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 246章 许家诸人(1更

246章 许家诸人(1更

作者:闲听冷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一次,导致沈南川重伤,晕迷不醒的人。

    的确是许首长的人。

    而且,沈南川等人只知道是许首长那边的人导致他们的任务功亏一篑。

    更是让沈南川差点丢了命。

    他们却是不知道,这个人,其实和许首长的关系很近。

    许首长的儿子。

    义子。

    虽然说是养子,但也是打小养在身边的。

    二十多年呀。

    父子之间其乐融融,感情极好。

    年轻的许少司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谓是父慈,子孝。

    当然。

    这是许首长自己以为的。

    而事实上呢?

    许少司在十几岁的时侯就晓得了自己并不是许家的亲生儿子!

    他知道自己是许首长收养的!

    当然了,如果只是这么些,那也没什么。

    虽然不是亲生的。

    但是许首长待许少司这个养子那真的就是和亲生儿子无异。

    在许首长的心里眼里,这就是他自己的亲儿子。

    该打的打。

    该骂的骂。

    该吼的,直接就开口……

    这样的情况下,十几二十年里头,整个许家都不曾发现什么不对的。

    可惜。

    这只是表面。

    事实上呢?

    许少司十几岁的时侯就晓得了自己的身份!

    他知道自己不是许家的人。

    他知道许家的继承人,不可能是自己这个养子!

    闹过一段情绪。

    许首长只是以为他少年在成长,不是有那什么叛逆期嘛。

    所以,许首长是二话没说直接把人送到了部队。

    其实以后的无数次,许首长都会在心里头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

    如果,如果自己不把他往部队里头送。

    如果他那会多点耐心,多和那孩子沟通。

    而不是觉得什么别扭孩子部队给你管教不过来啊,直接把许少司往部队里头一丢。

    如果他把他留在许家……

    那么,这一切,会不会就没有以后发生的这些事情?

    躺在床上。

    许首长面色惨白,已经是大半个月多的时间卧病不起。

    整个人神色虚弱到了极点。

    不吃不喝的躺在那。

    看的许首长的爱人心疼的不得了,在他耳边不停的念叨,嘀咕。

    劝慰。

    眼看着这都又一天多没怎么吃东西。

    许首长的爱人心疼的眼圈都红了,“老头子呀,你这哪是逼你自己呀,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你这么不吃不喝的,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

    “你让我一个老婆子怎么活?”

    许首长的爱人也是一头的银发,被风霜蹉跎几十年的脸上落满风霜雪月的印痕。

    此刻。

    她对着床上的许首长,哭的和个孩子似的。

    “老头子呀,你这是在怪我吗,你常年在外头,是我没教好那个孩子啊。”

    “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卫家的大哥大嫂……”

    她一边说一边呜呜的哭。

    是真的伤心。

    一来担心自家老头子的身体。

    二来吧,即担心许少司,是,这孩子除了不是从她肚子里头爬出来的,和亲生儿子没什么区别呀。

    几个月的时侯就被抱进了许家。

    当时的时侯她还吓了一跳,接着还以为这是自家男人在外头不干净留下的种。

    两个人还着实的吵了一架呢。

    后来,闹清楚事实真相后的许首长爱人对这个孩子是呵护有加。

    一心一意当成自己才夭折的亲生孩子来对待。

    那么多年啊。

    你说养个猫儿狗儿的都有感情了呢。

    更何况他们是真的一心一意把许少司这孩子当成了自家的亲生的?

    打小,自己家三个孩子有的,许少司肯定也得有。

    自家三个孩子没有的。

    许少司还是有。

    就为了这个,她没少被几个孩子哭着指责她这个当妈的偏心。

    可是,没办法。

    她们全家都欠许少司,欠他一个爸妈!

    这些年来,许少司自己也很努力。

    除了中间那段让她们摸不着头脑的所谓叛逆期之外。

    余下的时侯,这个孩子真的是学做什么会什么,做什么,像什么!

    哪怕后来被许首长丢到了部队。

    许首长的本意是想着让他在部队里头磨砺下自己的性子。

    待个一两年的就把人给接出来。

    可是他却万万没想到,许少词在军队里头混的那是风声水起。

    精彩连连!

    甚至,两年后许首长想要把许少词从部队里头弄出来时。

    几个领导都出面,把许少司给留到了部队!

    ……

    想着这些往事。

    许首长是越发的伤心,难以自己。

    他们这一代的人,向来是讲究的男人流血流汗不流泪。

    可是这一刻,许首长却是眼圈发红。

    想哭!

    直到房门被人给砰的一声撞开。

    一个女孩子带着股子凌厉的怒气闯进来,“爸,妈……”

    “姣姣回来了?饿了吧,我这就去给你拿吃的。”

    许妈妈不想让自家女儿看到她的狼狈样儿。

    赶紧擦了把泪,就想着出去洗把脸,收拾下情绪什么的。

    许美姣却是直接拦住了许妈妈,“妈,你也不用躲,我回来就是问问我爸,二哥的事情。”

    “爸,我二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不是被人陷害吗,为什么还不把人给放出来?”

    这是外头那些人的说词。

    许首长回到家就倒了下去。

    许妈妈一心只想着自家老伴儿,再加上被许首长给严词拒绝。

    就是有心想要出去帮着许少司求个情什么的都不行。

    这一刻。

    她看着自家小女儿不知天高地厚的闯进来。

    生怕自家老伴会责怪她。

    许妈妈往外走的时侯拉着许美姣,“姣姣啊,你看你,这一路上赶路赶的,脸都成黑的了,赶紧去洗下脸。”

    自家这个女儿最小。

    又是唯一的女娃。

    打小就被娇纵了些,颇有几分霸道骄纵的性子。

    当然,本性不坏。

    只是很多时侯因为她自己的身份所致。

    不懂得,也用不着为别人着想罢了。

    此刻,她一脸怒意的对着床上的许首长质问。

    看的许妈妈心头一跳。

    赶紧伸手想把她给拉出去,“妈还有话和你说,你先和妈出去啊。”

    “出什么出啊,妈,那可是你儿子,你也站在这里听他怎么说。”

    许美姣气呼呼的瞪着双眼,眼神愤愤,“爸,二哥是你儿子吧,你现在可是首长,首长啊,那么大的官儿,竟然保不住自己的儿子?爸,你可真是我们的好爸爸,可真是给男人丢脸!”

    这一番话听的许首长是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别说了,姣姣,让你爸爸好好歇会儿,啊?”

    “歇什么歇,他哪里还有脸歇啊,我二哥都要被那些人给带上军事法庭了。”

    “身为父亲,他不去救自己的亲生儿子。”

    “身为首长,他不去相信自己手底下的战士,却相信别的那些乱七八遭的人!”

    “爸,你怎么不拍着胸口想想,二哥可是你亲儿子呀,你好他好咱们这个家才会好。”

    “他怎么可能会出卖自己的亲生父亲?”

    “要我说,肯定是人家想要对付的是你,我二哥却成了你们双方夹在中间的牺牲品。”

    许美姣这话虽然没有全中。

    但也说了个八九不离十。

    许少司是那个中间的牺牲品不假。

    许少司背后的人也是想着对付许首长。

    可是,许美姣却是不知道,她眼里头完美优秀的二哥,是心甘情愿配合那些人!

    就是因为不知道。

    她才一心一意的维护着许少司。

    生气她这个爸爸的见死不救。

    “爸,你到底什么时侯去把二哥救出来?”

    “你明明有这个能力的……”

    许妈妈被自家女儿的话给说的又开始掉眼泪。

    眼圈红红的。

    心疼自己的男人,心疼打小养大的许少司。

    也怪他!

    心头诸般的复杂情绪,都化为一声叹息。

    她伸手拍了下许美姣,“行了,没看到你爸还病着呢,有什么话改天再说,你和妈出去。”

    “妈,我不出去。”

    许美姣有些倔强的扭开身子。

    避开许妈妈的手。

    她气呼呼的瞪着许爸爸,“他生病,他生的什么病啊,分明就是生病。”

    “妈,你还为他开脱。”

    “他把二哥送进去的啊。”

    “当爹的把自己儿子送了进去,大义灭亲啊,说出去多光荣?”

    “妈,我告诉你啊,他这不是病,是心病,是愧心事做多了,自己觉得心虚呢,怕报应。”

    啪。

    许妈妈拍在她的手背上。

    瞪她一眼,“怎么说话呢,你爸他是那样的人吗?要是再敢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妈,你还骂我!”

    “明明就是他不管二哥的生死,他可是当爸的啊,我们这些儿女的命就抵不得他心里头的那些正义感吗?”

    许美姣是越说越生气。

    到最后,猛不丁的撇了下嘴,“他要是真的有正义感,有本事别帮着人家走后门呀。”

    “之前弄了个二胎的指标。”

    “这可是我爸背着妈在后头给别人办的好事呀。”

    许美姣看着她妈,脸上是一种‘我爸明明把你当傻子,你还维护他’的生气样儿。

    “妈,也幸好是我爸上了年纪,就他这岁数了……”

    “不然的话,我肯定会觉得他违背部队纪律,国家政策也要弄个二胎的指标出来,说不定那孩子就是他在外头的私生子呢。”说到这里,许美姣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她爸几眼,最后有些狐疑,“爸,你弄的那指标,那真不是你的孩子吧?你不会是真在外头给我弄个私生的弟弟妹妹什么的吧?”

    “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真敢弄出那些乱七八遭的来,我,我就去部队告你生活作风有问题!”

    许妈妈,“……”

    就是连原本躺在床上不想理许美姣的许首长都被这一番话给气的黑了脸。

    他噌的坐床上坐起来。

    抬手指着许美姣,气的嘴唇都哆嗦起来。

    “你,你这个逆女!”

    “给我出去。”

    许首长的脸黑的,和锅底有的一比。

    本来就生气,愤怒。

    心里头憋着一股子火气呢。

    可是许少司这事儿吧,他再怎么疼惜,再怎么心疼这个孩子。

    他就是犯了错!

    而且,这错还不是一般的错。

    如果只是针对自己一个人……

    哪怕他为此而送了命。

    他都会伤心难过自己养大的孩子却不信任自己。

    但却不会怨。

    可是,现在许少司做出来的事情已经害得他身边的人伤了好几个。

    其中有两个人估计得就此退伍!

    还有沈南川的任务也因此而失败,更是差点没能醒过来……

    这样的情况下。

    许首长哪怕心里头刀剜一样的疼。

    也绝不会,更加不可能帮着许少司说上半句求情或是什么宽大处理的话!

    要是真让他说?

    那只有一句:从严,从重处理!

    心里头窝火啊。

    这会儿被自家女儿就差没指着鼻子骂。

    许首长不黑脸才怪。

    他霍的坐起来,披着件衣服,双眼瞪的如铜铃,如刀般的眼神全是冰冷,看着许美姣,“谁教你这样没大没小的,平时不回家是不回家,一回家指着你老子的鼻子骂……我把你送到部队去,让你读书上大学,合着,你就是学的这些?”

    “许美姣,你可真有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