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天才捉鬼师 > 第462章 铁的纪律

第462章 铁的纪律

作者:君子无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谢伊琳的房间里出来之后,我的心潮依旧有些澎湃,好久都没能平静下来。

    话说,我和谢伊琳之间,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儿?

    “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狗曰的,莫非你又跟她搞了一把?”

    见到我出来了,戒头不由是靠过来问道。

    我没心情跟他开玩笑,撇撇嘴,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繁华街道陷入了沉思之中。

    等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谢伊琳这才穿戴完毕出来。

    她今天穿的衣服很素净,很利落,上身是粉白色的小西装加格子衬衣,下面是咖色的直筒牛仔裤,头发简单扎个马尾,整个人显得婷婷玉立,清新脱俗,看得我眼前一亮,深深后悔之前所做的决定。

    她腿间的伤似乎有点重,所以她走路的时候,不时皱一下眉头,步子一拐一拐的,有些别扭。

    但是,恰恰是她这副神态,却让她显得愈发惹人怜爱,让人有点窝心的疼。

    “那个,我好了,可以出发了,就是我身上有伤,走路可能不太便当,你们记得迁就我一下。”

    谢伊琳很淡然,神情没有任何一样,上来和我们正常说了话。

    见到她的神情已经恢复平静,我于是也平静了下来,把之前的旖旎都挥散掉,回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背起阴魂铃,就和他们一起出发了。

    我们都是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饿得头晕眼花,出门之后,第一件事情自然是大吃一顿。

    吃饱之后,日头偏西,我们叫了出租车,赶到了迟庆帅所在的酒店。

    酒店的名字叫清远酒店,位于市郊,靠近莫嘟山,但是规模却很大,主楼是一栋二十层高的大楼,一楼是大厅,二楼是餐厅,三楼是娱乐场所,三楼往上都是客房。

    这样的酒店,想必平时很少能够住满,客人也应该不是很多,所以它的门前应该相对清冷的,但是今天的情况却不太一样,酒店里里外外都很繁忙,不知道怎么突然冒出来了那么多客人。

    我们一边往大厅里走,一边留心查看了一下那些客人,发现那些客人大多都是男性,年纪在三十岁上下,很多人穿着很朴素,有些人脚上甚至还蹬着胶鞋,上面还有泥土,整一个庄稼汉模样,这样的人,居然还住进了这样的高档大酒店,这可真是让我感觉有些稀奇了,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套路。

    到了前台,提了迟庆帅的名字,准备查看一下他住在哪里,服务员还没来及查呢,旁边一个剃着板寸头,国字脸,脸膛黑乎乎的小伙子听到我们的话,直接就走上来问道:“请问几位可是刘一痕、兰小东,还有谢伊琳?”

    “嗯?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听到这话,我们不由都是一阵好奇。

    “呵呵,这都是迟大师告诉我们的,你们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见迟大师,他老人家已经等你们很久了。”小伙子说完话,转身朝电梯走了过去。

    见到这个状况,我们只能匆匆跟了上去,心里满是狐疑。

    不多时,小伙子领着我们来到了顶楼的一间会议室门口。

    “报告!”小伙子进门的时候,先就来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这个情况让我们都是一惊,随即明白过来了,知道这些人很有可能都是迟庆帅搬来的救兵。不过,让我们感到郁闷的是,当我们进到会议厅里面之后,却才发现迟庆帅正和几个穿着便装的中年人聊天,看那些人的模样,又似乎不像是当兵的。

    “呵呵,主角总算是来了,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小兄弟就是刘一痕,这位是兰小东,旁边那位姑娘叫谢伊琳,大家可不要小看他们,他们可都是身怀绝技的人。”迟庆帅见到我们,先起身把我们介绍了一下,随即这才领着我们和那些人一一见面,互相介绍了一下。

    经过介绍,我才知道那几个人都是退伍的老兵,有些人甚至已经退伍超过十年了。

    这可就让我感到好奇了,迟庆帅这是要做什么?为啥弄了这么多退伍老兵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几位,要不咱们今天就先商量到这儿?你们长途奔波赶过来,想必也都累了,不如都先去休息一下吧,我和刘一痕他们谈点事情。”

    介绍完毕,互相寒暄一番,迟庆帅就先把那些人知会了出去。

    那些人走了之后,迟庆帅不由是一边端着酒葫芦品着,一边就笑眯眯地看着我们问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的确很奇怪,我们还以为你能拉来正规军,结果却只有一些退伍老兵,不知道迟大师这是个什么套路,”我微笑着问道。

    “嘿嘿,这个你就不明白了吧?”听到我的话,迟庆帅就摇头晃脑地说道:“你们年纪还太小,还不明白党的政策呀,要知道,在咱们国家,可不是谁想调兵就可以调的,超过一个连队的编制,就得经过大boss批准,而且调动的理由要充分合理才行。嘿嘿,所以嘛,我认识的那位老兄,官儿虽然当得很大,但是他却真心没权力给我正规军。所以呀,无奈之下,只能把一些退伍的,不再编制内的老兵找回来帮忙了。放心吧,这些人以前也都是训练尖兵,虽然已经离开军营了,但是绝对都是服从命令,指哪儿打哪儿的铁血战士。”

    “没想到咱们国家还有这样的规定,这个我还真是没听说过,”谢伊琳闻言,禁不住有些好奇地说道。

    “嘿嘿,所以说你们涉世太浅,很多事情还要多多学习呀。你们是不是看过一些扯淡的小说,那上面动辄调动一个军,一个装甲团去帮助私人作战的?告诉你吧,那都是假的,完全是不切实际的,咱们的军队要是可以这么轻易调动,还不早就乱套了?咱们的军队呀,那是有铁的纪律的,这纪律的第一条,就是一切行动听党指挥,调兵遣将,只有上头的人才能做到,而且还要经过研究商讨才行的,呵呵。”迟庆帅讲到这里,得意地笑了一下,随即竖起两个指头,对我们道:“不过我这次的收获也不小,整整两百人,都是炮兵出身,业务精干,熟悉各种爆破技能,别说是让他们炸山了,弄颗核弹去把米国的国会大楼炸掉,都是手到擒来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