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清妾 >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有些不懂四爷这会儿回到后院的原因,但是她觉得能够让四爷破例天不黑就回到后院的人,好似也就她一个人儿了,所以她忙活活地收拾好自个儿,免得让四爷看到自个儿现在狼狈的样子。

    只可惜,她收拾好了自个儿,茶点小吃也预备好了,却没能等到四爷。

    站在门边,已经张望有些时候的尔芙有些失落地回到了房间里,她捏着甜滋滋的豌豆黄心不在焉地吃着,冲着旁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个儿的诗兰和诗情,含糊问道:“你们说,四爷这会儿会去哪里呢?”

    对此,诗兰和诗情是一脸懵。

    好在这种尴尬,很快就得到了破解。

    正院这边儿负责收集各处消息的赵德柱,他很快就将四爷去哪里的消息送过来了。

    暖阁。

    什么鬼!

    这就是尔芙的第一反应,随即想到那一个个花枝招展跑过去主动抓人的女人们,她咬着下唇,做出了一个让她脸红心跳的决定,沉声道:“走,咱们过去瞧瞧!”

    说完,她就一马当先地往外走去,连穿上披风的时间都不愿意耽误。

    花厅附近,众女云集,各个都是精心打扮过的,香氛环绕、环佩叮当,别提多热闹了,她们都瞪着眼睛在寻找着那个突然出现在花厅附近的男人四爷童鞋。

    而尔芙的出现,让这场追寻赛的紧张氛围达到了顶点。

    因为没有人会怀疑尔芙在四爷心目中的魅力,有了尔芙在,其他人都成陪衬了。

    这让这些辛辛苦苦打扮好,迎着阳光、手持团扇,故作纤柔秀美姿态的女人,一个个都恨恨地咬紧了牙关,暗骂尔芙这人吃肉就算了,连口汤都不想给别人留,实在是自私得紧、狭隘得紧,一点当家主母的气度都没有。

    对此,尔芙倒是不知道。

    她还真没有其他女人那些想法,比如想要将四爷引到自个儿院里坐坐的打算,她仅仅是好奇,好奇是什么原因致使四爷天没黑就来到后院而已。

    尔芙后知后觉,但是诗兰却注意到了那些女人恨不得要吃人的眼神,她颇有些胆怯心虚的建议道:“主子,不如咱们回去吧!”

    “为什么?”尔芙柔声问道。

    诗情显然也感觉到了那些女人眼里的威胁,抢先道:“您瞧瞧那些人的眼神,好可怕……”

    “算了算了,左右我也累了,这腰酸背疼地就不跟着她们瞎折腾了。

    咱们去花厅里坐着等四爷出现吧。”尔芙闻言,左右环视一周,瞧着那些和自个儿错身而过的女人,感觉了一下那些女人凶狠的小眼神,也是心惊胆战地吞吞口水,毫不犹豫地怂了,选择了暂避锋芒。

    说完,她就直接奔着雕梁画栋的花厅走去。

    花厅这边当差的小宫女不敢怠慢,一边给管事嬷嬷传信,一边张罗着茶点,小心翼翼地伺候着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嫡福晋尔芙,连答话的声音都有些打颤了。

    尔芙见状,摆摆手,便让她下去了。

    她抿了口微涩的热茶,叹气道:“早知道就不过来凑热闹了,瞧瞧那些女人那吃人似的眼神,不知道的还以为本福晋抱着她们孩子跳井了呢!”

    “这不正说明主子荣宠之盛,她们是怕您呢,怕您将主子爷请回正院去。”

    “切,稀罕……这府里规矩早就定好了哪天该谁侍寝,我才不会带头破坏规矩。”

    “主子您是这么想的,亦是这么做的,但是怕是其他各院的女主子们不会这么想,奴婢听赵德柱说过,这各院女主子天天往前院送的各类补汤、点心都够书房伺候的婢仆杂役吃三天了,那些人哪是惦记着主子爷的身体,还不是想着讨好主子爷,希望主子爷能多过去她们院里坐坐……”

    “别胡说,让人听见了,又是事。”尔芙闻言,白了眼诗情,低声提醒道。

    虽然她知道诗情是好心要安慰自个儿、开解自个儿,但是有些话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秘密,尤其是在花厅这种算作工作场合的地方,别看这里就她们主仆三人说话,暗处还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

    诗情也知道她的话说冒失了,娇憨地吐吐舌头,退到了旁边。

    不过有诗情这么一打岔,尔芙还真是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她又吃了两块点心,还没听说谁遇到四爷,觉得坐在花厅里傻等着也不是回事,好像还真有些对不住她这嫡福晋的身份,略一思索,对着诗兰二人招招手,示意二人附耳上来,低声说道:“你们说本福晋是不是该回到正院去呢……”

    “主子要是不想回去,不如去暖阁里休息一会儿,奴婢听苏公公说,主子爷特地给您在暖阁里添置了些新玩意儿呢!”诗兰闻言,微微一怔,随即笑着建议道。

    “是么,那我可得去瞧瞧去!”尔芙眼睛一亮,笑着答道。

    说完,她就招呼着诗兰和诗情跟着,直接出了花厅,奔着旁边的暖阁走去。

    而与此同时,四爷也已经在暖阁周围转了一整圈。

    虽然四爷府是仿照江南园林修建,曲径通幽、回廊环绕,并非是规规整整的四合院结构,但是大体还能看出四合院的风格来,毕竟是工部那些郎中设计出来的官邸,总有些固定的条条框框要遵守。

    比如四爷在外院的居所、尔芙在后院的居所,还有待人宴客的花厅,这都是刚好在那条中轴线上的。

    而花厅要是比较宫里的某一处建筑的话,那就应该是衔接前朝后宫的交泰殿。

    四爷站在花厅旁边这片暖阁后身的一座假山顶上,遥遥望着花厅方向,恨恨地攥着拳头,他没能很好的领会到那张佛签上的内容,更不知道乌雅赫赫是惦记着那处独属于尔芙的暖阁,反而误以为乌雅赫赫是想要住到这处专门负责待人宴客的花厅来,以彰显她的特殊和尊贵呢!

    如此一想,满心都是如何宠爱尔芙的四爷,怎么可能不满肚子怒火,加之他又瞧见花厅附近那些个走来走去玩偶遇的众女,便更觉得心里不舒坦了,恨不能将这些女人都打发到自个儿看不见的地方去。

    不过这一切负面情绪都在他看到尔芙身影的瞬间,得到了大大的缓解和释放。

    “去,把你福晋主子请过来!”四爷抬手招呼过随身伺候的苏培盛,指着下面就要走到暖阁里的尔芙身影,冷声吩咐道,说完,他就迈着步子往假山下走去。

    因为四爷知道尔芙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米虫,这假山上到处都是青苔,特别湿滑,他可不想摔着了小妮子,那他得多心疼……

    好在,假山旁边就是一个小巧得仅能容纳四五个人说话的凉亭,倒是正适合独处。

    四爷一边催促着苏培盛过去请人,一边快步往凉亭里走去,同时还不忘吩咐身后跟着的小太监去准备小坐休息要用的软垫、熏炉等玩意儿,方方面面都安排得很是仔细,如果不是知道苏培盛苏公公已经过去请福晋过来,这跟在四爷身后伺候的小太监还以为是康熙帝就要驾临四爷府呢!

    堂堂亲王之尊,竟然如同一个管事婆子似的操心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儿……

    “去前院小厨房取些芝麻酥和桂花糕过来,这都是你们福晋主子爱吃的东西!”就在四爷还琢磨着缺些什么的时候,尔芙已经领着诗兰等人,跟在苏培盛的身后,绕过那处少有人踏足的假山,来到了四爷跟前儿,正好听见四爷安排小太监去取自个儿爱吃的点心过来,这心里登时就觉得暖烘烘的,感动得都快要哭了!

    不过她是个死鸭子嘴硬的个性,尤其是当着外人的面。

    所以尔芙一过来,便故做不快地挑起了毛病,扁着嘴儿娇声说道:“四爷,您这说得妾身就好似是个就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似的,岂不是让他们私底下笑话妾身么!”

    “别胡说了,快过来坐吧!”四爷闻言,摆摆手就催着小太监快些下去准备了。

    尔芙笑着,示意诗兰等人和其他太监一样在凉亭外伺候着,迈步走到了四爷的身边儿,还不等她屈膝见礼,四爷就已经拍着身侧铺好了软垫的汉白玉雕鼓凳,招呼着尔芙坐下说话:“快别装模作样了,这里谁不知道福晋是个颇为随性的人,快点坐吧!”

    说完,他还不顾身份地伸长胳膊,拉了拉尔芙的袖管。

    尔芙见状,也不和四爷客气,直接就挨着四爷坐下了身子,她瞧着四爷身上那件衣襟、袖摆沾着墨渍的褂子,笑着揶揄道:“您怎么这会儿想起来这里偷闲了呢!”

    “爷就不能忙里偷闲,也学你喝茶赏景么!”四爷敛了敛袖摆,傲娇道。

    “俗话说,三岁看到老,七岁定八十,您要是能和我一样随遇而安、得过且过,那您就不是四爷了,怕是我就要求宝华殿的法师来好好做做法事了,免得有脏东西影响了咱们一向勤勉克己的雍亲王。”尔芙没好气地翻着白眼说道,她就知道这个臭男人越来越觉得她懒怠了。

    四爷抬手给了尔芙一个爆栗,敲得尔芙抱着脑袋瓜儿喊痛,绷着脸教训道:“你这张嘴儿是一点把门的都没有,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知道自个儿哪里错了没有,不然爷可要动大刑了!”

    说着,他还故意掰了掰手指头,眼里写满了威胁二字。

    尔芙见状,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忙摆摆手,连声告饶道:“妾身失态,还请四爷千万不要怪罪。”

    四爷和尔芙闹了会笑话,心情好了些,却不好再继续和尔芙胡闹了。

    毕竟这是在大庭广众的外面,不比二人在房里的时候,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有些比较出格的举动,也不会引起朝臣非议,所以他心虚地掸了掸袍摆上不存在的尘土,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好好说话吧,再胡闹,爷就让人扣你的月钱了!”

    “好好好,好好说话,那爷让苏公公把我叫过来,有什么要吩咐的么?”尔芙也知道这里不是个适合二人打闹嬉戏的地方,也学着四爷的样子,挺直腰背,唇角微扬,摆出一副温慧淑雅的做派,柔声问道。

    说完,她还很是体贴地拎起石桌上的茶壶,替自个儿和四爷都斟上了一杯茶水。

    真是不知道四爷是怎么想的,将身边伺候的宫婢杂役都赶到了凉亭外面候着,身边连个端茶递水的人都不留,弄得这茶水都晾得有些凉了,这要是自个儿和四爷似的,也不自己动手自给自足,这好好的明前茶就要浪费了,尔芙在心里如此想着,又丢给了四爷一记白眼。

    四爷倒是没有注意到,他正低头抿茶,默默合计着德妃娘娘送过来的那封书信呢!

    少时片刻,小太监就拎着一个朱漆描金的食盒过来了。

    不单单是小太监拎着食盒过来了,还有跟在小太监身后的一众女眷,花枝招展、香氛环绕,圆圆的还未走近,尔芙就已经闻到了那股子缠人的香味,她有些不快地扭过头来,正好瞧见四爷走神的模样,忙招呼道:“咳咳……各院女眷过来给您请安了,精神精神,别魂游天外了!”

    说完,她就已经笑吟吟地转过头去,和众女玩着眼神交锋。

    而四爷也重新收敛心神,搬出了常年挂在脸上的扑克脸,神情淡漠地瞧着眼前这群气质各异的女人们,沉声说道:“这倒是巧了,你们怎么也过来了呢!”说完,他就丢给了拎着食盒不知道该进该退的小太监一记眼刀,一定是这个蠢货将这些人引过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收了什么好处,害得他想要和尔芙独处一会儿都不成,还不如就直接去正院了。

    想到这里,他盯着小太监的眼神就更凌厉了几分。

    别看这片暖阁后面是一处少有主子踏足的地方,但是这里到底是靠近花厅附近,谁也保不准会不会有来府做客的女眷走到这里,所以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修饰得格外精致,颇有些样子工程的意思,四爷也是瞧见这处景致不错,这才将尔芙招呼了过来,想着和尔芙在树下、假山旁喝喝茶、聊聊天,说说他心头的烦心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