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 第399章 小贼(1更

第399章 小贼(1更

作者:闲听冷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已经是铁板上定钉。

    再没什么更改的可能。

    招待所。

    柳如烟看着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的吕悦,眼里全是不甘心,

    “妈,咱们就这样离开吗?”

    “要是那个姓顾的在中间哄骗外公外婆,说咱们的坏话怎么办?”

    她咬着唇,一脸的不想走,“而且妈,外公才出院,虽然他说不会再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可是那个姓顾的女人手段多啊,万一她再耍点花招什么的,妈你也不在这里,外公被她给哄住了怎么办?”

    “那你说怎么办?”

    吕悦心里头也不得劲儿,正恼着呢。

    她想这样灰溜溜等于被撵走样的离开吗?

    那不是没办法嘛。

    一来吕老爷子都开了口,她不走?

    留在这里做什么。

    把吕老爷子彻底的惹恼,让他对自己完全放手,放弃?

    她脑子又没进水!

    再来吧,她可是还有自己工作的人。

    不可能为了这事儿把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全部都放掉……

    “妈,你看要不,我帮你留在这里?”

    “你留在这?”

    吕悦看着柳如烟,咪了下眼,满脸的不相信她——

    不是自己看低自己这个女儿。

    实在是她啊,就没这些个心眼儿!

    不然,也不会有现在这个乱七八遭的局面!

    “妈,我知道你不放心我,可是妈你相信我,这次我一定不会松懈的。”

    仿佛是为了表示自己的认真和郑重,柳如烟还举起了双手作发誓状,“妈你想啊,以前我那都是自己玩玩的,不是什么大事儿,可是这次的事情可是事关咱们母女两个人的本身利益啊,我怎么可能会不认真对待?”

    “妈你就放一百二十个的心回去,我留在这里呢一心照顾外公,绝不离他半路。”

    “也不惹外婆生气……”

    “这样,就是那个姓顾的真心想要在咱们和外公之间挑拨些什么,外公也会多想想我对他的孝顺吧?”

    “妈你说呢?”

    她的语气说的飞快,似是担心吕悦不会把她留下来似的。

    吕悦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心里却是多少有了些松动。

    只是留下这丫头在这,真的能行?

    她又看了眼柳如烟。

    柳如烟站直了身子,一脸的凝重,“妈,您放心,我一准儿完成任务。”

    “别贫嘴。”

    吕悦放开手里头的东西,眉头微拧,

    “我问你,你真的是这样想的?不是为了别的?”

    “别的,妈,我哪还有什么别的啊。”

    瞧着她这个样子,吕悦可没有半点的放心,挑了挑眉,

    “不是为了那个姓沈的你才想着留下的?”

    “怎么可能。”

    柳如烟一听这话吧,如同是炸了毛的小猫儿一般跳了起来。

    就差头发丝没有竖起来!

    “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都和你说了,我是为了咱们的以后……”

    她咬了咬唇,声音放低,“妈你别把我当傻子啊,我虽然以前不管事儿,可咱们柳家的情况我还是很清楚的,我爷爷那里根本就没什么人脉可用了吧,而且,最近我看三叔他们两个时不时跑老宅,还长嘘短叹的,柳家如今怕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吧,咱们要是再不抓住吕家,到时侯柳家倒了,咱们也会跟着倒霉的。”

    “妈,我不傻。”

    吕悦听了柳如烟的这一句话吧,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儿的看她一眼。

    半响后。

    她点点头,“行,即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也就再信你这一回。”

    “妈你放心吧,我绝不会再把这件事情办砸的……”

    吕悦没有及时答她的话,只是扫她一眼后,才慢条斯理的开口道,

    “你刚才自己也说了,这件事情攸关咱们的利益和以后,好坏的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妈,我……”

    “先别急着表态。”

    吕悦摇摇头打断她的话,语气平静的提醒着,

    “如果这次事情你再因为冲动,因为一个男人而给我办砸了,那么,最后的结果你只有一个,那就是回帝都随便接受你爷爷选中的人选,联姻!到时侯可不是你乐不乐意想不想的事情了。”

    “柳如烟,你最好脑子放清楚些。”

    可千万别再为了个男人而让她失望!

    “妈,他都成了我小舅舅了,我还有什么想不想的啊。”

    就是她再怎么喜欢这个男人吧。

    难道,她还敢冒着天下大不讳去死缠活赖的要嫁给自己舅舅?

    不可能的嘛。

    “你知道这事儿就好。”

    吕悦想了想,索性把东西都收拾好,退了房子带着柳如烟去了医院接吕老爷子出院。

    “你们怎么还没走?”

    这是吕老太太看到母女两人的头一个念头。

    怎么就阴魂不散?

    “妈,我这不也是担心爸吗,你放心,爸出了院我就回去。”

    吕悦一指自己身后不远处的车子,笑了笑,

    “你看,我这行李都收拾好了。”

    吕老太太扫了她一眼便移开了双眼,再抬头,已经是一脸带笑的对上了身侧的顾海琼,“小顾啊,都说了不用你过来的,你家里头带着几个孩子呢,这老是来医院哪里能行啊,万一把病气过给了孩子们可怎么好?真是的,我们就随便打辆车子回去好了。”顿了下,她又侧头看向身侧的吕老爷子,“老头子你说是吧?”

    “嗯,是是,对,你说的都对。”

    “你看看,老头子也是这么说的吧,小顾啊,以后可要记得千万别客气,听到了吗?”

    那语气里头的讨好和温和看的柳如烟直磨牙,

    这老太太,翻脸比翻书还要快!

    吕悦倒是没什么反应,或者说,她所有的反应都直接被她压行压到了心底深处!

    她只是把眼神落到了吕老爷子的身上,

    “爸,看到你出院我也就放心了,您这身子骨的,以后您可千万不能再大意了,有什么事情您也别太往心里头去,要不然您就在电话里头骂我一顿也行,可不能再为难自己的身体了,要是再有这么一回,您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我……”

    “爸,我那边工作也离不开,那我就先走了。”

    “不过如烟这丫头孝顺,她和我说要留下来照顾你,怕我妈一个人不方便……”

    吕老太太想也不想的否闪,“用不着,我一个人能行。”

    “哪怕我一个人不能行呢,还是还有小沈小顾一大家子的人嘛,难道还照顾不好一个病人?”

    吕老太太不想和吕悦多说什么,神气果断,“要是你实在不放公,那你就自己留在这里人寿什么”

    “妈,我没说你一个人不能照顾好我爸,多一人帮你不好吗?”

    吕悦在来的路上就想好了说词。

    为了让柳如烟留下来。

    她甚至开始了改变风格,走温婉路线,

    “妈,你和我爸终究都上了年纪,这出门在外的没个人守着怎么能行?”

    “妈你别说有小顾她们在,你看她这一大家子的,外头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她去处理吧?”

    “你总不能时时事事的都让小顾去吧?”

    顾海琼张了张嘴,想说家里头还有人呢,不过,想了想,又把这话给咽了下去。

    “行了,就让她留下吧。”

    吕老爷子神色平静的开了口,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吕悦,回头对着吕老太太笑了笑,

    “孩子想尽孝,让她们尽吧。”

    “咱们这岁数的人了,还能活个几天啊,有今天没明天的人,就让她留下来吧。”

    吕老太太眉头跳了一下没出声。

    随着吕老爷子的出院,吕悦离开,而沈南川也在当天下午离开。

    这件事情他并没有瞒着吕家两个老人。

    用他的话就是,他总是要把这件事情查个清楚的。

    哪怕他们拿着什么所谓的亲子鉴定。

    他也不可能是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

    而且,这可不是小事儿!

    吕老太太和吕老爷子两个人都很是通情达理的让他尽管去查。

    事实上,他们两个也很想弄清楚这其中的缘因,

    沈南川为什么会成了沈家的孩子!

    要知道当初他失踪不见的地方,可是离着那个沈家村有上千里地!

    好好的怎么会跑那么远?

    吕老太太看着沈南川离去,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叹气,

    “你说,这孩子回去能查出个什么来?”

    “要是他那对爸妈不肯说实话,不承认这件事情呢?”

    吕老太太坐在那里越想越觉得担心。

    她看了下时间,距离沈南川火车启动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倒是把吕老爷子给唬了一跳,“你做什么呢,一惊一乍的,吓人。”

    “你怕什么啊你,不做愧心事,不怕鬼敲门!”

    吕老太太白了他一眼,“做什么愧心事情了吧你?”

    “又胡说八道。”

    吕老爷子看着她,摇摇头,“你又想到什么了,想去哪?”

    “我想跟着小沈回去看看去。”

    吕老太太的语气有些迟疑,她顿了顿,对着吕老爷子说出自己的担心。

    最后幽幽一叹,“你说,这可是咱们好不容易找到的,万一这要是中间再出点什么差子,或者是那老家的两个死活不松这个口,不承认这件事情,那可如何是好?”这样,她的儿子得什么时侯才能认回来?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吕老爷子摇摇头,有些好笑,“你以为沈南川是三岁孩子啊,他在部队这些年的经历,你觉得是一路稳稳当当走过来,熬资历熬出来的吗?那是他一点一滴拼出来的。”说句不好听的,很多时侯那都是他用自己的命拼出来的,不然,他为什么面对着身边那些牛鬼蛇神半点都不担心不怕的?

    那是因为他有这个底气!

    “所以,别把他再当孩子。”

    “现在不是,以后哪怕他真的认了吕家,你也别把他当孩子看。”

    他们虽然是他的亲爹娘。

    但是,这个孩子却不是当初失踪那会的小婴儿!

    他长大了,成了年。

    有了自己的思想和人生路,有他看重,一心想要保护的家人!

    虽然很不想说这些话……

    但吕老爷子却还是对着吕老太太再次提醒道,

    “你要是想让他好,他们一家好,那你就听我的,别事事都盯着,想着,管着。”

    “咱们和他的感情啊,没到那一步!”

    吕悦是在他们身边长大的。

    她倒是想让他们管,可惜……

    他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让人一想就觉得头疼的事情!

    “行了行了,就你想的通透,你是这个家里头的明白人,我是老糊涂,这下总行了吧?”

    吕老太太冷哼了两声,没啥好气的呛了吕老爷子几句。

    坐在椅子上,耳侧回荡着的是吕老爷子刚才的那一番语重心长的话。

    心里头涌起满满的涩意,以及怅然。

    可是,她却没有半点的办法!

    另一侧。

    沈南川的火车是第二天下午四点多到的火车站。

    他下车后直接奔了对面的车站,搭了最后一趟回镇上的大巴车……

    从镇子上到沈家村走路需要二十分钟左右。

    沈南川下了大巴车,也没再找车什么的,迈着步子直奔沈家村。

    到家已经是将近傍晚六点。

    最后一抹晚霞不知什么时侯坠入了天边。

    夜幕四合。

    村子里头的灯火似是夜幕里的点缀。

    星星点点的,好看极了。

    偶尔有孩子们的笑闹哭喊,有狗叫声,有大人扯着嗓子喊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

    村口,看着一侧熟悉的树墩怔了会神儿。

    趁着白日喧嚣还不曾完全褪尽的一瞬,沈南川抬脚,悄无声息的进了村子。

    路上遇到了几个小孩子。

    正勾肩搭背嬉嬉哈哈的闹着玩儿,看样子应该是在玩捉密藏什么的。

    籍着隐隐的月色,有小孩子发现了沈南川。

    “哎,有人来了有人来了……”

    “你是谁啊,你好像不是我们村子里的人,你要找谁吗?”

    有胆子大的便对着沈南川开了口。

    沈南川停下脚,看着几个孩子稚嫩脸上写满了提防,他摇摇头,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哎你找谁啊,你……”

    “好了好了,管他找谁呢,咱们快去找小亮去了。”

    “对啊,一会我妈又要叫我回家了。”

    几个孩子瞬间回神,再次玩到了一起。

    已经走到家门口的沈南川却是站在那一扇简陋的门前难得的面带迟疑了起来。

    说是近乡情怯吧。

    也不全是。

    有些别的,却全都是他说不出来的感觉。

    想到刚才路上那几个半大的孩子都不认识他,想到自己这一次赶回来的目的……

    如果他爸妈说吕家两个老人说的都是真的。

    那他要怎么办?

    认回吕家吗?

    要是他爸妈说没这事儿,直接不承认,他又要怎么样?

    站在门口想来想去的,最终是心里头没个主意。

    心情复杂又沉重!

    不过,沈南川也不是那种有事情想着拖延或是躲避的人。

    即然事情发生了。

    面对或是解决就是!

    所以……

    他深吸了口气,眼神渐渐坚定的他正欲抬脚走过去推开那扇门。

    却有一个人比他更快一步的推开了那扇门。

    而且是一点点,撮手撮脚的推开。

    这动作和架式看的沈南川眼神微微一凛,

    这人瞧着挺年轻的,再加上这动作。

    难道,是贼?

    他这么想着的时侯,脚下的步子放轻,不由自主的就欲随着那人走进去。

    谁知就在这时。

    院子里头猛不丁的响起一声惨呼。

    接着就是年轻男人愤怒骂人的声音,什么乱七八遭的,骂的那叫一个痛快。

    “哎哟,疼死我了,沈北军你给我出来,你是想杀了我是吧你?”

    “我和你说,这事儿咱们没完。”

    找沈北军的?

    他正想着呢,院子里头响起一道尖锐而愤怒的声音,

    “好啊,我说是谁,家里头的东西老是丢,原来是你这个小王八蛋,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那个娘是个破鞋不管你,我今个儿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小兔崽子你给我站着,别跑,我非得把你腿给打断不可!”

    “你以为你们家有什么好的啊,沈北军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你还敢骂人,偷老娘的东西,我非得打死你不可!”

    院子里头顿时就鸡飞狗跳了起来。

    沈南川才站到门口,里头风一般的冲出一个人。

    砰的一声撞到他身上。

    眼看着好像撞到石头一样朝着后头倒下去。

    沈南川下意识的伸手拽住了对方,疼的对方却是嗷嗷直叫唤,

    “靠,哪个王八蛋拦着我,赶紧给我滚开,不然老子可不客气了啊……”

    用力挣了两下。

    自然是没能挣开沈南川握在他手腕上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