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明末球长 > 第966章 进展

第966章 进展

作者:一脸坏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全冠清作为几代奸臣标准培养出来的文人,想要笼络这么一个愣头青简直不要太简单。

    庄聚贤不但把自家在胶东如何有实力的话半真半假的吹嘘了一通,连如何通过关系到了帝都的细节也完全吐露,同时在全冠清不经意的吹嘘下,当真觉得全冠清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抱负的人。

    两人可谓一见钟情,两情相悦,差一点拜把子,不过庄聚贤却是盛情请全冠清吃饭,不过这里的食堂也就是取了一个干净营养,庄聚贤不满意的很,连个整鸡之类的大菜也没有啊。

    好在那些西洋式的糕点,满足了他的欲望。

    庄聚贤对全冠清是完全信任,而全冠清也通过互相验证,以及之前的探问,大体明白了这所大学到底意味着什么。

    反正自己这些人,不过是预科班的学生,这就很值得暧昧了,而那些正式的大学生,绝对都是长老们的嫡系。

    因此,留下庄聚贤在宿舍里哀嚎,他却窜到外面,寻找起目标人物。

    萧峰的身高,哪怕是在四五年来得到充足营养的学生里,也是极其高大的,自然也是醒目的很,此时萧峰正在指挥一群学生规划读书馆,无数箱子的书籍被摆上书架,速度很快。

    全冠清走过去,却是殷勤道:“学长如此辛苦,为什么不去外面雇佣一些苦力呢,您是长老信用的人物,不该干这样的粗活啊。”

    萧峰似乎认识全冠清,不过也为这人说的热乎话稍微有了些好感,说道:“帝都人工昂贵,工人可不好找,而且长老说了,多接触一些事情,也有利于了解如何做事的,对我们是有好处的。”

    按照庄聚贤哭哭啼啼所说的那样,这个萧峰以前不过是一个乞丐,还是最底层的要饭花子,这按照在老家时候,全家的跋扈,当场打死都没人管,但现在,全冠清却极其讨好:“师兄当真是当世奇才,将来名留青史也是轻而易举的吧。”

    萧峰日常接触的长老都是事务派,哪里有这样深厚的马屁功夫?

    在心理建设方面,长老会内部懂得干部心理培养的也就是那么几个,还不太熟练,被吹捧几句,当即就把全冠清当做了预科班里上进的学生。

    图书上架起来,速度还是很快的,由于是自家的图书馆,也不必什么条形码,只需要分类写号码就可以,一直到了中午,帝都大学的图书室算是初步有了第一批图书,至于其他批次,还有待于其他长老印刷出来。

    全冠清很会来事儿,却是声称请这些大学学长吃午饭,其实这些“学长”未必有他年纪大呢,不过全冠清会做人而已。

    他在一边偷听到不少嘀嘀咕咕的内容,但很多都听不懂。

    “广南省的专员考试可不容易,还要学习当地的语言1000句,历史和地理都要重新学,我倒是有些信心的呢。”

    “有信心有什么用,关键是面试,广南的情况很复杂,到处都是丛林,你们没看保密资料吗,无论是大宋、大唐还是前明,都去打过那些猴子,但最后都被打了回来,关键就是那里的水土!不征服广南水土,就无法征服广南!”

    “所以最好再去学习下疫病学呢。”

    “你们别忘记,帝都对广南省的要求,是成为南中国的稻米、水果主产区,不懂农学怎么做?所以这方面也有选修要求呢。”

    “嘿,这就好看了。”

    全冠清虽然不忿,但还是陪着笑吃了午饭,如果换个眼光看,这食堂的饭菜当真的规格很高,荤素搭配,有鱼有肉,但完全没有摆设宴席的逼格派头,自然让他不以为然。

    吃完午饭,却是都回了宿舍,庄骥早带着仆人前来伺候,一个仆人专门给捏脚什么的,他见了全冠清,却也是被吹嘘的将其当做自己人,进行了大把的诉苦。

    全冠清看透了这家子就是土包子,而且还是极品土包子,更是不放在心上,却是在思考着如何钻营一番了。

    而这庄骥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家儿子得不到照顾的事情,必须去居委会报道的情况让他很是分开,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连个仆人都不能带,甚至这些小鬼一个个都不肯收钱。

    现在住着的客栈,却是不许到处走动,必须马上去报备,而以仆人身份留在帝都,就要缴纳高昂税收。

    最让庄骥心惊胆战的,是那办事的居委会大妈快言快语的说:“小伙子,官府这法律是为了你们好,你们给人家扛活,了不起一个月几两银子,吃的都是东家的剩饭,没人拿你们的那个人,不如在我这里登记找活儿干吧,我保你一年买房,两年娶媳妇,第三年就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啊。”

    庄骥慌了,他不知道这是彻底的忽悠,目前帝都娶个媳妇没有一百两是休想的,生怕这几个仆人因此而反水。

    其实他也不必着急,无非是又吓唬几句,自家儿子现在已经是国子监的大学生了,将来得用,你们都是县衙门最得力的人,随便勒索一下案子,都可以发大财不是。

    这个谎言暂时稳住了几个仆人,不过庄骥也不敢再让他们吃自己吃剩下的饭菜了。

    他的诉苦在全冠清看来当真是可笑。

    临出门之前,他爹指挥家丁,活埋了全冠清的一个丫鬟和书童,都是多年陪伴自己,十岁来的就被自己破了身子,最是疼惜的,终日甘愿被自己玩弄,将来长大了,放走成亲,也是美事。

    他爹下了狠手,却是非常果决:“儿子,我们做的是杀人造反的事情,这种事怎么能不小心?带人过去?人多嘴杂的,泄露了一点东西就要你命?所以你要记得,谨言慎行!”

    全冠清知道什么叫谨言慎行了。

    这就是觉悟。

    这就是历史积淀。

    多少代的奸臣汉奸当下来,这个家族早已将出卖与阴谋渗入骨血。

    果然,这里虽然接触不到真正的核心,但却让他看到了许多原本看不见的东西。

    “要发展种植园经济!”

    “南洋拥有不属于帝国本土的总体耕地面积,而大多数都是天朝属国身份,却是遭到了西洋人的袭击,可谓是三岁小儿,持金过市,我中华民族,有天赋的使命,传播我们的文明!”

    “预计,南洋诸国,潜在可用耕地达亿亩之多,搬迁人民,繁衍生息。”

    “吕宋铜矿,亚洲第一。”

    “当前,保留与建立种植庄园,是帮扶本土农民走向富裕的最有效的办法,这些农民的素质不高,对于现代化农民难以理解,但是从事最简单的农业种植是没有问题的,而一个服务于国内经济大循环的种植园经济,将极大的发展我国经济的同时,还能将广南与本土紧密的链接起来,同时撬动南中国还在观望中的许多士绅的反抗意志,是极其划算的投资!”

    “需要对农民进行的培训也不多,真正要注意的是南方的气候,以及传染病问题,疫苗工作必须做到不漏一人,当然,这些种植庄园可以生产一些帝国需要的物资,比如粮食,白糖,各类水果,未来,一些经济类作物,比如橡胶,还有一些奢侈类作物,比如未来注定流行起来的咖啡豆,巧克力,这些食物的原料都可以在广南省以及周围大量种植,而且这里有肥沃的土地,良好的气候,还有大量的廉价劳动力,这可是非常重要的原料产地!”

    “这里南方的难点有许多,许多江南等几省百姓,前明习性不改,以宗族为依托,彼此械斗,争夺良田水源,一旦广南省、南洋几省回归中华,开发之难,首要在人!”

    “共和四年来广东各县来广南开荒数量表如下……”

    全冠清却是疯狂起来,这里果然如同爹爹所说,大明士子都已经被打入了另册,不可能被信任,只有那些新贵,由于出身在北方,投效的早,被作为了嫡系。

    他们这些非嫡系,想看见真玩意儿,就必须投身到这种地方来,不然的话,在老家,就只能通过那些商人随手带来几张报纸(邸报),根本不可能来得及,也都是大路货色。

    “只要我将这些资料拿回家,这可是价值巨大啊,原来帝都这里,打算是这样!”

    他仿佛看到了在广南发财的许多两广人士,无论他们之前在本地是什么人物,但按照这些资料的说法,广南省这地方到处都是好地,只要种地几年,发一笔财,就可以衣锦还乡不说,他们对于帝都的效忠可就是一种利益上不得不做的事情了。

    甚至这上面还有如何控制这些人,不能反客为主的各种招数,而官方收购保证一定发财,也是必须的。

    如果是过去,全冠清可能还计划着给家族发财,但现在,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些资料是无法带走的,但是却不妨碍照抄。

    在这一点上,长老会是信心全满的,事实上,你拿走了又能如何?

    全冠清也是明白过来,南洋诸国能如何反抗?

    当然了,如果是东林正人,或者儒生执政,对于外敌跪舔,卖国成为了习惯,哪怕打下一块土地,也会直接被送回去。

    宋军打下西夏人的数个州郡,文人嚷嚷着,要友好啊,你这是破坏外交!

    于是,几万中国士兵拿下的土地被归还,立功将领被杀光。

    越南人打进两广,造成了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被越人屠城的记录,我大宋自然也是对外恭顺的里程碑!

    全冠清本想拿出这证据,拿给南洋诸国,那些国主见了这些,起码要给些赏赐吧。

    不然,几乎无法阻止啊。

    一个沉痛又让人兴奋的事实是,帝都几乎没有什么有影响力的人物,有几个前明的儒生,也都是在什么甲骨文部门,或者修明史,整理史料的部门,闲置起来的。

    不然的话,只需要发动一场弹劾,做事不行,说话行的儒生们就可以让预谋攻打灭亡这些属国的大臣罢官抄家。

    很简单,你把属国灭了,我们礼部管外交的大臣怎么办?

    每年给属国发的孝敬,老子都是可以从中捞一票的,现在没有了属国,我不救没有办法捞钱了吗。

    这些儒生的疯狂与无耻可见一斑。

    而由此带来的,自然是更加的混乱。

    但全冠清哪里会有这样的勇气,他倒是知道,有无数的银两花销在这个事业上,一想到这么大的事情推行下去,就意味着他这样的人就只能少贪污一部分,这可是太尴尬了。

    全冠清想象着,如果是前明时候那多好啊,那时候,皇上哪怕什么都知道,明白他的任何命令都会被官员们转化语气语调,变成另一个意思,而真正有钱的大商人一分银子的税金都不必缴纳,身无片瓦的农民,土地被夺走,但是官府的户籍上却依然要求他缴纳农税……

    东林正人每次众正盈朝,就意味着一次财富的狂欢,每次有这样的好事,他的家族就可以在地方上进行一次掠夺。

    而朝廷想办任何一件事,一笔银子出了户部,要克扣一成给各位辛辛苦苦的大臣,你不能让人家白干不是,然后转到省份,自然也是上下分肥。

    真正到了办事的手里,能剩下一半就已经是清廉的了,至于义军是否咆哮,所做的任务是否会失败。

    呵呵,若论办事,儒生基本上是事事不成,如果是唐代还是世家大族执政,皇帝以科举招募没有世家的地主制衡的话,那么我大宋和我大明可是证明了,这些儒生搞哲学不行,搞经济搞军事更不行。

    一个可怕的事实是,自从我大宋以后,中国的文明与哲学再也没有征服过那些所谓的无知民族,由于看透了儒生们对内残暴,对外跪舔的行为逻辑,没有任何有人性和智商的外族会选择儒学作为自己的治国之道!

    全冠清虽然自以为智计了得,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可以说,五年时间,长老会早打造出来一个完美的内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