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 第059章 年三十(2P求收求收求收求收

第059章 年三十(2P求收求收求收求收

作者:闲听冷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面对着自家亲娘,马二龙还敢梗着脖子吼几声。

    可这亲爹老子一瞪眼。

    顾海琼就看到这小子立马就缩了脖子,兔子见了鹰似的。

    噌的一下就躲到了自己的后头,“婶儿,我爹要打死我,我不给他当儿子了啊,我和婶去过。”

    沈家婶婶儿长的好,还会做好吃的。

    家里头还有个香香软软的妹妹。

    比他大哥可好可好了。

    顾海琼,“……”

    她赶紧劝住又要瞪眼的马团长,“行了,孩子呢,咱们当大人的还真和他们计较啊,找到了就好,那啥,马团长,嫂子,你们可不能再打二龙了啊,多好的孩子,不行的话我可是真的要带回我家去当儿子了。”她开了句玩笑话后伸手把二龙拽出来,“以后少淘点气,多把心思用在学习上,谁不喜欢学习好的孩子啊。”

    “你下次也考个第一,看你爹娘是不是也高兴的夸你。”

    “好了,折腾大半宿你们这也都饿了吧,我家里头还有点吃的,要不我去给嫂子你们拿过来?”

    “那哪里好意思,我送你回去啊小顾,我们家里头的事儿给你添麻烦了。”

    王大妹已经平静了下来。

    她伸手抹了把脸,朝着马团长看了眼,“你等着,我去送送小顾马上就回来。”

    马团长看了眼自家媳妇,又扫了下顾海琼,“行,那你就送到门外吧,回来煮碗面条,我还真的饿了。”

    王大妹白了他一眼,“你等着啊,我得把小顾送回家去。”

    这大晚上的,小顾一个人不得害怕呀。

    马团长也没再看自家媳妇,伸手把马二龙拽过来,“臭小子,给我滚过来……”

    都要走了门口了,王大妹一听这话又赶紧的扭过了头,两眼圆睁瞪着马团长,“你可不准再打了啊,把我儿子打坏了,回头我和你没完。”

    “行了行了,老子不打他。”

    顾海琼就听到马团长自己嘀咕,“这是我的种,我打两下怎么了,臭小子还金贵的打不得了啊。”

    她摇摇头,抬脚跟着王大妹走了出去。

    “嫂子,不用送了,我自己走可以的。”

    “啥可以啊,这大半夜的你哪能一个女人加去,我送你啊。”

    听着她这话顾海琼有点干笑:

    好像对面送自己的王大妹不是女人?

    她摇摇头正想说话,身后不远处,响起一道沉稳的声音,“不用送,我送她回去。”

    “谁谁,谁在哪……”

    王大妹被吓了一跳,一脸警惕的朝着声音来处望过去。

    下一刻她就忍不住瞪大了眼,“顾,顾团长?你怎么站在那里,啊,对了,你不会是等小顾的吧?”

    “嗯,接她回去。”

    王大妹哎哟一声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妈呀,沈团长,你对我们小顾真好。”

    沈南川瞧了她一眼,眉头微不可察的拧了一下:

    他家的小顾!

    不过,他不想和个女人争辩这些。

    只是回过头冲着王大妹点了下头,他的手顿了下,最终还是一抬。

    把顾海琼的手给握住。

    入手的冰冷让他又蹙了下眉,怎么那么凉?

    本来这几天就冷,这大半夜的寒气更重,估计她刚才只顾着帮忙找孩子,自己连口热水都没喝……

    顾海琼被身边的人一下子握住了手,还小小的惊了下。

    挣了两下没动。

    她想了想也就没由他去。

    夫妻两人沉默着朝前走,耳侧有寒风呼啸,又闻沙沙脚步声。

    眼看着就要到家。

    顾海琼抬头看了眼沈南川,“你不是去巡夜去了吗,怎么过来了?”

    “嗯,听到消息赶过来看看。”

    他根本就没问顾海琼孩子找到了没有,要是没找到,王大妹肯定不会有心情亲自送自家媳妇出来,更不会对着自己咧嘴笑,只是看了眼顾海琼,帮她把额前的一缕碎发挽到耳后,“外头冷,赶紧进去吧,床头一侧的柜子里我放了一包红糖的,进去后自己泡一碗糖水喝,去去寒。”

    “我就不进去了,别吵到孩子。”

    顾海琼点了点头,眉眼弯弯的笑,“你是和马团长一块过来的?”

    “嗯,他进去了,我在外头等着。”

    难怪马团长说让王大妹送自己到门外就好。

    感情人家是知道外头沈南川等着她呢。

    “怎么了?”

    “啊,没什么,外头冷,你赶紧回去吧。”

    顾海琼回过神就看到沈南川满眼的疑惑,她笑了笑摇头,“我看着你走。”

    “你先进屋,我再走。”

    对于这件事情,沈南川坚持:

    怎么能让自己的女人看着他离开?

    不管什么时侯都不行啊。

    他却是不知道,以后的以后啊,他让顾海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知道有多少回!

    顾海琼一进屋沈小玲就睁开了双眼。

    她咕噜坐起来,“嫂子,孩子找到了吗?”

    “找到了,被他娘给打怕了,藏了起来。”

    沈小玲听到一个打字儿顿时就想起了自己的以前。

    她咬了下唇,“难道部队上还有打人的娘吗?”

    “这个打和你那个打可不一样,玲子,别人的娘是打孩子,但是,她们也疼孩子,就比如今晚这一个,孩子不见了,当娘的都恨不得跟着自己的孩子一块消失,更想着要是孩子找不回来或是出了事儿,她自己也不活了。”

    “你觉得,这样的打和你挨的打,一样吗?”

    “不一样。”

    她娘从来不会在意她的死活的。

    不,或者,之所以让她饿不死冻不死的活到现在,在意她这个人是不是还能活着。

    是想着如同她爹娘商量的她偷听到的那些一样。

    要把她拿去给沈北军换亲吧?

    心头有些悲哀,不过,沈小玲却是努力挤出一抹笑,“嫂子冷吧,我去给你倒碗水……”

    “你别下床,怪冷的,我自己来就行。”

    顾海琼赶紧制止她下来。

    自己泡了碗红糖水喝,然后又和沈小玲说了几句话。

    哄了一阵哼哼唧唧的小妞妞才躺在床上慢慢的闭眼睡了过去。

    第二天,顾海琼让沈小玲看着孩子,她则一边摸索一边练手的给她做衣裳。

    前世顾海琼专门学过裁缝。

    可是,这一世没怎么做过啊,好在记忆还在,没多久就重新摸索了出来。

    等到沈小玲的一件上衣和裤子,还有棉袄棉裤都做好。

    时间已经到了大年三十。

    ------题外话------

    路过的小伙伴们点一下收藏啦…留个言,有奖励哦。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