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唐枭 > 第八章 对赌!!!

第八章 对赌!!!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生明本来胜券在握,没想到忽然生出这样的变故来,一时他也傻眼了!蹴鞠可是洛阳贵人们嗜好之游乐呢,岳峰一个田舍儿,竟然还擅蹴鞠?

    姚县令说了,让蹴鞠来分高低,虽然荒诞,可是谁让姚县令地位卓绝,不容质疑呢?魏生明就算再心狠手辣,他也不敢给姚县令罗织罪名呢!县令金口玉言,那就只能以蹴鞠决高低了!

    说战就战,本来蹴鞠场需要分左右两军,一军12到16人,但是合宫县蹴鞠手太少,一共仅十几人,因而将十几人分成两军,名曰左军和右军。

    魏生明是左军首领,岳峰便自然加入右军,右军首领为姚县令,那蹴鞠场上面的球门名为“风流眼”,规则规定,只有首领才有资格将蹴鞠球踢进“风流眼”,其他人皆没有这个权利。

    魏生明自然是蹴鞠好手,关键是他有最后临门一脚的机会,而岳峰则没有,他只能想尽办法让姚县令能得中,这样他才能赢!

    岳峰趁换衣的功夫找傅游艺问清了规则,心中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魏生明不是省油的灯,岳峰制定的战略便是一方面给姚县令想方设法的喂球,另一方面就是千方百计的破坏魏生明射门的机会。

    岳峰穿越到这个年代,酷吏当道,社会动荡,这让他觉得前途迷茫,不知道自己未来的方向在哪里,这种情况下,倘若让他干其他的事情他恐怕都没有把握!可是这蹴鞠却正是他最大的爱好和特长!他本就是足球高手,同时又有极高的身手,踢足球的规则和蹴鞠虽有不同,但是技巧相似,而且足球更强调团队的配合,有时候还不能发挥他的所长。相比起来,蹴鞠更注重展现个人英雄主义,对岳峰更合适呢!

    事实上合宫县衙里面的蹴鞠水平并不高,在眼下这种级别的蹴鞠手中,他的光芒实在是太耀眼了!姚县令的水准虽然臭不可闻,可是岳峰却总能在激烈的拼抢中给他喂到舒服的球。

    魏生明也的确够彪悍,可是任他出脚凌厉,岳峰却总能让他铩羽而归,一时,场上魏生明是越打越窝火,而姚县令则是越打越兴奋,他已经好久没有这般爽快过了,满场都只听到他得意的笑声。

    一场蹴鞠打完,魏生明一分未得,气得他连连跺脚,看向岳峰的神情尽是杀机!姚县令则是志得意满,心情舒坦到了极点,两人的情绪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姚生明心情舒坦,看岳峰自然愈发的喜欢,他哈哈一笑道:“魏县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蹴鞠游戏尔,县尉何必生气?”

    魏生明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端正的道:“县尊误会了!我非因为蹴鞠失利而气,而是为了不能为秦厉云讨回公道而自责!”

    姚云生道:“傅主薄所言不虚,县尉不能因为自己的臆断便怀疑老主薄,此事既然没有实据,我看就这般了结,给秦厉云等捕快厚葬!”

    傅游艺在一旁道:“县尊大人,那不良人朱恩也是鄙人的救命恩人!现在此人被县尉抓入了大牢,严刑拷打,欲要屈打成招,还求县尊大人做主饶了这不良人一命吧?”

    魏生明呵呵冷笑道:“傅主薄,你可能还没明白县尊治县的规矩吧!不良人可是我的管辖之下,我要惩治手底下的不良人,主薄难道要越俎代庖?”

    傅游艺道:“县尉无需激动,我是请求县尊大人开恩,饶鄙人救命恩人一命,莫非魏县尉真把三班衙役经营得如此密不透风,连县尊大人也不能说公道话了么?”

    魏生明勃然道:“傅主薄欲要血口喷人耶?我就问一句,我们县立的规矩是以蹴鞠定排位,莫非傅主薄也欲要和我蹴鞠耶?”

    魏生明怎么可能放掉朱恩?他还没从朱恩嘴里榨出油水来呢,所以任凭傅游艺如果争辩,他一口咬死不放人,把话题又提到了蹴鞠上面。

    谁让合宫县县令姚云生是个“球痴”,上有所爱好,下必盛焉,魏生明今天蹴鞠落败,心中正窝火,他打岳峰他不行,可是打傅游艺这糟老头子,那还不是随意蹂躏?

    傅游艺被魏生明呛得面红耳赤,他年岁已经老迈,哪里有能力上场蹴鞠?正在他感到为难的时候,岳峰忽然道:“魏县尉这个提议好!县尉先放了朱恩,我们以十天为期!

    县尉率领一军,主薄率领一军,两军在县尊面前对垒,倘若县尉赢了,我和朱恩都任你处置,可是倘若主薄赢了!县尉便不能再纠缠此事,县尉敢不敢比?

    “哄!”

    全场一片哗然,所有人都被岳峰的话给惊呆了,让傅游艺带一军和魏生明比?这还不如让傅游艺和魏生明两人单挑呢!

    要知道现在县衙里面的蹴鞠手基本都是从三班衙役中选出来的!三班衙役全是魏生明的人,傅游艺倘若要率领一军,只能在六房之中去选,就凭那些弱不禁风的文吏也能成军蹴鞠?傅游艺率领这样一军和魏生明对垒,能够有丝毫的胜机?

    魏生明哈哈大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脱口道:“好!一言为定!县尊大人,您给我们做公正!我们约定十日之后对垒!”

    魏生明生怕傅游艺反悔,当即便把话说死了,傅游艺饶是城府很深,他脸色也发白,想要反悔却来不及了!唯独县令姚云生非常的兴奋,这个东都的贵人,在东都斗鸡走狗,蹴鞠相扑,那种潇洒刺激的日子过习惯了,现在跑来当合宫县令,真觉得日子无聊透顶。

    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件趣事,他哪里能不高兴,当即便起哄道:“岳峰既然敢放出这等话来,那必然有奇招!好,本县令便给你们做公正!

    魏县尉,现在你去把姓朱的不良人给放了!在双方对垒之前,你不许再出幺蛾子对其不利!还有,你们两军的人选,可以圈定在合宫县以内,双方各凭本事找足十二人,到时候两军拉开架势打一场,一战定胜负!”

    姚云生一锤定音,事情就这么敲定了,消息传出后院,合宫县衙一片哗然,一时岳峰在县衙里面成了人尽皆知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