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棺夜行 > 第46章 鬼僧无道

第46章 鬼僧无道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s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免费提供小说灵棺夜行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喜欢本书的话请按ctrl+d收藏本站找了这么久的答案终于找到了,我应该很高兴,但心里却半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很不舒服。

    甚至隐隐作痛。

    我之所以怀疑瞎子,是因为我更相信鬼妾,现在有一种被人深深欺骗的感觉。

    痛心

    我不希望是她,真的不希望。

    但现在我不得不面对现实,说起来这一切之所以变的扑朔迷离,是因为鬼妾在我被关在棺材里的时候救了我。

    我才开始相信她。

    可事实上,事情本来就应该很简单,她还有张老汉都是鬼,而瞎子驼背甚至冒牌的一叶等全是人跟我又无冤无仇。

    是我被鬼骗了

    被鬼骗

    林东道:“名瞳,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振作了一下精神道:“我没事,不但没事,还从来没这么清醒过。”

    说完,我就去准备鬼茧的事。

    我按照金字里的提示先画了一道符,这幅得用黑纸,画出来应该算是黑符。

    瞎子的书中记载只有巴人才用黑符。

    好像那天叶二爷用的好像也是黑符,黑符给人的感觉就是邪气,而黄符给人正大光明的感觉。

    画完符放在一边。

    然后拿出朱砂,里面参杂了少许的墨汁,开始练习封印的字,这个字像是汉文,可又比汉文复杂的多。

    说起来符上三清下的齑字已经有些难写了,这比齑字还要复杂十倍。

    练了十几分钟才渐渐熟练了起来。

    林东催促道:“名瞳,快一点,暮雪快不行了。”

    我进去看了一下,真暮雪的鬼魂越来越淡了,就只感觉剩下个轮廓了,可我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没搞会。

    咒语。

    来不及了,拿着书念吧。

    我先让林东脱去外衣,在他心口剑突的位置,用朱砂混合了墨汁的毛笔写下那个复杂的字。

    然后剑指夹着画得最好的一张黑符在蜡烛上烧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紧接着我就开始捧着书念咒语,叽里咕噜的,我自己也是边念边忘,随着我的咒音越来越快。

    真暮雪突然一阵尖叫。

    我的余光看到真暮雪就像那天被叶小晴吸进瓶子里的色鬼一样,被林东胸口的那个字吸了进去。

    我当即不敢怠慢,咬破手指,用鲜血把林东心口的字圈了起来。

    封

    把真暮雪彻底的封印在了里面。

    林东痛苦的嘶哑咧嘴,脸色的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冷汗直冒出来,那个字在他心头散发出墨黑的光晕,就像皮肤烧着了一样,慢慢的隐淡下去。

    再看那字时,镶嵌进了皮肤下。

    应该成了

    但有一点我不敢跟林东说,我只知道照本宣科的做个鬼茧把真暮雪封印进去,至于怎么解开封印。

    我还不知道

    林东的异常的苍白,说道:“刚才感觉一团火在我心口烧着,疼死了。”

    我道:“很快就没事的。”

    说完我走出了林东的房间。

    我在想,村里的厄运是不是我带过去的,毕竟三寸小鞋是我带回村子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片黯然。

    拿着从家里带出来的照片默默发呆,总共就两张,一张是爸爸叶文强还有只有二岁叶小晴的合影。

    另外一张是爸爸叶文强还有一个憨厚老农的合影。

    老农的脸上被污渍弄脏了看不清是谁。

    爸

    我用手指抚摸照片上爸爸的脸。

    其实我爸性格比较内向,跟我妈风风火火不同,有时候半天也不会说句话,感觉总是有心事的样子。

    但我知道他很疼我,只是不善于表达。

    林东走了进来。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眼角有了泪水,怕丢脸,低下头偷偷擦了擦,鼻头有些发酸说道:“怎么样了。”

    林东摸摸心口像纹身一样红中黑的字体,说道:“没感觉了,你在看照片。”

    他从我手里把照片接了过去,看了起来,随口问道:“都是谁啊?”

    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在憨厚老农那里顿住了:“这个人我也不知道是谁,照片都花了。”

    林东道:“这小意思,我拿回警局让技术部的人帮你复原一下。”

    我道:“敢情好,再帮我洗几张,我怕丢。”

    林东点了点头道:“刚才那只鬼,是谁?你好像认识,他为什么要杀暮雪?”

    我沉吟了一下,还是把事情说了。

    林东道:“照你这么说的话,这些孕妇都是鬼妾跟张老汉杀的,封门村的案子也有肯能是他们干的?”

    我点了点头。

    林东愤怒的道:“嘛啦个巴子的,这些鬼东西尽知道害人,你刚才怎么不收了他。”

    我苦着一张脸道:“他能随意离开自己的死亡地,还在白天出没,说明是比一般厉鬼强大的多,而且还懂阴阳术,要不是家里的老太爷显灵,我们今天全要死。”

    林东道:“这么厉害,那这么办?”

    我道:“他还不算厉害的,三寸小鞋内的鬼妾甚至有可能是鬼灵,那更不是一般的阴阳师能对付的。”

    林东道:“那怎么办?”

    我道:“我想找个师傅,好好学一下阴阳术,可惜我不认识厉害的阴阳师。”

    瞎子的水准应该算可以的。

    但我估计他对付不了鬼妾跟张老汉,当天去省城,瞎子一直防备着一只鬼,他恐怕就是在防备鬼妾或者张老汉。

    由此可见瞎子实力应该没有鬼妾跟张老汉强。

    要不然直接就开干了。

    提到省城,我想起了叶二爷。

    还记得在长途客车上,有一只鬼追来,现在联想起来极有可能是张老汉,当他得知叶二爷在车上时灰溜溜的走了。

    可见叶二爷的霸道,收拾他们妥妥没问题。

    可叶二爷肯收我做徒弟吗?

    我可是跟叶家结下过梁子的,他给我下了帖子,要敲钟震鬼,誓要找回场子。

    都已经跟叶家交恶到这个地步了,看来叶家的门我是进不去了。

    我又想到了无心法师。

    那小老儿的实力还不如瞎子呢。

    看样子只能跟瞎子学一点基础的阴阳术,有机会再拜名师了。

    在家补了一觉。

    起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我给殡仪馆的瞎子打了电话,我说有事情找他,他让我去殡仪馆跟他见面。

    见到瞎子后,我把张老汉的消息跟他说了。

    瞎子听了脸色大变直问我有没有受伤,看他关心我的样子不像作假,心里对怀疑他有点愧疚。

    但我觉的调查他没错。

    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任何人我都不能太信任。

    我也不矫情,把早上的事情说完,就表明了来意:“先生,能不能教我阴阳术,我要亲手对付那两只鬼。”

    瞎子听了一愣,叹了口气道:“我这点本事,只能对付普通的厉鬼,要是遇上张老汉那种也只有逃跑的份,如何教得了你。”

    我一听他不肯就有些急了:“如果先生不肯教就没人教我的了。”

    瞎子道:“我不是不想教你,而是我自己本事有限,要不然也不至于沦落到殡仪馆工作了,虽然我不能教你,当我知道有一个人能教你,他的阴阳术造诣极高,如果他肯收你为徒,报仇有望。”

    我追问道:“谁?”

    瞎子道:“他叫无道,出没于庙街一带,具体在哪儿还得找。”

    庙街一带

    我的脑海之中不知道为什么浮现出送给我小棺材的那位老板,难不成是他?

    我道:“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去找他。”

    瞎子摇头道:“不急,找他只能是午夜子时之后。”

    我听了差异不已,找人居然要大半夜去找,这也太奇葩了吧,除非他不是人,想到这里我的眼睛瞪了起来:“他不会是鬼吧。”

    瞎子道:“没错,就是鬼僧无道。”

    跟一只鬼学阴阳术,这……心里实在有点接受不了。

    瞎子道:“他原先是青云观的道士,后来做了和尚,死后滞留人间,一身阴阳术深不可测,只是他从不收徒。”