    奚川说:“明天咱们早点去公墓,然后下午出去玩吧。你想去哪里玩?”

    孙佑宸心情好了:“哪里都可以。”只要没别人就好。

    奚川想了想,最后提议说:“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要不咱们去看熊猫?”

    孙佑宸被这个提议弄得意外地直起了身体:“哥,你没去看过熊猫?”因为他从小到大去过不下十次,市内几个熊猫繁殖基地都看遍了,还去过卧龙自然保护区,没想到奚川会提议这个,这多半是他没去过吧。

    奚川抬手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嗯,一直都没时间去。上次我妹过来说要去看,我都没抽出空来。她自己去看了回来说,看了大熊猫心情会非常好,咱们去看看?”

    孙佑宸直起身来,点头说:“好,去熊猫基地吧,我有学生证,可以买半票,等我跟同学再借一张给你用。”他自从没了家之后,在金钱方面就显得格外计较了,买东西都要货比三家才下手,买盒牙膏也要算一下大管合算还是小管合算。

    “不用了吧?门票也没多贵吧。再说我哪还像学生啊?”奚川不好意思地笑了。

    孙佑宸扭过头,伸出双手捧着奚川的头扭过来:“像!哥看起来特别年轻,包我身上了。”

    “要我跟曾波借车吗?”

    孙佑宸赶紧打断:“不要,我们坐地铁去就行。”

    奚川见他的情绪高涨了起来,觉得熊猫果然能让人心情愉悦,便抬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你先去洗澡吧,早点睡,明天要早起。”

    “哥你先去洗,我跟同学联系一下。”说完拿出手机开始忙碌起来。

    奚川见他执意要借,便只好由着他了,顺手将自己坐过的那张沙发垫子带到卫生间去洗了。

    第二天一大早,孙佑宸就穿戴整齐地和奚川出了门。他们出发时间非常早,六点就出门了,就是为了避过人流高峰,但跟他们有同样想法的人很多,大家都怕堵着,还好,这会儿并不堵,只是比他们预期的要热闹一点。孙佑宸的母亲是有墓地的,因为她去世的时候家里条件尚可,买得起墓地,他爸的心愿是和他妈合葬,但他现在没办法为父母办合葬仪式,等以后再说吧。

    孙佑宸一边为父母上香,一边默默地跟父母说话,说自己的近况,说奚川对他的照顾,请求父母保佑他和奚川都能平平安安、心想事成。

    扫完墓出来,已经到了人流高峰期了,来扫墓的车辆将路堵得水泄不通,孙佑宸和奚川两个穷人安步当车,在那些被困在路中央的铁疙瘩中轻巧穿过,听着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和“龟儿子”“哈戳戳”的骂声,扫墓归来低落的心情不由得慢慢舒畅了起来。

    这是一个没有雨的清明节,清风拂柳,春姑娘用她的化妆笔四处涂抹着,世界就变得五彩明艳起来。出来的时候尚早,孙佑宸做主,先和同学在约好的地方会合,取了学生证,又去买了一些干粮和水,这才出发去熊猫基地。

    既是周末又是假期,地铁上人很多,没有空座不说,连站着都很拥挤,两人便抓着扶手站在一块儿。奚川身高180,在高个儿中不算拔尖的,但在蓉城,绝对是高的那一拨了,加上他壮实,更显得高大了,孙佑宸身高175,在蓉城也不算矮的了,跟奚川站一块儿,就完全小了一个号,没办法,谁叫他瘦呢。当人们上下车挪动起来的时候,抓着吊环的孙佑宸总是被挤得晃来晃去的。

    又一次到站,孙佑宸差点被带下车去了,奚川见状,赶紧将人一手拉回来,顺势搂住了他的肩:“我给你压压秤,不然被人一带就跑了。”

    奚川这个动作其实很普通,就跟直男那种兄弟搭肩的效果差不多,孙佑宸则有些心虚地看了看周围的人群,怕会引起别人异样的注视。好在车厢里拥挤,没人注意到他们。他们一直维持这个动作,直到车上的人陆续下去了,车厢里开始空旷起来。奚川的胳膊还搭在孙佑宸肩上,估计就是习惯性地忘记收。

    孙佑宸看见座位上一个年轻女孩一直在偷偷打量他们,赶紧找借口说:“哥,我想喝水。”

    水在书包里,书包在奚川肩上,奚川听说要喝水,便移开孙佑宸肩上的手去拿水。孙佑宸拿着水喝了一口,瞥见刚才那个女孩下了车,赶紧对奚川说:“哥,你去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